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18章 滋生黑点

程星河。

后面是哑巴兰和苏寻。

他们三个都好端端的。

程星河一胳膊绕在了我脖子上:“叫你别来你不听,看你这脸色——河里捞出来的浮漂都没你白。”

你才浮漂呢。

对了,那老头儿呢?

我转脸就看向了老头儿的方向,还想问问他,那个所谓的“白鹭”到底是什么玩意儿,他又叫什么,真要是找到了,好给他通风报信儿。

但是一转脸,我鸡皮疙瘩炸了一身。

我刚才面对的地方,根本就没有什么洞窟——我已经站在洞窟的尽头了。

而四周围的墙上,也没有任何的壁画,光秃秃的,全是粗糙的石头棱子。

更别说什么老头儿了,连个鸡毛都没一根。

那我刚才看到的一切——卧槽,鬼遮眼?

真是养鹰的被鹰啄了眼睛,我一个驱邪看事儿的自己被鬼遮眼了,传出去了,咱厌胜小王子,四相破局人,窥天神测后代还怎么在江湖之中立足。

而且——我皱起了眉头,看向了金毛。

金毛也在原地瞅着那一堵石壁,两只眼睛跟人一样,露出了个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金毛刚才明明也看见那个老头儿了,难道金毛堂堂一只犼,也能被鬼遮眼?

那个老头儿,什么来历?

哑巴兰终于也开始担心了起来,一只手放在了我脑门上:“哥,你没事儿吧?是不是身体抵力差,发了烧了?”

真要是发烧那就难办了,还救白藿香,我自己就成累赘了。

于是我摇摇头,就反应过来了:“不是,你刚才叫唤什么呢?”

哑巴兰不叫唤,我也不至于跑这里来。

哑巴兰一愣,连忙说道:“嗨,不为了这个嘛!”

说着,提出来了一个四脚蛇。

我见惯了死人蛟,爬爬胎,麒麟白,一瞅这种东西就浑身难受,不由自主先把程星河拖前面挡着。

不过,别说,这东西跟一般的四脚蛇还真不太一样,有鸡那么大,丰润肥美,通体火红火红的,一双眼睛精光四射,四个爪子还踢蹬着呢。

程星河就介绍:“这叫火洞螈,肉质细嫩,汁多味美,比牛蛙娃娃鱼什么的强多了,你上野味店,一只跟你要好几千,你们三个,记账。”

哑巴兰不服:“这我抓住的,凭什么让你记账。”

程星河一指头戳他脑门上:“要不是我,你能认识?早当死人蛟吓尿了。”

原来那个尾巴,就是这个火洞螈拖出来的,他们追过去,一瞅是这么个玩意儿,哑巴兰当它是死人蛟,立马刹了车,拽着苏寻要跑,惯性一带,俩人滚在一起摔了一跤,这才叫唤了一声。

程星河小时候曾经常年去一家野味店偷吃烧饼夹牛蛙,一眼就认出这玩意儿来了,赶紧招呼他们抓,三个人这么一翻滚,地上拖拽的痕迹就这么形成的。

程星河说着,大摇大摆就往回走:“走,哥带着你们横扫饥饿,做回自己。”

说也怪,这洞口就这么一条路,要说鬼遮眼,我是在什么地方跟他他们错开的?

苏寻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皱起眉头就开始看这里有没有阵,但也没看出来。

都说西川邪,还真是一点错没有。

一边往回走,哑巴兰还想起来了:“哥,你刚才跟那个降洞女说什么没有,她到底为什么躺棺材里,她们那个美人寨,又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了?”

我摇摇头:“那个姑娘说她叫阿丑。”

哑巴兰跟我的反应一样,一瞪眼:“阿丑?不可能吧?”

单看那个身段,跟“丑”字怎么也联系不到一处去。

程星河则摆了摆手,说:“那个岁数的小姑娘,八成正在叛逆期,说话虚虚实实的,倒是拿着大人找乐子,可别被她晃点了——她刚才说什么?三丈以里不让进?咱们不是进去了吗?这不还是好端端的……”

话刚说到了这里,苏寻却先开了口:“不对劲儿。”

我们三个同事转头看他。

苏寻指着头顶。

我们看见,这个山洞“天花板”的位置,有一道石梁。

这里气候潮湿,石梁上绿莹莹的,全是一些蕨类植物和苔藓什么的,但是有一个部分,出现了一个断口。

那个断口还是干净的——新近被撞掉的。

石梁可不是豆腐渣工程,不可能随随便便出问题。

可能把石梁给撞断的,那得是什么玩意儿?

力气小不了。

不光那个石梁,那一面的苔藓,竟然有三道子又粗又长,像是被划过的痕迹。

程星河皱起眉头:“阿迪达斯三道杠?广告做这里来了?”

我一下反应过来,看向了火洞螈的爪子。

这就看出来了——手里这个火洞螈也有三个爪子,放大若干倍,挠了墙,就是这个效果。

我们几个都不吭声了,心照不宣,脚步声就都加快了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洞穴深处,忽然传来了一个动静。

“啪。”

是个特别沉重的步伐。

好像,一个庞然大物,对着我们蹒跚的走了过来。

鸡血藤跳动的火苗照过去,我们全屏住了呼吸。

一个脑袋从侧边的洞口,探入到了我们身后。

那个脑袋,有解放卡车的车头那么大,一双眼睛,好似两个车头灯。

通体火红——长得跟火洞螈倒是一模一样,可是,我们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四脚蛇。

程星河盯着那个东西,二郎眼灼灼发光:“哥斯拉……”

“卧槽,你说一个小的都值好几千,这么大的,能卖多少钱?”

啥时候了,你他娘还想着钱呢?

而哑巴兰手里的火洞螈,顿时跟见了亲人一样,拼了命的在哑巴兰手里扑腾了起来。

这是……火洞螈它妈。

也有可能,是它祖宗。

而祖宗看着我们抓了它的后代……

没等我们四个反应过来,一个巨大的东西,对着我们就横扫了过来。

那是一个极其锐利的爪子。

一道破风声起,直接把我们的头发都有给掀成了背头。

合着,阿丑说进来这里三丈就回不去,是为了这个东西……

程星河第一次反应过来,拽着我们就往后跑。

哑巴兰没站稳,直接摔了一跤,这一下跟骨牌似得,我们四个全带在了一起,趴到了地上。

我一边挣扎着起来,一边立马说道:“快快快,把那个火洞螈给还回去!”

可一低头,看见哑巴兰一脸尴尬。

他手里的那个火洞螈,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,垂下脑袋不动了,三角尖嘴上全是血。

被我们四个的体重压死了。

我顿时炸了一身鸡皮疙瘩:“跑跑跑……”

可一个巨大的破风声划过来,对着我们就卷了过来。

那东西见我们弄死了它的后代,显然是动气了,非得报仇不可!

苏寻敏捷的翻身躲过这一下,反手给那个哥斯拉就是一箭。

可那一箭明明打在了那东西的眼皮上,却“当”的一下发出个响声,消失了。

这东西皮糙肉厚,长这么大的个头,恐怕早也已经成精了,根本不怕元神弓。

而且,还被这一下给惹恼了!

“呼”的一声腥风,那东西张开大嘴,对着我们就咬下来了!

金毛翻身而起,跟一个利箭一样,直接冲到了那东西身上,大口大口的撕咬了起来。

那东西虽然硬,可耐不住金毛的撕咬,大片的鳞和血肉开始掉落,可金毛毕竟小,能撕咬的范围也十分有限,对那东西来说,跟他妈的隔靴搔痒一样。

照着平时,给这个东西一七星龙泉就是了——可现在身体太嫩,好不容易积蓄下来的行气都没法用,也只能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了。

我们四个转身就往后跑,

可不成想,那东西看着笨重,动作竟然凌厉又凶猛,速度别提多快了,眼瞅着就把我们四个吞下去了——我们四个,真正意义上,连它牙缝也不够塞!

我立马转身,七星龙泉对着它就扫了过去。

七星龙泉煞气一炸,不光这个火洞螈祖宗脑袋猛地一偏,我自己浑身也是一阵剧痛——手心的伤,本来就没恢复好,这次一运气,更是几乎整个撕裂开了。

为口子吃的,把命交代在这,人可真是丢大发了。

一边强撑着,我一边就喊:“跑跑跑……”

可他们三个都是属驴的,犟起来谁也不听,都冲了过来,就要帮我。

可哑巴兰拔不下这东西的牙,狗血红绳一碰到了这东西嘴边的口水,直接就糟朽了。

苏寻的元神弓刚才就试了,根本没用,他手里寒光一闪,一个锐物飞出来,也被碰到了地上。

眼瞅着那东西粉红色的口腔嫩肉展露在我们面前——我甚至看到,这东西的牙缝里面,卡着一个可疑的白色东西。

像是一个人头骨。

这东西的口水腐蚀性这么强,让我想起了一期动物世界。

一个人被大蟒蛇吞下去,再捞出来,整个人全融化的跟蜡烛一样,脸上只剩下几个孔。

这下,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……

可没想到,就在我们四个要被吞到了那个大嘴里的时候,那东西忽然跟摁住了暂停键一样,不动弹了。

啥情况?

我睁开眼睛,就看见那东西口腔的嫩肉上,忽然滋生出了很多黑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