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36章 壮士钱家

我一只手拔下七星龙泉——他妈的不早不晚,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这种虫子,不认命还真不行!

可我的血,顺着七星龙泉的柄就滴了下来。

拿不住了——现在我的情况也越来越坏,眼前跟跑马灯一样来回乱转,光是站着,就已经很花力气了。

白藿香的金针破空而过,可那些金针跟本没有平时的准头,这里的人又多。

阿丑也往前抢了一步,可她的身形也开始不稳当了。

我把阿丑和白藿香拉到了身后:“我来。”

一个老爷们,不管发生什么事儿,都不能让女人给自己挡枪。

白藿香反手就拽我:“什么时候了,别逞强了……”

没事,我做得到。

金毛似乎也有些担心,蹲在了我脚边,显然也是蓄势待发。

毕觜参井晴又雨,鬼柳云开客便行!

七星龙泉煞气猛然炸起,最前面的一排武先生应声而倒,还有人想冲,可金毛矫捷往前一扑——虽然闻到了什么花的味道,让金毛的能力大大打了折扣,可那些人,也完全不是金毛的对手。

“这狗看着傻乎乎的,这么凶?”

我和金毛,一下把后面的都给吓住了:“而且,这种行气……他才这个岁数,怎么会有这种行气?”

“你没听见,他就是李北斗——厌胜门的门主,李茂昌的私生子!”

“这个,江先生请咱们对付的,竟然是这种人物……”

“江先生花这么多钱,难道是请你上这吃干饭的?”

阿丑也看了我一眼:“阿哥到了现在,还是厉害的咯!”

可这个行气,给我带来的伤害,不比给他们带来的小。

我拄着七星龙泉看着他们,只觉得天旋地转,耳朵里嗡嗡作响,好像一架即将坠落的飞机。

但我还是梗着脖子说道:“还有谁敢来?”

这一声,立刻把他们全镇住了。

那些人往后退了几步,但后面的江景大声说道:“我小叔叔说了——谁再往后退一步,以后别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!还有——那个李北斗已经是回光返照,这会儿抓他,分明就是捡漏,你们傻吗?”

有一个胆子大的,吸了口气,一道赶尸鞭对着我的脑袋就砸了下来。

我甩手拨开赶尸鞭,但是被这个力气一带,身体就是一个踉跄。

而其他几个武先生见状,抓住了机会,一起冲着我压了下来。

七星龙泉反手顶住,那几个人被冲开,但更多人源源不断压了过来。

不行,站不住了……

这好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我整个人失去了控制,眼前半黑,直接栽倒在了地上。

看不清楚了——面前的一切,都模模糊糊的。

耳边是一声尖叫,不知道是白藿香还是阿丑。

完了——我还是,没能救的出白藿香。

可是,我回过神来,怎么没有预想之中的腥风血雨?

按理说,他们现在一拥而上,就该把我搞定了。

我疑惑起来,是临死的时候,五感变迟钝了?

勉强撑起眼皮,才看见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,出现了六条腿。

“七星,辛苦了。”

程星河的声音吊儿郎当的响了起来:“剩下的,放着我们来。”

前面一声巨响,几道破风而出的声音“咻”的响了起来,把那些武先生,全给架住了。

三个鸡贼?

前面一片大乱。

我看见,哑巴兰冲在最前面,金丝玉尾一出,兜走了数不清的武先生。

那一排人,好几百斤重,可哑巴兰单薄的身体,四两拨千斤一样,直接就把他们全部挑开。

有几个人想趁乱扑过来,可金毛拔地而起,眼里露出了凶光,对着那几个人一人一口,那几个人躺下,就不出声了。

而金毛蹲在地上,好似吃了苍蝇似得,咔咔干呕了起来。

程星河蹲在地上,则一只手拍地:“来!”

呼的一阵阴风,从窗外涌进,擦着我的耳朵就过来了,直接扑在了那些武先生身上。

招魂?

我一愣,程星河把饿死鬼招在了地痞流氓身上,我倒是见过,可是,这些都是武先生,自己能中邪?

这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吗?

可出乎意料的是——哪怕对方是身经百战的武先生,也有不少,眼睛瞬间就失了神,回手对着自己人就冲了过去。

程星河高兴了起来:“看见了没有,哥这嘴皮子不搞传销,真是屈才了!”

后来我才知道,程星河发现这地方是个古战场,两边将士死战,同归于尽。

既然是有队伍,那必定有统领,他鼓动了三寸不烂之舌,把那些杀人如麻,凶神恶煞的统领给招来了——肯定还给开了好处,不过具体是什么好处,那货死活不说。

这下子,那些武先生自相残杀起来,场面更乱了,江景立马说道:“小叔叔,怎么办……”

我也想看看,你怎么办!

可穿过这乱糟糟一片人群,我看到后面的江辰,眼神微微一暗:“把那位叫出来。”

那位?

可江景一听,面有忌惮之色,但还是对着后面一招手:“犹豫什么呢,叫啊!”

程星河也皱起眉头:“谁?他大姨妈?

“咚”。

不长时间,我听到地板就是一阵震颤,好似一个铁球一下一下,重重砸在了地上。

接着,一个肉色的庞然大物从甬路一角挤了出来。

等看清楚了,我一下就傻了眼——这是个人,而且,上面是麻袋一样的吊带,下面是帐篷一样的裙子,妈耶,还是个女人!

一种温热,甚至有些生肉气息的感觉扑面而来。

这是一个移动的肉山。

我到了现在,回想起来,也还是不明白,一个人,到底是怎么长那么胖的?

程星河一下傻了:“这娘们是……壮士钱家?”

钱家是武先生之中,相当出名的一家。

哑巴兰家是拿着男人当女人用,他们家,是母系家族,女人当家!

而最大的特点,就是钱家人从胎里就开始大补秘药,生下来就比一般孩子先天足,长大了,姑娘们全长的像是相扑选手。

这一家人阳气十足,什么邪祟也不怕,基本一只手能提溜俩——哑巴兰也算是力大如牛了,可壮士钱家的人,才是真正的力大无穷。

哑巴兰一下看傻了。

而那个壮士钱姑娘一看到了哑巴兰,眼神顿时就是一亮,伸手对着哑巴兰就抓过去了。

对了,壮士兰家的姑娘还有一个爱好——一般人爱喝酒,爱抽烟,可壮士兰家的姑娘,个个外貌协会,就喜欢颜值高的“小哥哥”!

这一下,好似老鹰抓小鸡,哑巴兰反手就想挣脱出去,可被抓的别提多紧了,那个钱小姐哑着粗嗓子就说道:“你是兰家小哥哥吧?”

哑巴兰跟钱小姐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,一下就被碾压住了。

我也没想到,哑巴兰期盼已久的桃花运,来的竟然如此猛烈。

苏寻冷了脸,忽然张开了元神弓,对着钱小姐就射过去了,谁知道,钱小姐的臂膀虽然裸露着,可竟然刀枪不入,元神弓竟然根本透不过去。

这是金刚不坏之身?

难怪——能被江辰当杀手锏留在身边!

程星河也急了,上去就要把哑巴兰给抢回来——哑巴兰在钱小姐手上,跟个玩具也差不了多少。

可程星河一根狗血红绳刚往上缠,“啪”的一声,就在钱小姐手下寸寸断裂。

摸龙奶奶的东西——竟然在她手里,跟头发丝一样!

这他妈是什么天生怪力?

江辰的嘴角,终于露出了点笑意。

我立刻担心了起来,而钱小姐另一只手,则抓住了程星河。

她那刀片拉出来一样的双眼盯着程星河:“二郎眼?”

程星河也挣扎不出去了。

要坏!

而江景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钱小姐的本事,一万个你们这种杂碎也不在话下,把美人骨和江医生交给我们,我小叔叔可以大发慈悲,给你们一个痛快。”

钱小姐对这个恭维听得开心,回头对着江景就是一个媚眼,江景脸色一变,显然差点被那个媚眼给砸死。

江辰看着我的眼神,甚至有些乏了,像是只等着我死在他面前了。

妈的,可身体还是……还有多长时间,才能恢复正常!

程星河和哑巴兰全被钱小姐架住,而钱小姐看着我,也来了兴趣,地板咚咚两声,她就走到了我面前,一只脚踩在了我脸上:“就是你给江公子捣乱?长得倒是可以,不过比起江公子,可差的太远啦!”

疼……

白藿香和阿丑扑过来就要救我,可钱小姐庞大的脚一抖,白藿香和阿丑跟两片树叶子一样,就跌落到了一边。

金毛也窜了过来,一口就把钱小姐腿上的肥肉咬掉了一大块,钱小姐“嘶”了一声,抬手就拿哑巴兰当个抹布去划拉金毛。

金毛怕伤着哑巴兰,往后一退,就想再找机会咬钱小姐。

“快把李北斗抓住——免得夜长梦多!他的身体恢复了!”

周围一片大乱,我渐渐听不清了,可就在大乱之中,一个声音却异常清晰的响了起来:“你的身体,我给你治莫——就当,报答放我出来的恩德。”

西川口音,软绵绵的——那个,从帐子里被我给放出来,脖子上挂着银环的“姑娘”。

一只手似乎握在了我手上。

一股子力量,缓缓就从那只手,到了我身上。

身体——像是干枯的海绵里,被灌入了水一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