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41章 七星点灯

情急之下,我立马将玄素尺抽出来,对着那个神气挡了一下。

那股子神气撞在了玄素尺上,就听到“嗡”的一声响,震得虎口剧痛,我整个人直接被掀翻出去,重重撞在了墙上。

差距——在头壳一阵剧痛之中反应过来——我知道有差距,但是,差距这么大?

让我没想到的是,“嘶……”帘子后面,又是个倒抽凉气的声音。

“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了。”

“再不修剪,恐怕还真有点麻烦。”

我现在的能力,对他们来说,已经超过预期了?

“那可得快点动手了。”

话音未落,“唰”的一下,又是帘幕被掀的声音。

这一下不成,我还没来得及爬起来,又一道子过来了。

我立马辨认出来,这第一道子,要是三成力气,这第二道子,那恐怕就是八成,追加了一倍还多!

刚才就是极险,现在再来,决计是躲不过去了!

那一道神气霸道的呼啸而来,像是把整个空间都全部撕裂!

江辰也长长出了一口气,像是终于放心了。

眼瞅着这一下要直接撞我身上,可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什么东西,竟然挡在了我前面!

“扑”的一声,那股子神气,竟然像是跟什么我看不见的东西相撞,我只觉得头发都被这股子力道震的掀到上头,那劲风刮脸生疼!

但这一撞之后,那力道就消失了。

江辰顿时一愣,立刻看向了帘幕后。

帘幕后的人也怔住了,这地方一片死寂。

有人——帮了我一把。

是谁?

“咯咯咯……”

忽然,空荡荡的房间里,不知道从哪里,传来了一阵笑声。

娇俏软糯——那个纱帐里面的声音!

江辰的脸色顿时一变。

而帘幕后面的那两个人,声音也梗住了,那个慢吞吞的声音才响了起来:“原来是你。”

急躁的声音也响了起来:“怎么看的,竟然让她跑出来了……”

言下之意,是在责怪江辰。

我明白了——那个纱帐里的东西,上这里来,是来给因美人骨而死的降洞女“算账”来的。

但是,功败垂成,不敌帘幕后面的那两个东西,被留仙索给困住了。

我一尽力,误打误撞,倒是正进入到了关她的房间,把她给救出来了。

她感念我的恩情,才给我搭把手,让我提前把老婆蛾织造的身体恢复正常!

冲着掀翻纱帐那一道疾风,和那个帮我的本事,还有刚才足够跟那帘幕后那两个人抗衡的能力,这个纱帐里的“姑娘”,自然也不是人。

有可能——我心里一提,跟那两个“男人”,是同类!

江辰看向了我,眼神冷了下来。

江辰也知道,这位“姑娘”跑出来,是我干的。

敌人的敌人,就是我的朋友,真没错!

而那个慢吞吞的声音则响了起来:“你笑什么?”

“好笑的咯!”那个软糯的声音娇滴滴的说道:“你们这个地位,竟然也敢出来害人,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,要是捅出去,怕要闹个大乱子了。”

那个纱帐里的东西——果然认识这俩“男人”!

那个急躁的声音立刻恶狠狠的说道:“这件事儿,牵涉之广,是你想不到的,可轮不到你一个小角色来管!还是,上次的教训你记不住?”

而软糯的女声瞬间冷了下来:“上当一次,我可不会再上当第二次咯!你们的事儿,我自然要告诉上头……”

可软糯女声还没说完,只听“唰”的一声,一道神气炸起,对着我身边就过来了!

但我用公孙统的法子觉出来,身边像是有个十分轻盈的身影,不分给吹灰之力,飘然而起,就把那道神气给让过去了!

“你们做了这么多年的事儿,不晓得啷个多行不义必自毙?”那个软糯声音凌厉了起来:“今日里,有我在,你们就别急着害人,先把跟我的账,算一算咯!”

说着,我身边那个身影一动,一道风对着帘幕就卷过去了。

这一瞬间,那个帘幕从外面被扬起。

我看到,帘幕后面,那是两个男人的轮廓。

一个又高又瘦,一个,又矮又胖——好像,阿拉伯数字10。

这就是——那两个人的真身?

可那一下实在太快了,我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楚这两个人的长相和打扮,那道帘幕立刻就往回一卷,重新把他们盖住。

急躁的声音动了怒:“看来,这次只能一不做二不休……”

我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,趁着这话没说完,矮下身,举起玄素尺,对着那一排七星灯就扫过去了!

那个软糯的女声,显然是曾经不敌那两个东西,才被抓起来的,实力肯定是有差距的。

我怎么也得帮她一把。

可我能力不够给她搭把手,那就只能靠脑子了——这两个东西,是江辰用七星灯和纸鹤请来的。

只要破了这个阵法——就好像设宴请客,客来了,主家却把桌子掀翻一样,哪怕厉害如他们,在这里能施展的能力,一定会打折扣!

从江辰从不许人进来,就看出来了。

江辰这才反应过来,知道了我的意图,脸色一变,飞身扑过来就要拦着我,

黑龙鳞和金龙鳞当的一声,就撞在一起,发出一声脆响。

江辰被我撞出去了半步,咬了咬牙——果然,我看出来了,黑龙鳞和金龙鳞撞在一起之后,绽出了一丝一丝的裂!

江辰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黑龙鳞。抬起头看着我,漆黑的丹凤眼满是怨毒,对着我就抄了过来,我矮身避开,一脚蹬在他胸口上,行气一炸,他被踹出去老远,而我一秒钟也没浪费,玄素尺对着七星琉璃灯就扫了过去!

可这一瞬,江辰也利用了身上的神气,对着我就撞了过来,那一下稍微一偏,当的一下,跟打保龄球一样,七盏灯,顿时翻了六盏!

“咯咯咯……”

那软糯的女声再一次笑了起来:“聪明的哩!”

这一下,帘幕后面的那个急躁的声音顿时暴怒:“欺人太甚……”

可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声音忽然僵住了:“这是……”

我也闻到了——这是一股秽物的气息!

粘带神气的——最畏惧的,就是秽物!

我立刻回头,一眼就看到,龙骨石门的门缝,和四面八方的窗户缝,都蔓延进来了一股子脏兮兮的液体。

隐隐的,还听到了外面程星河的声音:“七星,你没事吧?爹来救你了!”

三个鸡贼!

对了——他们肯定是见我不出来,四处找我,听到了龙骨石门这边传来了动静,就追过来了。

卧槽,好助攻!

这下子,他们恐怕就要被秽物给围在这里了!

要是围的严实,恐怕想走都走不了了!

而被秽物这么一泡,那些本来密封的符咒桃胶,也被泡开了,程星河他们,眼瞅着就能破窗而入了!

江辰脸色一变,拳头顿时攥紧了:“那些没用的东西……”

能闹到这种程度——外面的人,肯定已经被他们给制服了。

果然,那个急躁的声音怒气更盛:“这些东西,都活得不耐烦了……”

慢吞吞的声音却拉住了他:“这件事情千万不要闹大——既然事已至此,咱们先走,上头会有上头的安排。”

他们果然忌讳活人闯进来!

而这一下,房顶子忽然就是一声炸响,被掀翻了!

帘幕被风声一冲,我立马扑过去想看看后面的人,可来不及了——帘幕后,已经空了。

两个身影,从没用秽物的屋顶冲出去了!

而我身边的轻盈身影则冷冷的说道:“现在走,晚咯!”

又一道轻盈的风从我身边卷了过去,那个娇俏的声音擦着我的耳朵就过去了:“这件事,谢谢你咯,你回峒子,有好报等着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