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929章 玉簪花坠

白藿香皱起眉头,想了想,还是摇摇头:“没见过。”

我总觉得,江长寿做了这些事情,肯定是有目的的,但到底是什么目的呢?

按理说,他下手那么狠,一点人性都没有,根本就是个反社会人格,什么事情,会让他那么执着?

白藿香盯着我身上的伤,眼里全是抱歉:“你身体这个样子,我还把你拖进来——要是能等你身体养好就好了,可是,那个时候,可能就来不及了。”

“来不及?”我一下就明白过来了:“你是说,江长寿活不到两天了?”

白藿香点了点头,盯着阿丑的背影:“阿丑的蛊,是个大蛊——你也知道江长寿的本事,不下重手,根本就制不服他,刚才他虽然吃了灵芝草,把层层蛊给压下去了,但是两天之内,他解不开蛊,就一定层层脱皮而死,而我,还有话,无论如何,也要问出来。”

她不自觉的攥紧了满是针孔的手,骨节都发了白。

“是关于……你妈的事儿?”

白藿香点了点头,拿出了脖子上挂着的一个东西。

那是一个小小的玉坠子。

是玉簪花的形状。

玉质通透,雕刻的栩栩如生,一看手工痕迹,应该是个老物件。

“我快忘了我妈长什么样子了,她只留给我了这一个东西,想她的时候,我就会拿出来看看。”

这一点,白藿香跟我一样——可惜,我并没什么能拿来缅怀的东西,也没有任何关于母爱的证据,这让我竟然有点羡慕。

“我妈被害死的那一年,我五岁。”

虎撑一家人,当然是走街串巷过日子,白藿香当时已经跟着爹妈走了很多地方。

那一年,一个小村子里爆发了虫子病——水源里出现了寄生虫,喝下去之后,虫子在肠道之内繁殖,人会腹胀如鼓,最后引发肠梗阻,肠坏死送命,等虫卵被排泄出去,又传染更多人。

她爹留下治病,白藿香看见一个小姑娘穿着很漂亮的花裙子,很羡慕。

白藿香她妈看出来,摸着她的头,说等下次上城里,也给你买一个新裙子。

哪个小姑娘不开心?可她妈一转脸,像是看见了什么,脸色就变了,白藿香也看见,那地方有个弯腰驼背,动作慢吞吞的人。

她妈赶紧去拉白藿香她爹:“好像看见那个人了!”

白藿香他爹再一伸头,那边早就没人了,问她妈是不是看错了?

她妈拉着她爹,就说这里呆不得了,咱们走吧?

可是她爹犹豫了起来——还有三百来个人没看呢。

这地方是个深山,不给他们看好,他们熬不到山下的医生上来。

她爹就劝她妈,就多呆一晚上行不行?

她妈看着那么多痛苦呻吟的病患——老人孩子居多,也硬不下这个心。

那天晚上,她妈把窗户插的严严实实,门口让大柱子抵住,也不敢灭灯,就搂着白藿香睡。

白藿香很喜欢她妈身上的皂角味道,淡淡的,很温暖。

那一晚上,她睡得很香,梦见她妈给她买了花裙子。

可等起来,她妈就不见了。

她看见她妈躺着的地方,有一滩黑血。

她虽然岁数不大,也辨认出来,黑血附近,鼠蚁一靠近就倒下不起,有剧毒。

她跌跌撞撞爬起来找她爹,发现她爹躺在院子树下,也受了重伤。

至于他妈——尸体跟程星河见到的降洞女一样,是残缺不全的。

“我爹恨,但是他没办法——他不能找那个人算账,因为他死了,我就没人管了,从此我就记住了那个人。”

“从天师府里见到了那个人之后,我只觉得浑身的血都要冻上了。”白藿香缓缓的说道:“我满脑子,都是我妈那个趴在地上的背影——她平时最爱干净的,可她死的是,脸埋在了土里,头发全是乱的,一身是血。”

所以——跟夏明远相亲之后,夏明远急着往前走看看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儿,白藿香留下了。

她是想着,亲手给她妈报仇。

她妈死了这么多年,她走街串巷去看病,其实眼睛都在找那个江长寿的身影。

她努力的学家传的这些技术,一方面是继承衣钵,一方面,也想有朝一日能报仇。

可惜,她努力了这么多年,没用。

江长寿不是她能对付的了的。

她想把白玉貔貅给喊出来,但是江长寿连金毛都知道怎么对付,更别说白玉貔貅了。

她看着我的眼神,越发抱歉了:“我其实有私心,我知道,你一定会来帮我,一定会来救我的,可我怎么也没想到,你的身体,刚被老婆蛾给治疗好,我……”

“没事,”我摆了摆手:“其实,我能帮你做点什么,很高兴。”

总比一直让她为我付出,却从不回报,心里舒服点。

白藿香没看我,但是我看得出来,她眼前微微有点发红。

我其实很怕姑娘哭——不知道怎么哄。

于是我只好拍了拍她的肩膀,她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说道:“对了,相亲的事情,黄二白是不是跟你说了?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白藿香急急忙忙的说道:“我一开始,并不知道,那是要去相亲!”

原来,白藿香到了黄二白那去之后,黄二白只说有个病人很特别,让她无论如何去开开眼,她觉得黄二白都说的这么夸张,病人肯定有过人之处,这才过去的。

谁知道,碰上了夏明远。

这把白藿香气了个好歹,不过她知道我正在查夏家那个仙师的事情,这才旁敲侧击帮我打听了打听。可惜,没打听出什么可以用的线索。

“嗨……”我挠了挠后脑勺:“好歹也是你爹的一番心意……”

“我爹……”白藿香咬了咬下唇:“我爹,其实是想让黄二白,撮合撮合我和你。当然了……”

她急忙说道:“我已经跟我爹说了,让他少管闲事!所以,你绝对不要多想。”

她一定要把心里这事儿,捂的这么严实,就怕我说出什么她不想听的话吧。

正在这个时候,前面的阿丑忽然停下了脚步。

啥情况?

而阿丑回过头看着我:“阿哥,你答应我的事情,可莫要忘了。”

下蛊的事儿?

阿丑看向了前面,冷冷的说道:“现在,就是时候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