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919章 阴沟翻船

像是——皮肤下,有很多小东西,要争先恐后的钻出来!

那东西顿时痛苦极了,歪过了身子,开始满地打滚,像是在忍受说不出的奇痒。

果然,不光口腔的嫩肉,这东西的通红鳞片下,也开始往外钻东西,密密麻麻,好像芝麻一样。

这个是——蛊?

回头一瞅,一个身影正立在了我们身后。

是阿丑。

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:“讲了莫要进来,你们就是不听。”

程星河没有吹牛,火洞螈的肉真的很好吃,雪白细嫩,满口留香,吃了还想吃,我要是有钱,几千块钱一条我也乐意买。

这一顿吃的各怀心思,程星河仔细的瞅着剩下那几块烤洞螈,显然正在抉择哪一块最大。

我给了阿丑一块:“刚才——谢谢你了。”

我们也知道阿丑下蛊的能耐厉害,可眼睁睁的,看着一个哥斯拉都直接被她给蛊倒,不由肃然起敬。

阿丑没接:“吃了你的辣条,算我还你人情莫。”

哑巴兰也凑了过来:“姐,你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?”

你知道人家多大吗就叫姐?

阿丑的金丝银线绣微微有了一些起伏,像是暗暗的叹了口气:“这还用说,你们山下人笨的很,因为我生的丑咯。”

程星河没心没肺的来了一句:“长得丑还能住“美人”寨?”

阿丑横了程星河一眼:“没得要你出房钱。”

程星河已经选中了一块最大的,赶紧抓了过来,竹签子烫的他来回换手:“好好好,当我没说。”

我则看向了那个“哥斯拉”。

那个“哥斯拉”跟传说之中的中蛊人一样,庞大的身躯跟碎了的泡沫一样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塌陷了下去,只剩下了一张皮。

而且——之前没留心,现在看来,那个“哥斯拉”的几条腿上,都有奇怪的窟窿。

阿丑盯着我:“你瞧出来咯?”

“算是吧。”我指着那个哥斯拉的腿说:“这东西,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动过。”

阿丑这才说道:“火洞螈再大,长不过两尺。”

那个这个长得这么大……

“这样的怪东西,山里还有许多。”阿丑答道:“那个脖子上有红点的做的。”

那个江长寿?

我还想问,阿丑又把手揣了起来,恢复成了那个“神像”的姿势,不理我了。

我想起了黄二白说过的,那个江长寿把猴子和人肚子里东西交换的事情了。

妈的,他是不是又在这地方做什么“生物实验”呢?

哑巴兰则对阿丑越来越有兴趣了,凑在一边老想着看看阿丑的面巾下到底是个什么脸,还想着问问阿丑睡棺材的事情,我看阿丑也不乐意提——整个村子死了那么多人,还一个个残缺不全的,估摸着对阿丑来说,也是不乐意揭开的伤疤。

火光熏的洞里暖融融的,大家吃饱喝足,衣服烘干,也就预备着睡觉了。

可刚一转身要躺下,阿丑忽然对我伸出了手。

啥意思,刚才给你肉你不吃,现在要,没有了。

这把我弄的很尴尬:“要不,我再帮你找几条?”

好歹人家救了我们的命,人情该还是要还的。

可阿丑一把抓住了我的手。

她的手跟人不一样,竟然异常的温暖柔软。

这是……

一只手抓着我,她另一只手覆盖在了我手心的伤口上,嘴里念念有词,很像是程星河平时说鬼话的模样。

不过,应该是另一种语言。

随着她的咕哝声,我忽然就觉出来,手心里痒酥酥的,好像万千个小虫子在爬!

那种感觉别提多难受了,我禁不住就想把手给抽回来,同时心里一凉,这什么意思,她是不是在给我下蛊?

但没想到,她力气还挺大,攥住我的手腕就是不松开,半晌,才停止了念咒,放开了我的手。

十分显然,她的呼吸粗重了不少,刚才做的事情,应该是极费精力的。

不过,她到底——我视线落在了自己的手掌上,一下就愣住了。

只见我的手心,虽然还带着血污,可纹路清晰,皮肤完整——刚才那个骇人的伤口,竟然已经恢复成了正常的样子了!

我几乎疑心自己是看错了,迎着火光一看,没错,手真的修复好了!

哪怕白藿香给我看伤口,都没好的这么快过!

“这叫补丁蛊。”阿丑的呼吸稍微平稳了一些,这才说道:“你可千万莫要再逞强了,把力气,留到见那个人的时候用嗦。”

我赶紧跟她道了个谢。

都说蛊术神奇,我算是开了眼了,回头跟白藿香讲讲。

不过,这玩意儿没啥后遗症吧?别过几天我身上也开始冒虫子了。

果然,阿丑的声音带着几分狡黠:“补丁蛊好用的很,不过,先下白虫子,你么子伤口都能愈合,可三天之内,须得黑虫子解蛊,不然的话,那个伤口不仅会重新溃烂,你的全身,也都保不住咯!”

我一下就愣住了:“你说啥?”

我一身汗毛眼全炸了,不是,这好端端的,给我下这种蛊干什么,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?

她缓缓的说道:“你是聪明人,晓得我要做么子。”

当然晓得了——把我的命,和她的命连接在了一起,她死了,就没人给我解开这个蛊了,她是希望,我能保护她三天!

这个蛊一开始是来帮助人的,所以,蛟珠的能力似乎并没有防备,谁知道,这还有后招呢!

难怪老头儿说千万不要跟降洞女扯上关系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!

她盯着我的表情,跟看见了什么好玩儿的东西一样,捉弄人似得一笑,忽然又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对了,你刚才进到了洞里去,见到了么子咯?”

这把我给气的,没想到,多少大风大浪没把我吹躺下,今天竟然栽到了一个小姑娘手里了。

都说西川邪,真是名不虚传!才被西川的鬼遮掩,又被西川的小姑娘耍。

于是我自然也没什么好气:“没见到么子。”

她有点失望似得叹了口气:“是啊,他老人家若是这样容易就出来,那就好咯。”

怎么,她认识那个老头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