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917章 神洞深处

我说了句谢谢好意,抓了一把鸡油藤就冲进去了。

鸡油藤致密易燃,很禁烧,山里人时常拿这个做火把。

脚边一动,金毛也跟了过来,竟然跑的比我还快。

难不成,里面真有什么异常的东西?

出于风水先生的业务本能,我对方位距离十分敏感,一步一步丈量到了三丈之外,就眼瞅着已经到了三丈的距离,果然还是没看见程星河他们几个。

鸡血藤的小火苗往下一扫,我心里顿时紧了起来,地上积着一层厚厚的尘土,有东西被拖拽过去的痕迹。

他们三个,是被什么东西给拖进去了。

金毛蹲在地上,坚守着三丈线,抬头瞅着我,似乎问我接下来怎么办。

三个人都找不到了,管他娘的三丈不三丈。

鸡血藤的表面凹凸不平,把一只伤手硌的疼到钻心,可我也没在乎,另一只手抓着七星龙泉就进去了。

这一进去,倒是觉出来,跟外面的洞口,截然不同。

洞口那三丈地,虽然也是人工雕琢出来的,可边缘十分粗糙,这里面却异常精致,甚至四壁都是精致的壁画。

这壁画一看就有了年头了,因为气候湿润,上面凝结了许多的水珠,不过也不知道壁画是什么材质描绘出了的,那历经岁月轮转的图案,竟然一点也没有斑驳,还是鲜艳异常。

壁画的内容非常繁复——星星,月亮,花鸟,倒是跟金丝银线绣差不多。

一路看过去,主题思想,表现的是许多美丽的,蒙着面巾的女人在花鸟的护送下,一路要赶到了某个目的地。

她们手里捧着东西,像是要去送礼。

她们又经过了很多艰难困苦的历程,才到了一处有云朵的地方。

我看到这里就明白了,这好像也是一种宗教崇拜,跟我们所拜祭的神庙一样。

这地方,是降洞女说崇拜的“神灵”。

她们生于自然,长于自然,自然要崇拜自然。

不过,她们手里捧着,一路上天的到底是个啥?

我虽然也好奇,不过这东西哪儿有程星河他们重要——顺着地上拖行的痕迹,不知不觉,已经进来很深了,还是没听到他们的动静。

我心里有些着急,万一真要是碰到了什么猛兽,他们身上连件衣服可都没穿。

正在这个时候,金毛忽然跟通了电一样,对着一个方向就猛地支棱了起来。

我心里一沉,跟着金毛的视线照过去,看见了一个身影。

那个身影佝偻着,窸窸窣窣,像是在寻找什么。

我顿时一愣,这是个——人?

不是我那三个小伙伴——这个“人”瘦的像是一把鸡血藤,估摸长年累月的营养不良。

妈耶,这年头,还真的有山顶洞人吗?

看他这个身板,也不像是能把程星河他们那三个猛兽给怎么样。

我攥紧了七星龙泉,对着那个方向就过去了,一边走,一边大着胆子说道:“劳驾请问……”

可话还没说完,那个人影倒是猛地转过身来,盯着我:“你见到了白鹭没得?”

也是西川的口音。

不过,干涩嘶哑,像是不知道多久没开口讲话了。

本地人?

而这个人,是个上了岁数的老头子,一身白色的长袍裹身。

是了,这种带着宗教意味的地方,往往都有“守庙人”,我见记录片里播过,西南边陲,有一个“飞来寺”,在绝顶高峰,上下不通,全靠着吊篮上下,一个十八岁的修行者上去,八十八也没下来,直升机航拍,他除了取吊篮里的食物,一动不动的修行。

这也是个守庙人?而降洞女为了不打扰他,才不让我们进来的?

这个面容——沟壑纵横,高鼻深目,看都看不出多大岁数了。

白鹭?

我当时一阵心虚,妈的,难不成他的“白鹭”被程星河他们几个拖去当猎物弄死了?

于是我就摇摇头,而那个老头子一副十分失望的表情,喃喃的说道:“我找不得白鹭咯。”

说着,他深深的眼窝里,竟然滚出了大颗大颗的眼泪:“白鹭陪了我八十多年了,说没得,就没的,你说,它上么子地方去咯?”

这搞得我更心虚了,但是再一想,程星河他们才刚进来,真的是他们抓走的吗?

于是我就努力模仿着他的口音问:“那,老爷子,你有没有看见三个小伙子莫?人多力量大,我们帮你一起找。”

而那个老爷子摇摇头,叹了口气:“没得了,再没得了,白鹭走了,白鹭走了……”

“你不晓得,白鹭通灵性的咯,我累了,它给我做枕头,我饿了,它给我寻松针露,我困了,它唱歌给我听,我们在一起八十来年咯……”

这我倒是能懂——人跟动物,其实也有感情羁绊,好比我跟金毛一样。

金毛万一丢了,我肯定跟这个老爷子一样着急。

“你真的没得见到白鹭?”那个老爷子一只手死死的抓在了我手上,弄的我的嫩肉一阵剧痛:“白鹭的脖子上,有一个白环环,是我亲手给它戴上的咯!你帮我寻,帮我看,寻得了,我有饼与你吃。”

我只好答应了下来,努力想把手从他的手里拔出来,接着问道:“那你有没有见到,三个小伙子,跟我岁数差不离……”

可老爷子还是一直摇头:“白鹭通人性的呀,见了人有危险,它总要去过去搭救的,它喜欢人的呀……”

说着,老爷子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忽然目光灼灼的看向了我,说道:“你要进山不得?倘若你见到了白鹭,你记得喊一声我,它准知道的!”

但是,你叫啥呢?

正说着呢,我一侧脸,看到了这边已经到了洞的尽头,而壁画上描绘着的,是那些女人,把手里的东西,交给了云上的一个人。

那个云上的人是……

刚看到这里,我忽然觉出,后背让人给推了一下,这一下来得猝不及防,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:“七星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我睁开眼睛,顿时一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