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39章 黑色龙鳞

神气——像是神气!

我记得在琉璃桥,就看出江辰身上有龙气,当时我就觉得奇怪——都说真龙转世只有一个,如果是我,他身上的龙气哪里来的?

后来想查,可我一方面急着积累功德,一方面身边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,根本就来不及去查。

只是——现在看来,说不出为什么,我觉得他那一身黑甲,跟其他神气不一样,邪!

而江辰一只手撩起来,对着我的喉咙就抓过来了。

我往后一折,抬起七星龙泉,可这一瞬间,“当”的一声,以人类几乎打不到的速度,另一道子煞气炸起,跟七星龙泉格在了一起。

是那个帝王剑。

那个帝王剑通体是非常晶莹的青色,锋锐如秋水,上面隐隐的,雕着精致华贵无匹的龙纹。

金气——坚不可摧。

不得不承认,这东西确实比七星龙泉强。

但更让我吃惊的是,江辰的速度和力量。

我走到今天,几乎一路上都在拼命,好多人说我运气好,只有我自己知道,身上的这一切都是怎么来的。

水天王的神气,老四,老海,阴阳斩魄钹上的行气,哪一缕不是向死而生的证据?

可江辰竟然能跟我格一个平手。

他凭什么?

不是每个人,都有我天生的同气连枝和后来的运气。

江辰本来还挣扎在垂死关头,不过是一瞬,他怎么有这一切的?

原因只有两个——要么,就是他的龙爪疮,一直是装出来的,本来就是想引我过来,把我亲自灭了。

但不可能——真要是这样,他不会那么重视美人骨和江长寿。

确实是长了龙爪疮,确实是垂死。

那就只能是第二种可能了。

我的视线穿过江辰,看向了他身后。

这个大厅非常宽阔,设计的很大气,是中式风格。

前面是景泰蓝御制香炉,中间是乌金沉香檀的长案,雕花贵人榻。

后面,是一重帘幕。

帘幕前面,所以一排七个琉璃灯,还有七枚纸鹤。

帘幕后面,有人。

我想起来了,那个保安队长说过,江辰经常在一个关闭门户的地方做七星请仙阵。

而他急着上这里来,总不会没有缘故。

难怪这地方要不惜工本,用龙骨石来做门——就是防止做七星请仙的时候,有人跟魏延一样,突然闯进来。

现在,他请来的人,在背后出手,帮了他。

当然了,有这个能力的,未必是人。

果然,我听到,那一重帘幕后面,响起了叹气的声音:“难办,难办……”

我的心立刻提了起来。

这是我第三次听到这个声音。

第一次,是在江总那个败家儿子结婚的时候。

第二次,是在厌胜门江辰参加继任盛会的时候。

“上次就说,不能得罪他,果然倒了霉——现在,又来了。”

“上头有话,也没办法,只能豁出去了,不过,这次怎么也比上次强一些。”

我立马看向了江辰:“那是谁?”

江辰嘴角一勾:“自然是辅佐真龙转世的角色了。”

不是人,能给江辰带来这么大的变化,绝对不是人。

我想起了水百羽假装成夏家仙师的时候,说过,给他下命令的,是“上头”。

这个猜测,简直让人背后发冷——是我想的那个“上头”吗?

江辰看着我的眼神冷下来:“我不知道,你的这些机遇是怎么来的,不过,你记住,真龙转世,永远只能有一个。”

说着,他手底下一沉,七星龙泉瞬间就重了下来。

那毕竟是帝王剑。

七星龙泉不堪重负,虽然没跟以前一样比斩断,可也已经弯了下来。

我手底下用了气劲儿一顶,江辰的锋芒也硬生生被我顶回去了一半,我盯着他:“这么说,在你背后设计坑我的,是他们……”

果然,水百羽只是一个小角色。

江瘸子,马元秋,四相局,甚至,我这个破局人的出生,似乎早被算计的一清二楚,一步一履,都在人家的掌控之中。

我得看看,躲在后面的人,到底是谁。

江辰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,黑沉沉的眼睛凛冽了下来:“其实,很可惜。”

可惜?

江辰的眼睛像是深不见底的潭,倒影出了我的脸:“我是个爱才的人,对你,其实很欣赏,如果在马先生提出,让你跟着我干的时候,你能听话,咱们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。”

“你的才能,只要跟我联手,世上还有什么做不到的?”他声音有惋惜:“糊涂。”

不走到这一步,走到哪一步,跟你桃园结义?

话是说的好听,这种居高临下,拿自己之外的所有人都当贱民的态度,我也不意外。

只是,我心里一清二楚,他绝对不可能容的下我。

他这个性格,怎么可能会让一个跟自己有相同印记,随时可能取代自己的人留在身边?

当定时炸弹?

所以,马元秋一再跟他说,不能杀我,可他就是不听——当然了,中间,水百羽和他身后那帮人,想必也出了力,拿出了马元秋和老头儿的关系,挑拨他说,马元秋其实跟我是一路人。

他这个骄傲的性格,索性就跟马元秋也闹翻了,就为了我这一条命。

也许——他没有把我逼的这么紧,我们之间是还有转圜的余地。

可是,他把自己看的太高,也把我看的太低了。

现在听来,什么惋惜,都是笑话,我看着他:“我要你的欣赏有什么用?废品收购站回收吗?”

他眼神一凝。

而我把全部心思,都放在了调息上。

亢宿大风起沙石,氐房心尾雨风声!

阴阳斩魄钹上爆在我身上的行气猛地爆发了出来,对着他的帝王剑就冲了过去。

江辰一挑眉,对着七星龙泉一迎,两下里一撞,龙吟共鸣,我的手,虎口都微微发疼。

我看清楚了——他身上的行气,果然带着浓重的神气!

也许,不比我的行气多。

但是——我只有水天王那种小神的少许行气,其他的行气,哪怕是泰山北斗身上的,也只是人的。

人的行气,怎么可能刚的过这种又精又纯又凌厉的神气!

那股子神气,直接格开了七星龙泉,对着我就削了下来。

我翻身躲过去,就觉出那神气锋锐的简直不可思议——明明离着我还有一段距离,可一股子破风声,还是打在了我脸上。

就好像月亮不大,但是扩散出了巨大的月晕一样!

“当”的一声响。

龙鳞滋生了出来,虽然挡住了,但还是一阵震痛。

江辰盯着我脸上的龙鳞,眼睛立刻就沉下去了:“金色……”

谁都知道,各种颜色之中,金色是最尊贵的。

可刚才的那一下神气实在太锐利了,哪怕龙鳞帮我挡了一下吗,皮肤下还是一片温热——震出了血!

江辰见到了血,黑沉沉的眼睛才重新亮了起来:“假的就是假的,不管跟我多像……”

江辰眼神一厉:“也是两码事儿。”

假的?

我不是你的山寨品,我就是我李北斗,不管是不是什么真龙转世,是不是什么四相局唯一破局人,都跟半毛钱关系没有!

“你的优越感。”我缓缓说道:“是在掩饰心虚吧?”

江辰是皱起眉头。

“你有没有想过。”我嘴角勾起来:“真龙只有一条的话,你才是假的?”

江辰光洁的额头上,爆出了一跳一跳的青筋。

这就是他最大的痛点,也是他最不想去触碰的一个点。

他在畏惧。

以真龙转世自居——你就不应该畏惧!

我抬起七星龙泉,以诛邪手引出行气,对着他的脖颈,就横扫了过去。

角亢二星太阳见,氐房二宿大雨风!

他也知道来者不善,皱起眉头,抬手想挡住——但是可惜,哪怕他神气充足,可他貌似并不会什么调息法,就好像背着一身的黄金,也没法直接购物一样,用的并不如我顺畅。

这一下,帝王剑被格开,七星龙泉长驱直入,直接摧枯拉朽的划在了他修长的脖颈上。

江辰的黑色龙鳞,也飞快的滋生出来,“当”的就是一声脆响,但跟我一样,他的龙鳞虽然保护了他,可他下巴上,也迅速划过了一道血线。

而且——我看出来了,他的黑色龙鳞,竟然有了一道裂痕。

我对他笑:“你这鳞别是有什么问题吧——没有我的结实啊!难不成……”

我眼里笑意更浓:“是高仿的?”

他抬起骨节分明的手,以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优雅擦下去,深潭似得眼睛,变成了寒潭——好像结了冰。

他整个人身上,一股子金色神气——蒸腾而起!

这是要拼老命了?

一股前所未见的凌厉神气,从帝王剑上炸起,他转过手腕,对着我就削了下来。

我立刻抬起七星龙泉去迎,可这一下,竟然不是我能挡得住的,我的虎口猛然就锐痛了起来!

不愧是江真龙——这么快,就能把神气用的这么溜了?

不过……我眼尖,看得出来,江辰的情况不比我好多少,他一只白皙的手,也淌了血。

他扛不了多久!

哪怕剧痛,我也咬住了牙,死死顶着,而江辰也一用力气,两把法器全弯了下来,倒是先撑不住了。

“当啷”一声。

两道子法器同时脱手而出,一起悄无声息的插入到了地板,直至没柄。

江辰的反应非常快,一股子破风声对着我面门就迎过来了,但我侧脸过去,一个翻身就兜到了他身后,二话不说,抬起他的胳膊就折。

江辰被拽的一个趔趄,自然一阵剧痛,后脖颈子就是一层汗,一看势头,勉强翻身想用神气把我震开,可我看出来,顺着他的背往上翻,把神气让了过去。

几乎是同时,江辰翻身把我往下一拽,反手顺着我脖子就抓了上来,可我速度比他快,已经抬手抽出了玄素尺,对着他下颌就插上去了。

江辰大骇,“当”的一声,玄素尺撞在了黑鳞上,他倒是抓住了这个机会,手攀上来,就要把玄素尺反扭过去,那个力道极大,我手上顿时剧痛,玄素尺的方向瞬间反扭,对着我自己的脑门就下来了。

可这一下,同样撞在了我额头的龙鳞上。

江辰的两眼已经血红,刚想说话,我一只手从后面抄过去,直接薅住了他的头发,把他脑袋反拽过去,江辰要挣扎,可他调神气毕竟没有我快,人跟一张烙饼一样,结结实实被我翻了过去,重重砸在地上。

他颀长的身体,痛的蜷缩成了一个虾米。

我一脚踹开他,对着那一重帘幕就冲过去了。

我倒是要看看,你们到底是谁,你们的“上头”,又到底是何方神圣!

“哎……”

可这个时候,帘幕后面,齐刷刷的传来了两声叹气的声音。

像是在惋惜什么。

与此同时,我忽然就觉出——不对劲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