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38章 疮下之物

咱们今天,就做个了断——我也想知道,真龙,是不是有两条。

七星龙泉的潋滟光芒一转,江辰被刺的眯起了眼睛。

江景见状,大吼了一声,就从摔倒的地方爬了起来,对着我就冲。

第一次见到江景的时候,还是在江家的宗祠里。

那个时候,江景就是地阶一品了。

当时他的能力,是同辈之中最出类拔萃的。

我现在也没到地阶一品,可我跟他,已经有很大的差距了。

看得出来,他已经尽全力了。

他的拳头是奔着我面门来的,可是对我来说——太慢了!

那一下,连我的耳朵都擦不到。

他眼神一凝,一脚撩起破风,对着我膝盖就过来了。

江景是个文先生,但有可能拜过武先生做师父。

这一下,叫“步步生莲”——行尸动起来,膝盖不打弯,这一脚下去,能把行尸的膝盖踹碎,行尸往钱一扑,獠牙手爪都怼到地上,打后面一绕,就能把行尸勒住,自己不伤毫厘。

练的精纯的,行尸的膝盖骨上,会出现漂亮的莲花断纹。

招数是好招数,可惜,还是不够快。

我看得出他全部的破绽,每一个后招。

步步生莲——我看哑巴兰用过。

江景的脚还没靠近,我们俩就一起听到,他的膝盖上一声脆响。

那一瞬间,他眼睛散了神,还以为我练成了什么大招,能把他的力道,反弹到了自己的身上——我没那么神,只不过,跟他用了一样的招数。

而且,比他快。

江景的身体猛地失去平衡,直接跪在了我面前。

他整个人一怔,挣扎着还想站起来——可他站不起来了。

他的膝盖上,也该有了莲花碎纹。

他抬头看着我,称得上漂亮,跟江辰有三分相似的丹凤眼里,眼神怨毒。

自从第一次见到我,他看我就不顺眼。

好几次,差点就弄死我。

我盯着他:“我跟你,本来没仇。”

江景薄薄的嘴唇一勾:“小叔叔的仇人,就是我的仇人——你骗白医生,也是我的仇人。”

“白藿香?我怎么骗她了?”

“她喜欢你,你不跟她好就算了,为什么要吊着她不放?你左拥右抱是开心,可你给她的幸福想过吗?”江景咬着牙,声音发着颤:“我他妈的早看你不顺眼,我哪儿点比你差,你何德何能?”

我倒是有些意外——他对白藿香,很像是一片真心。

可是——我想起了杜大先生的寿宴。

真的真心,会把白藿香拉来当肉票威胁我吗?

“白藿香的幸福,管你屁事?”我答道:“我说了不算,你说了也不算,她自己说了才算。”

“狡辩,你是狡辩!”江景还想撑起身子:“我就要收拾了你,没有你,白医生就可以跟我……”

江景出生在这种家庭里,从小顺风顺水,很多事情是想当然的。

只要想得到,就没有得不到的。

所以他觉得,他和白藿香之间,仅仅隔着一个我。

说白了,跟我截然相反,命好,没挨过社会的毒打,所以格外愚蠢,不知道世界很大,你的井,只是穹顶之下的一小部分。

不过,我没工夫,也没义务,教这种人做人的道理。

我转身,可江景眼看着我离开他面前,眼神就变了:“你……你就这么走了?”

“不然呢?”我回头看着他:“你还想怎么样?”

江景张了张嘴,厉声说道:“好几次,我想杀你,在天师府,我还差点戳瞎了你的眼,这——这对你来说,不是报仇雪恨的机会吗?”

“你还不值得让我恨。”我答道:“再说了,机会?只要我想,每一分钟都能做的事儿,算什么“机会”?”

江景死死咬住了牙,愣了半晌,眼睛顿时通红通红的,吼道:“李北斗,你欺人太甚……”

是啊,在他看来,我这次应该以牙还牙,可怎么也想到,我竟然看都没多看他一眼。

我是看不起他——甚至连报仇,都不屑对他报。

对他这种骄傲的人来说,这才是伤心最深的事——他以为带给我了天崩地裂,其实对我来说,竟然这么不足挂齿。

这比杀了他,还要让他难受。

我转身,是把龙骨石门的锁卡上了。

当的一声脆响,这下,不会有人进来了。

江景虽然膝盖痛苦难当,但他还是抬起了头,死死的盯着我:“李北斗,你要干什么……”

不过他也没傻到了家,他回过头,就看向了江辰。

他立刻爬过来,抱住了我的腿:“不许你伤害我小叔叔,他不是一般人……”

我一脚就把江景踹开,江景整个人被掀翻,咕噜噜滚出去了老远,后脑勺重重的撞在了墙上,不动弹了。

江辰嘴边也挂着笑:“这一天还是来了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。”我也笑:“没让你失望吧?”

江辰盯着我:“你很奇怪——第一次见到你,我就觉出你跟一般人不一样。”

第一次见面,是在九曲大坝。

我也觉出他的与众不同——我没见过这么贵不可言的人。

而我那个时候,就是一个吃了上顿想下顿,跟乌鸡斗气,被韩栋梁欺负的野狐禅。

但我和江辰,应该对彼此都有同样的感觉——似曾相识。

所以,江辰请我去看他们家的坟,借着我的手,让那位慈禧太后式的老太太结束了一生。

我当时就觉出来,这个人,绝对不是善茬。

这种狠厉果敢,乱世当成枭雄。

不过,哪怕到了那个时候,我也没觉得,我跟他以后会有什么纠葛。

程星河当时说过一句——我跟他,长得有点像。

就连听了那句话,我都没怎么往心里去,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——那些明星替身,不也都跟明星长的挺像吗?

可是,失之毫厘谬以千里。

不过,江辰打那个时候,应该就在心里记住我了。

四辰龙命的真龙转世,不光他一个。

我都明白——从小到大坚信的失去,忽然有一天崩坏,他不会扛得住。

他觉得我是个杂草,拔下去就行了。

这一路上,也多亏他对我的“关照”了——多少次,他想着把我给消灭了,可跟他想的截然相反,托他的福,我反而一天比一天更强。

他越发对自己的存在和我的存在有了焦虑。

我从一颗杂草,成了悬在他心头的一柄利刃——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会掉下来,夺走他的一切。

他开始怀疑,他存在的意义,到底是什么。

他甚至还敢打潇湘的主意——不能想,想到那一瞬,心里疼。

今天,正好做一个了断。

我一只手摸在了龙鳞上——潇湘,今天,我给你讨回公道。

我盯着江辰:“有些话,你再不说,就没有机会了。”

江辰一只手撑在了病床上,起来了。

他的龙爪疮已经蔓延到了全身,越来越厉害了。

可下一秒,江辰竟然以异常的矫健,对着我就扑了过来。

他还有这个力气?

七星龙泉寒光一闪,对着江辰就砍了下去。

“当”的一下,七星龙泉就被格住了,“嗡”的一下,震荡出了一声悦耳极了的龙吟之声。

而且——我的虎口,都被震的微微一麻。

我顿时皱起了眉头——江辰血肉之躯,能挡得住七星龙泉的锋芒?

他这是什么时候练了金钟罩铁布衫了?

不——哪怕是金钟罩铁布衫,七星龙泉也不会砍不开。

除非……我后心一凉,想到了唯一一种东西。

江辰长长吐了一口气,抬起眼盯着我:“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吧?”

我看向了江辰的后背,暗暗吸了口气。

怕什么来什么,果然是永恒的真理。

那些烂肉被直接削开,露出了底下的东西。

烂肉下隐藏着的——原来不是眼睛。

竟然是跟我一样,圆圆的,坚硬的龙鳞。

只是——不同于我身上的金色,是一种发乌的黑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