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922章 留仙绳索

难不成,是值夜班的保安在这休息呢?

这要是把我们给捅出去,白藿香保不齐就得危险。

于是我往前了一步,脑子就转动了起来——怎么让他闭嘴。

可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女人的声音,却从帐子里面响了起来:“阿哥,你们几个是做么子的?”

这一瞬间,我几乎以为是阿丑跑到这里来了。

可这个声音跟阿丑大不相同——阿丑的声音像是糖葫芦上的冰糖片,又脆又甜又锋锐。

但是这个声音绵软温吞,倒像是热奶茶上的奶油。

而且,岁数似乎也比阿丑大。

我们几个大眼瞪小眼,脑子都转了起来——这女的谁啊,跟江辰什么关系?

于是我开了口:“这位,阿姐,你又怎么称呼?”

那个甜美的声音顿时高兴了起来:“你们跟这里的人,不是一式的莫?”

还真不是……不过,我跟程星河对看了一眼,他跟我想到一处去了,我们不是,那这个女的呢?

她这话什么意思,那她跟江辰又是不是一伙的,这话,会不会是来诈我们的?

程星河就也开了口:“阿姐,怎么称呼?”

“本……”但马上,她就改了口:“我没得名字……”

那你就太不真诚了,谁是石头里蹦出来的,没有名字?

但她马上说道:“我是被这里的人给抓了来的,你帮我个忙,把这个纱帐子给解开,我能跑出去,一定重重报答你们!”

被抓?

我立马问道:“江辰抓你干什……干么子?”

她一提起了江辰,似乎就一肚子气:“这里的人丧了良心,害了人,我要管教他们,他们倒是把我抓了起来,天地下没得这样的人,偏偏……”

管教,我们几个心说这姑娘口气还挺大,江辰是个什么人,你拿什么管教他?

但是,丧了良心,害了人?

我就问她,这话什么意思?

她连忙说道:“你们晓得不晓得,这里有个美人寨?”

刚从那出来,自然晓得。

“这里的老儿,晓得那个地方有美人骨,管她们要,她们不给,他就……”那个女人的声音咬了咬牙,忍不住重复了一句:“没得见过那样狠心的人。”

卧槽,难怪那个村子出了那种大事儿——我们还疑心一帮降洞女跟他江长寿能有什么深仇大恨,原来竟然是为了美人骨!

就为了给江辰治疗龙爪疮,那些人命,都不是命了?

对了,阿丑肯定是那件事儿之中的幸存者,说跟我们一起来,怕就是为了其他的降洞女来报仇的!

不过,睡棺材是怎么回事,她是装死才逃过一劫,还是人家以为她死了,她后来又缓过来了?

不管是什么情况,这个姑娘要给降洞女讨要说法,也给抓进来了。

哑巴兰就问她,她是不是也是降洞女?

那姑娘立刻否认:“我不是,我……”

她还是不肯说:“你们放了我,要得么?”

俗话说,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,真要是她说的这样,也不是不行——我有一种预感,这姑娘虽然说话遮遮掩掩,但跟我们一样,确实对江辰和江长寿有深仇大恨,不像是装出来的。

但是——世事无绝对,万一这姑娘满嘴天花乱坠,其实是晃点我们的呢?

而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又是一阵脚步声。

那个帐子里的姑娘,顿时跟得到了什么灵感一样,忽然说道:“阿哥们,我晓得,你们的来历怕也不怎么光明,若是不放我,我叫起来了。”

卧槽?还要挟起我们来了?

不过,这倒是跟更确定了——她跟江辰他们,肯定不是一路人马,不然,听见了外面的动静,还用得着跟我们商量?

“咳咳……”她的声音带着狡黠,几乎要准备着开始清嗓子了!

我们一对眼,没辙了,我和程星河一起把纱帐子给打开了,苏寻和哑巴兰则埋伏在前面——一旦那个姑娘出来了之后,有什么异动,先把她的嘴给捂上。

结果刚把纱帘给撩开,就觉出里面一只手,隔着纱帘,把我的手腕给挡住了:“先割开那个嘛!”

纱帘里面,露出了一截绳子。

一瞅这绳子,我们几个顿时倒抽一口冷气。

这个绳子——是留仙索!

够格用这种东西捆绑的,绝对不会是一般人!

“快点嘛!”

我没辙,跟程星河对看了一眼,程星河只好点了点头,两只手拿起了那个留仙索,奔着七星龙泉的锋芒就迎了上去。

七星龙泉吹毛断发,那一道留仙索虽然比其他东西坚韧,费了些力气,也终于给弄断了。

随着那个留仙索一断,呼啦一声,帐子里像是起了一道旋风,呼啦就出来了一个人。

这一瞬间,我眼前一花,也只看见那个人修长的脖颈上,有一个非常漂亮的项圈,亮的扎眼。

对了,西川的少数民族姑娘都很喜欢银饰。

我刚想问清楚她是谁,谁知道,那股子疾风一落,我们前面竟然空了。

不光面前——帐子里,除了一根断了的留仙索,也什么都没有。

我们几个互相一看,同时炸了鸡皮疙瘩。

好快……

而一回头,窗户,门,关的都是严严实实的,一丝有人出去过的痕迹都没有。

就好像,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姑娘,一切都是我们的幻觉一样!

她到底什么来路?

那个速度,不像是人……

程星河皱起了眉头:“你发现没有,咱们这次出来,一是为了救女人,二碰到了下蛊的女人,现如今,又一个不知道什么来路的女人,七星,你这次是犯了红粉煞啊!”

我却想起了之前在山洞里的鬼遮眼。

这个时候,外面又是一阵吵闹的声音,门把手一晃,显然有人要进来。

我们几个二话没说,程星河一手拿了一个门闩把门给堵住,接着我们,四个立马躲在了大衣柜里面。

“咣”的一声,才刚进来,门口就是一声巨响,显然有人着急,一脚把门给踹开了:“妈的,怎么回事?”

“按理说,那个东西应该动不了了啊……”

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了起来,接着,那些人一见了那个纱帘子,先是一愣,之后就像是有人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:“没了……”

“怎么会没的……”

“那东西要是出来,就有大麻烦了……”

他们的声音,是说不出的恐惧,好似刚才溜走的,是一个吃人猛兽一样。

我们几个在衣柜里一对眼——我们,是不是又惹了大麻烦了?

“这绳子……坏了,那东西,有同伙!”

“刚才那场乱子,可能就是入侵者闹出来的!”

“快,快去告诉江先生!”

噼里啪啦就是一阵脚步声,还有——呜哇呜哇,发生火灾一样的警报声。

等那几个人走了,我们赶紧从大衣柜里出来了。

说是不要打草惊蛇,他妈的千算万算,没想到事与愿违。

他们会不会提防着我们,把白藿香换到了其他地方去?

没法等着了,我立马就从衣柜里面往外跑——趁乱也好,跟着人流一闯,说不定,也能找到白藿香的下落。

他们三个跟金毛一起跟上了我,果然,外面乱糟糟的,好些人都跟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。

我仔细观察了一下,看出几个模样像是管事儿的,奔着南边就过去了,跟他们三个一打眼,也跟了过去——管事儿的要去的地方,自然是要紧的地方。

好在我们穿着保镖服,乱哄哄的,也没人多问我们一句。

跟着人流到了西边,那地方跟别处格局还真不大一样,而且——有药香扑鼻!

我来了精神,说不定,就在这里。

可正要进去呢,一个声音忽然从身后响了起来:“你们几个,上这里来是干什么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