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40章 龙骨石门

我什么也没看到,什么也没感觉到——甚至用上了公孙统教给的那一套“雷达”一样的法子,都没感觉到。

可我就知道,有危险!

我一只手撑在了那条长案上,翻身而起,几乎与此同时,那厚重的帘幕被一股子极其凌厉的行气掀开,那道子行气,对着我刚才站着的位置,就劈了过去。

我一只脚还没来得及完全避开,“咔嚓”一声,鞋底子悄无声息,就被削薄了一层!

那个速度——根本就等不到龙鳞滋生出来!

那道子行气擦过我身边,直接撞到了后面的龙骨石门上。

“咣”的一声巨响。

那个以坚固著称的龙骨石门,直接被炸出了直径半米的粉尘!

等粉尘散去,门上,竟然出现了一个深及半寸,状似新月的痕迹。

一滴冷汗,这才滑到了我手背上。

我从来没见过,能有人单凭着行气,把龙骨石撞出一丝划痕来。

更别说——这么深的痕迹!

这也多亏是龙骨石——要是其他的材质,这一片墙,恐怕已经灰飞烟灭了。

我之前在天师府,看见假扮成夏家仙师的水百羽,把铁柏木砍开,已经瞠目结舌了、

当时我就想——难怪他要投靠那股子神秘力量,这种力量,简直不像是人能有的!

可更没想到——这么短的时间之内,我竟然就见识到了,比他强十倍的力量。

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一点也没错。

我后脖颈子上的汗毛全立起来了——要是我没有那种“未卜先知”一样的反应,现如今,我是不是已经变成两半了?

刚才那个感觉——也怪,我自己都说不出是怎么预知到的,好像,是动物一样,刻在骨子里的求生本能!

江辰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,黑沉沉的丹凤眼不由自主也瞪大了——看来,哪怕是以见多识广自居的江真龙,也没见过那么凌厉的行气。

不是人……我转过头去,帘幕后面的那两个,绝对不是人。

江辰好大的本事——什么帮手都能请来。

可没想到,帘幕之后,竟然是庆幸的声音。

“幸亏没碰到。”

“要是碰到了,就又要倒霉了——上次的事情,心有余悸!”

没碰到——不应该惋惜吗?

我冷不丁就想起来了——对了,上次拿走我气运的时候,他们好像也说过,动了我,可能要天打雷劈的。

不光他们——摸龙奶奶,好像也对她那个调皮捣蛋的小孙子,说过一样的话。

这么厉害,简直不能称之为“人”的,也要忌惮我?到底——为什么?

可那帘幕,也紧紧被掀翻了那么一瞬,那股子气一出来,我躲着还来不及,自然没有功夫分心,去看帘幕后面的,到底是什么模样。

我只知道,哪怕是以我现在的本事,这么闯进去硬碰硬的话,可能——也会死。

他们确实忌惮我,但凭着那一下也知道——过了一定底线,他们也不会对我手下留情。

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发干:“你们——到底是谁?”

“嘶……”一个声音像是十分意外:“他听得到咱们说话?”

这个声音,很急躁。

“废话,”另一个声音却慢吞吞的,跟江长寿有一拼:“哪怕他自己不知道,他身上的一部分,也要醒过来了。”

什么叫,一部分醒过来?

江辰吸着冷气,已经缓缓的站了起来——不愧是贵公子,一般人这个时候,不知道会有多狼狈,可他站起来的姿势,也还是特别挺拔。

不过,他脸色发白,嘴唇发紫——那一下,他摔到地上的时候,他的龙鳞肯定也没来得及滋生出来。

他受内伤了,受的恐怕还不轻——更何况,他到底是肉眼凡胎,那些龙爪疮留下的旧伤,也还没恢复好呢。

他对着那个帘幕,厉声说道:“请两位……”

“那不行。”那个急躁的声音说道:“您这次,可没听我们的话。”

哦?

果然——江辰这一次把我给引来,也是自作主张。

而他想说的,恐怕就是请帘幕后那两个人,把我给彻底解决了。

果然,江辰大声说道:“我只怕,这李北斗已经羽翼丰满,再这么放任不管,恐怕迟早养成大患!到时候,就没那么容易处理他了,那位也……”

那个急躁的声音再一次打断了他的话:“那位自然有那位的安排,不是我们能指手画脚的……”

那急躁的声音沉了沉:“也许,也不是您能指手画脚的。”

口口声声说“您”,可这句话,说的是老实不客气的。

江辰的脸色立刻就是一变,甚至像是暗暗咬了咬牙。

呦嘿,这位天潢贵胄,也有吃瘪的时候?

我倒是有几分痛快——他一直以来,都顺风顺水的,难得有提到铁板的时候。

而那个慢吞吞的声音则说道:“江公子也不要太着急,咱们是合作的关系,利益一致,我们,是跟您站在一起的。”

这位说话和缓,要安抚江辰,是来做和事佬的。

江辰到底是江辰,自然也不肯撕破这个脸,佯装出了一副大度的模样:“两位也不要误会,我倒没什么私心,不过大家合作,两位的意思,我听明白了。”

搞笑,你说你不是出于私心,谁他妈信?

“当然了。”那个慢吞吞的声音说道:“我们也不会放着不管,确实现在这个情况,是有些出乎意料,该修剪的地方,还是要修剪的,所以我们这才亲自来了……”

修剪?

我后心一凉,什么意思?难不成……

果然,又一阵子不祥的预感袭来,我翻身就躲,可这一下,比刚才还要快!

那一道疾风,要是扑到了我身上,我是不是……

但是不对,这一股子神气,跟刚才把龙骨石踢出深沟的,好像不一样!

没有那么锋锐,地上的细碎砂石卷起,看那个形状,却像是——要把什么吸走一样。

难不成——我后心顿时就凉了,他们说的“修剪”,是要把我的行气吸走?

我身子已经凌空转过,但是好像——躲不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