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916章 三丈黑洞

卧槽这吊脚楼不结实啊!

往门口一冲的一瞬间,房顶子整个塌陷了下来,我们四个溅了一后背的土。

这房是怎么塌的呢?

还是说……

我盯着那个美丽的背影,这是她破釜沉舟的证明?

不管怎么样,有向导了,总是好事儿。

结果刚走了没几步,头顶再一次噼里啪啦掉东西。

哑巴兰连忙护住了脑袋,有点欲哭无泪:“这怎么还没完了呢……”

不是虫子了——我抬起头,妈的,下起雹子来了。

连雹子带雨,我们一路抱头鼠窜,而那个降洞女则一直往前走,身姿袅袅婷婷,跟走在了古装剧里一样,好像冰雹根本就没有影响到她。

我疑心她的金丝银线绣还有防雹的功能,禁不住有点不明觉厉。

哑巴兰被砸的嗷嗷叫,程星河抱着脑袋还忙里偷闲的把雹子塞在了嘴里,说雹子吃了不牙疼。

按理说是得先找个地方躲躲。

不过,不跟着她,我们就真的找不到其他的向导了,没辙,只能跟着她走。

雹子自然还夹杂着雨丝,我们很快淋的津湿,加上这地方潮气很大,闷热的让人受不了,浑身痒痒,要起湿疹。

程星河忍不住抱怨了起来:“放着吊脚楼不呆,大雨天赶路,这是图洗澡不要钱还是怎么着?”

金毛也拼命的抖动自己的毛,溅了我一腿的雨水。

好在那个降洞女身姿一转,一直若隐若现的走在了我们前面,显然也存心是等着我们。

这是一条上山的路——也不知道能不能算是路,倒更像是在拓荒,脚底下都是各种植物,有藤蔓,有阔叶,有的长倒刺,有的带毛,弄的我们身上被划出了不少道子,伤口开始奇痒。

就一个好处——跟那位降洞女离着近,附近的飞虫都不敢过来,好像是畏惧她身上那种奇怪的香气。

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翻过了半个山梁,那个美人寨已经在脚下了,她拨开大丛常绿阔叶植物,进到了一个洞里。

终于能休息了,我们几个赶紧也跟了进去。

刚进去没多久,只听“轰”的一声,一道山洪从山后出现,一瞬间,就把那个美人寨给冲过去了。

细巧的吊脚楼跟澡盆里的玩具一样,瞬间支离破碎,被汹涌的山洪冲到了我们看不见的地方。

好在车停的是地方,地势略略高一块,倒是没啥事儿。

这下子,我们全傻了眼,同时,对着那个降洞女刮目相看——要不是她把我们给带出来,那我们现在保不齐已经跟着那些毛竹顶子下山了。

对了,白藿香也是说过,降洞女是有个神奇的功能——会天气预报。

她养的蛊,能预知天气和灾害。

今儿算是开了眼了,比CCTV报的还准。

而降洞女也不吭声,指着洞口就说道:“洞口能留,三丈之外,里面去不得。”

说着,跟神像一样,盘腿坐在了原地。

里面?

我一抬头,这才看出来,闹半天这地方不是天然形成的,而是人工雕凿出来的,边缘有很多蝴蝶,蟋蟀之类的图案。

虫的图腾。

我们几个的行李,全在车上,现如今没吃没喝没衣服换。现如今大眼瞪小眼。

几个人一凑,好歹哑巴兰家庭条件好,习惯用好东西,身上还有一个防水打火机,拿出来点上,再抓了一些干枯的藤蔓,好歹是点起来了一团子火。

火起来了之后,大家算是松了口气赶紧脱衣服在火边烘,不过——降洞女到底是个姑娘,场面属实有些尴尬。

好在降洞女没吭声,一直维持着背对着我们的神像姿势。

我们几个累了一场,跋山涉水,肚子里早就空了,还好程星河最怕饿死,身上总带着点乱七八糟的东西,可也不够四个人吃。

程星河看着零食被瓜分,心疼的有点扛不住了:“磨刀不如砍柴工——找不到正气水,咱们找吃点东西垫吧垫吧,咱们先饿死了,还怎么找她。”

说着,就听见里面一阵扑棱扑棱的声音。

哑巴兰立刻精神起来:“雪鸡?”

我推了他脑袋一下,什么地方找雪鸡,你当这是荣阔雪山?

不过,也是得补充点蛋白质了,有活物就太好了,我们一回头,就看见一个拖着长长尾巴的东西从我们身后跑过,一头钻进了洞穴深处。

哑巴兰一拍大腿:“蛋白质来了!”

说着,就一头钻了进去。

我一寻思,刚才她说了,不让进三丈之外,你当着人家的面犯忌讳,是不是不太好?

不过,降洞女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怎么了,也没啥反应,哑巴兰跟脱了缰的骡子一样,一头就撞进去了。

苏寻也带上元神弓跟过去了,程星河自然也站了起来,三个只穿着裤衩的人好似三个山顶洞人。

我倒是也想过去,不过程星河一把将我给摁住了:“看看你的手。”

低下头,我脑瓜皮一下就麻了。

就在火苗子闪烁的光芒下,我看到自己手掌上划伤的地方非但没有一点要痊愈的样子,反而四下里扩张着溃烂了开来,之前因为雹子没注意,现在回过神来,现在才是钻心的疼。

程星河拍了拍我肩膀:“你也享受享受病号待遇,等我们回来。”

说着,转身就过去了。我让他记住了千万别进三丈以里的地方,他摆了摆手示意知道了。

这地方,就剩下我和降洞女了。

俩根本不熟的人凑在一起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,我寻思以后这一阵大家还得合作找江长寿和江辰,关系最好还是得维持好了,于是就开口暖场:“姑娘,怎么称呼?”

她不吭声。

得,碰一鼻子灰。

我就继续烤手里的辣条面筋——这些东西都粘了雨水,烤脆了倒是好吃。

一股子香气铺天盖地的炸起来,我刚要吃,想起来了——西川人都喜欢吃辣,就把辣条伸过去,递给了那降洞女。

她还是不懂。

得了,也别强人所难,我刚要把手缩回来,她一只手就把辣条给拿过去了。

到底是西川的辣妹子。

不长时间,她才开了口,声音终于算是正常点,不那么冷了:“叫么子。”

我连忙说道:“我叫李北斗。他们管我叫七星。”

她怔了怔,才说道:“我讲吃的。”

“哦,”这把我弄的很尴尬,这不是孔雀开屏,自作多情吗:“这个叫辣条,你爱吃,咱们下山,我给你买几箱子。”

她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未必能下得了山了。”

啥意思?

不过,这个辣条算是打开了局面,我赶紧又烤了几串给她送过去,她接了,我就有点好奇——她带着那个金丝银线绣,是怎么吃东西的?

可还没等看出来,她声音就冷了:“做么子,你要看我的脸莫?”

我连忙摆手:“不是不是,你吃你的。”

她冷冷笑了笑:“你叫我阿丑吧。”

阿丑?哪儿有人会叫这个名字?

可她一伸手,就要把面巾撩起来:“你看了,便晓得咯。”

我一下就傻了,不是说,降洞女不能看脸吗?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只听“嗷”一嗓子,就从山洞深处给响起来了。

我立刻转头,卧槽,那是哑巴兰的声音!

出事儿了?

阿丑娇嫩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叫他们莫要入三丈以外——该。”

这几个货——为了口子吃的,也至于?

我立马抓住了七星龙泉,奔着里面就跑了过去。

“你等会儿。”阿丑的声音凌厉了起来:“莫怪我不曾提醒你,你若是进去,也回不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