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09章 穿魂之针

中年男人……没听说过她认识什么中年男人啊?

我就想问夏明远那个人长什么样,结果话还没说完,耳鸣声嗡的一下卷了上来,人跟进了滚筒洗衣机一样,天地整个旋转了起来,海啸一样的声音灌进耳朵里,一片嘈杂。

远远近近,似乎有很多人在喊我,不过已经辨认不出了谁是谁了,只听见一句:“他能撑到现在,已经不像是个人了……”

接着,跟电视断了信号一样,眼前一黑,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终于撑不住了啊!

好像沉进了一潭黑水沼泽里一样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觉出一只手放在了我额头上。

这个手的感觉,异常熟悉。

潇湘!

我一把抓住了那只手。

这种感觉,简直久违了。

让人说不出的安心。

睁开眼睛,终于见到她了。

她还是那么好看。

这一眼,像是等了一万年一样。

她垂眸看着我,秋水似得眼睛泛起了几分心疼:“你这一阵子,受苦了。”

我立刻摇头:“没有——值!”

她微微一笑,眼里几分失神:“跟以前一样……”

以前,我跟她说过这种话吗?

我总有一种感觉,好像潇湘很久之前就认识我一样。

她眼里的人,是我李北斗,还是……

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涌上来,不愿意去想。

但我还是抓住了她的手:“那个害你的人,到底是谁?”

我现在已经成长了很多了,是不是,能帮她报仇,给她出这口气了?

可她还是摇摇头:“不着急——比起他,我要你平安。”

不着急?她在暗无天日的四相局压了这么久,好不容易被我带出来,又被江辰害成精魄,怎么可能不着急?

难道,那个家伙,以我现在的本事,还是对付不了?

“比起那个找到那个人更重要的是,”潇湘忽然说道:“你要拿回,属于你自己的东西。”

东西?什么东西?

我一下就明白了:“你是说,那个真龙穴里,有我之前留下的东西?”

潇湘点了点头:“到了那里,你就知道了。但是还有一件事儿……”

潇湘望着我,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你虽然现在鸿运当头,但还是要多加小心,那个你要找的幕后黑手,一直离你不远,你不知道,反而安全。”

离我不远?

那我就知道潇湘是什么意思了。

她不告诉我,是怕我露出马脚,打草惊蛇,惊动了那个黑手?

能让潇湘提防成这样,他到底是多大的来历?

“你只要记住,多行好事,多积功德。”潇湘接着说道:“这样,我就能尽早恢复,回到你身边。”

这话什么意思,她又要走了?

可是,我还很多话没说完呢!

感觉得出了,潇湘也有几分不舍,但她轻轻推了我一下:“你眼前,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——我等着你。”

这一下,仿佛被推到了另一个深不见底的地方。

眼前模模糊糊出现了一些绿意盎然的景色。

这是……预知梦?

也好,我来看看,我之后,还要遇上什么牛鬼蛇神——万一,是关于那个幕后黑手的消息呢?

异香——跟之前的预知梦不一样,我第一个感觉,竟然是闻到了一股子异常的香气。

以前,在梦里有嗅觉吗?

还是说——我的预知梦又上一层楼了?

眼前的模糊开始逐渐清晰。

植物。

我看到了数不清的植物。

这个地方很大,但是跟纪录片之中的热带雨林一样,熙熙攘攘的。

各种藤萝,树木,花卉,纠缠在了一起,空气之中十分湿润。

再抬头一看这里的地势,这是一个山谷,头顶逐渐收紧,这叫大肚葫芦山。

而头顶的“葫芦口”,能看到一截子小山。

那个山头斜着往外延伸,术语叫“探头杏”。

诗里说:“满园春色关不住,一枝红杏出墙来”,杏树确实很喜欢过墙头,但是这种探头杏,搭配了大肚葫芦山,就不一样了。

这是“悬壶济世”“杏林春满”的意思。

悬壶济世的典故,在《后汉书·费长房传》里面有记载,说是市场上,有一个老翁卖药,悬一个葫芦在头顶。卖的药可以说药到病除,十分有效。

有人对老头儿起了好奇心,偷偷观察老头儿,结果发现这个神奇的老头,在落市关门后,竟然自己也跳入葫芦里。

所以人人说那老头儿是神仙,“悬壶济世”,就是来普度众生的。

古代医药不分家,此后,就把“悬壶”作为行医的代称。古代的医生,也都是挂一个葫芦在门口,作为招牌,表示自己开业应诊。

杏林同样出名,典故说的是名医董奉,《神仙传》记载:“君异居山间,为人治病,不取钱物,使人重病愈者,使栽杏五株,轻者一株,如此数年,计得十万余株,郁然成林……”

现在夸医生医术好,就会说秉杏林遗风,传济世医道。

这让人忍不住暗暗叫好——这种地方,要是医生住在这里,那一定能登峰造极。

这些东西——是各种药材?

难怪有这种异香呢。

不过——医术?

我上一个药谷里来干什么?

但我反应很快,马上心里一提,白藿香!

她突然失踪,是不是跟这个地方有关系?

果然,我听到了一阵略微有些耳熟的声音:“小猫儿,你只要一句话的事儿,就少吃许多苦头,何必这么固执?”

这个声音跟慢性子一样,抑扬顿挫的,让人听着着急。

我是听过,什么时候听到过的?

啊,对了!这个声音是——上次在预知梦之中见到的,江辰的那个鬼医!

这个药谷,是他的地盘?

小猫——这是跟猫在说话呢?

我对着声音走了过去,就听到了另一个冷冷的声音:“可惜,我就是不说。”

我的脚步一下就凝滞住了——白藿香?

她到这里来——一股子怒火顿时烧了上来,是那个中年鬼医把她给抓来的?

妈的,敢动我的人,活的不耐烦了——而且,跟个大活人叫小猫,这特么什么变态称呼。

我立马奔着那边走了过去,转过了一大丛的黄金鸡血藤,就看见白藿香被捆在一个椅子上。

而一个瘦削驼背的身影,正背对着我,站在她面前。

我认识她这么久,从来没见她脸色这么难看过。

我的心倏然就疼了一下。

那慢腾腾的鬼医叹了口气:“小猫儿,你脾气这么犟,可要多吃许多苦头的。”

一边说着,他一根针,直接扎在了白藿香的手腕上。

白藿香的脸色一下就变了,死死咬住了牙,脑门上炸了一层汗。

那个位置——我想起来了,有一次跟白藿香他们一起看电视,电视里的人正在被严刑拷打,白藿香还摇头,说这种效率太低下了——只要一根金针下去,用一定的力道,点在了手腕一个点上,那人就会比钻心挖骨还痛,铜皮铁骨的汉子都扛不住。

这叫穿魂针,顾名思义,魂都给你穿透了!

显而易见,那个位置,就是那个“穿魂针”的位置!

我脑子立刻就白了——白藿香,现在有多疼?

我清清楚楚看到,她嘴唇边一抹血——把牙都快要咬碎了!

而那个慢腾腾的鬼医却像是在欣赏什么美景一样,嘴边是个邪里邪气的笑容:“看来小猫儿还是不够疼啊……”

说着,手底下动作更大了。

白藿香的另一只手死死的攥紧了,手指发白,指甲把手心都抠出了血,可她就是不吭声。

我的心跟让猫爪子挠了一样,锐痛锐痛的——恨不得扑上去,一脚把那个中年鬼医给踢开!

可这只是预知梦,我跟看监控一样,什么都做不到!

“我再问你一次,”那个鬼医的声音慢吞吞的响了起来:“李北斗的美人骨,到底在什么地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