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926章 蘑菇毒蛙

说着,蹲下了身来,一只手压在了地上。

泥土跟白皙的肤色组成了很强烈的反差,我看见一些红色的东西在她手掌下扩散——乍一看像是血液渗出来了,仔细一看,那些“血液”在蠕蠕的动。

是数不清的小红虫子!

我瞠目结舌——是知道用蛊的人随时能变出虫子,可一直以来,这些虫子都藏在她身上什么地方呢?

面巾之下,看不到阿丑的表情。

那些红色的虫子扩散开,

学这种蛊术,她是不是也吃了许多苦?

“小猫儿,你脾气这么犟,可要多吃许多苦头的。”

我心里一揪,这一字一句,我都在预知梦之中记得很清楚——这个江长寿,快对白藿香下穿魂针了!

心里焦躁了起来,这些小红虫子什么时候管用?

“窸窸窣窣”一阵响声,数不清的毒蛙忽然同时调转了头,长长的舌头伸出来,对着小红虫子一卷,就吃下了肚。

我心里嘀咕,怎么,是要毒蛙吃食,分散它们的注意力,好让我去救人?

得咧。

可没想到,我刚一动,“飒”的一声破风声就对着我冲了过来——一个离着我很近的毒蛙!

卧槽,这下坏了!

可一只白皙的手从我面前一晃,以极快的反应速度,直接截住那个毒蛙,就是一攥。

“吱……”

那个毒蛙甚至没来得及叫唤一声,就在那只白手里化成了一滩血水。

阿丑。

不光手,阿丑的整条手臂都非常美,皮肤上一点瑕疵都没有。

我看见这条胳膊,在一般人接种天花的位置上,有一个小小的朱砂痣。

显得那条胳膊更妖异诱惑了。

但那条胳膊飞快的收了回去,阿丑一只手指了指嘴,又伸直往脖子上一划,意思是再出声就看着我死。

我盯着那只沾满污秽的手,感激之外一阵可惜,就把衣服下摆伸出来,意思是让她在我衣服上擦擦手。

阿丑怔了一下,没有理睬我,只是把手往怀里一放,再拿出来,又干净的晶莹剔透。

我瞬间明白——她伸进怀里,是拿手上的污秽,喂给了内里的虫子。

而那些毒蛙吃的正香,也不像是要离开的样子,阿丑则盯着白藿香和江长寿,像是看的津津有味的。

那边一片寂静。我知道,那根穿魂针,已经直接扎在了白藿香的手腕上……

我没法抬起头看她,只觉得心里跟被刀剜一样——哪怕已经到了这里,我却还是跟在预知梦里一样,只能看着她受苦,其他却什么都做不到。

快点……我死死盯着那些毒蛙,快点让开!

阿丑侧脸盯着我,忽然指了心脏的位置一下。

是问我,是不是心疼?

我立刻点了点头,满怀期待的看着她,指着毒蛙打手势,问她什么时候能过去?

阿丑歪着头也不搭理我,忽然一摆手,做出了一个很古怪的姿势,五根指头像是睡莲收拢花瓣一样。

这一瞬间,那些毒蛙忽然全不动了。

我眼睁睁的看着,那些毒蛙瞪大的眼睛猛然爆开,三角尖嘴也猛然撑开——眼睛和嘴里,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吹气球似得,滋生出了十分艳丽的毒蘑菇!

每个毒蛙都滋生出三个毒蘑菇,跟培养基一样,这个奇诡而华丽的景象,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看见!

让人——毛骨悚然!

而阿丑跟我一甩头,我自然明白,一秒都没等,一只手抓住了七星龙泉,凌空翻身,对着江长寿就削了过去。

这一动,丹田和四肢百骸流窜过了电流一样的剧痛,像是最锋锐的刀子,在顺着骨头刮!

不过,这也算不了什么——白藿香现在吃的苦,比我大。

江长寿的背影就在我面前,慢慢吞吞的,像是根本没反应过来。

可没想到,就在七星龙泉要落在他身上的时候,好几道破风声同时从四面八方炸响起来,对着我就卷!

忙问道,我就知道,这个江长寿,还真是下好了套了!

七星龙泉的锋芒一转,那些绳子应声而断,噼里啪啦掉了一地,江长寿嘴角一勾,翻身让了过去,忽然数不清的人从阔叶里,跟变魔术一样的钻了出来,一道大网对着我脑袋就扣下了了。

我眼角余光看见,这些人肌肉隆起,看姿势动作,都像是抓行尸的好手——武先生。

网子就更别提了,牛筋混青萝丝,不计工本,虽然没有九星连珠网那么厉害,恐怕不比金丝玉尾差。

这个待遇,只怕抓毛僵,甚至飞殭都不在话下了。

够拿我当回事儿的。

不过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哪怕现在身体娇弱,好歹会二十八星宿调息,而且,身上有阴阳斩魄钹上弄到的行气。

虚危室壁多风雨,若遇奎星天色晴!

我以对身体损伤最小的程度,翻身躲过,那道巨大的网擦着我耳朵落了下来,没能把我给扣住,我趁机翻身,落在了黄金鸡血藤后头。

不过,哪怕是对身体损伤小,嘴里一甜,一口血也没憋住,眼睛就更别提了,眼前一片暗红,也像是逼出了血。

那帮人扑了个空。反应很快,重新对着我就罩了下来。

还想抬手,可是不行——右手经了行气,骨头血肉,都疼的根本抬不起来!

这要是再来一下,我还真扛不住了。

黄二白的声音带着几分惊喜:“哎呀,还真等来了,江先生真是料事如神——说只要好好整治整治这小猫儿,不管在哪儿,你都能跟闻到味儿的苍蝇一样,自投罗网。真亏你能找到这里来。”

果然,江辰就是拿白藿香当一个诱饵——他知道我有预知梦,能看见想看到的东西,故意让江长寿折磨白藿香的。

这个王八蛋!

江长寿站在了黄金鸡血藤下,缓缓说道:“你来也来了,自然也是带着诚意来的吧?把美人骨交出来,我就放你们走——大家都省事儿。”

我呸。

我心里明镜似得,真要是把美人骨交出来,才是傻逼——他拿到了美人骨,更不可能放过我们了。

更别说,美人骨上辈子就吃了那么多苦,现在还要拿她来当解药,也没有这么办事儿的——我早答应她,给她自由了。

“不交……”江长寿一只手缓缓搔了搔头皮,就扬起了手:“那抓住他,咱们自己搜。”

话音刚落,绳索和网子,重新对着我撒了过来。

但就在这一瞬,一个小小的身影猛然冲出,跟一道利箭一样,对着那些拿着网子的就扑过去了。

金毛!

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那些网子被瞬间咬断,一片武先生应声而倒!

许多人见状,拿着家伙,对着金毛就扑了过来,可金毛无往不利,那些压它的,顿时跟烟花一样,对着周围就散开了。

“这是……”剩下的也全看傻了:“这是什么狗?”

你才是狗,你们全家都是狗!

它直接杀出重围,矫捷的对着江长寿就扑过去了,直咬喉管!

卧槽,金毛够帅气的!

可没想到,就在金毛要扑到了江长寿面前的时候,小小的身体猛然一滞,就落在了地上。

卧槽,这是怎么回事?

江长寿甩手拿出了一条手帕:“犼最怕是——是忘川花,还好,我有。”

金毛……

我马上就听见白藿香的声音急切的响了起来:“李北斗?你身上这是什么味道?”

味道……

我还没来得及答话,江长寿的声音就慢条斯理的响了起来:“小猫儿,你可比你爷爷差远了——连老婆蛾的味道都分辨不出来了?现如今,他的身体刚被老婆蛾织造出来,估计还要两天才能恢复正常,人跟一块豆腐一样,就这个身体,还敢来救你,小猫儿,这小子对你,那是痴心一片啊!”

白藿香一下急了,对着我的方向就咬了牙:“你怎么这么傻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