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46章 将功赎罪

她接着说道:“我也没想到,你竟然——是我拖累你啦。”

她又脆又甜的声音,是第一次变软,这妥妥的,是“人之将死其言也善”的味道。

“嗷呜……”

这个时候,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——金毛!

金毛找到我了!

果然,不长时间,上头就有一个脑袋探了过来:“妈的,肉都糊了,正气水也不给我们吃,谁动就打谁的手,就等着你呢,我说你洗手洗到坑里去了,想不到真是一语成谶!”

程星河。

阿丑见状,却拼命想从我手上挣扎出去:“你上去,我不要拖累你……我也不想……”

也不想死后,这张脸露出来。

我答道:“现在不是还没死吗?上头可有两个鬼医呢!”

“可哪怕是他们……”

“你不试试,怎么知道呢?”我答道:“死的勇气都有,给自己一份希望的勇气就没有?”

阿丑盯着我,可能怔住了。

这一下,咻的一声,哑巴兰的金丝玉尾垂了下来:“哥,抓住!”

可一阵风刮过来,我的手已经发了酸,阿丑险些就要滚落下去。

我抓她抓的却更紧了。

我知道,阿丑的回魂蛊到了头儿,已经没有爬上去的力气了,就把她两条胳膊拉到了脖子上,背着她往上爬:“别松手。”

阿丑的声音有点发颤:“我……”

“放心。”我看向了上头:“有我呢。”

话没说完,只听“呼”的一声,我和阿丑跟两条被钓上来的鱼一样,凌空而起,眼前景色一片翻转,已经落在了地上了。

哑巴兰这力气有长进啊——一抬头,生肉气息扑面而来。

钱小姐,一脸憨笑。

钱小姐来帮我,自然是看哑巴兰的面子,指哪儿打哪儿。

我还真起了八卦之心——哑巴兰怎么做到的?

不过,阿丑的身体紧急,爬到了上头,我气都没喘匀,就找到了江长寿。

江长寿的层层蛊也差不离了,人快成一具骷髅架子了。

我把阿丑拉到了他前面:“你说,你能给她治?”

江长寿扫了阿丑一眼,算是默认了:“我……为什么要给她治?”

“咱们做个买卖。”我说道:“你本来就造了大孽,害死这么多人,倒霉也是活该,不过,要是能把她救了,多少能少受点罪。”

阿丑却咬了咬牙:“啷个要求他……”

当然,江长寿也不为所动——在他心里,除了桂琴,其他人都跟背景板差不多。

我就加上了一句:“还有,你能治好她,江辰许诺给你的,我李北斗也给得起。”

一听这话,江长寿跟被电了一下似得:“你说真的?”

“你去打听打听,我从来都说一不二。”

可阿丑却拧着我的手:“好不容易才……”

她眼圈红了——显然是想起了那些朝夕相处的降洞女。

程星河趁大家不注意已经拿了一块肉,不过那玩意儿刚从火上取下来,烫的他来回倒手:“你那些姐姐妹妹们可都围在这里了,说……”

他吐出了一串又快又急,文字几乎没法转述的话。

这货还真是个语言天才,听不懂也能学。

阿丑一下愣住了。

可想而知——内容肯定是不需要报仇,真想让她们安心,就让她活下去。

“你想报仇我理解,我绝对不是逼你,只是多给你找一个选择。”我接着说道:“你可以选——要不要让降洞女就此灭绝,降洞爷再也没人供奉,其他跟你一样需要帮助的西川姑娘,没有了最后的落脚地?”

阿丑攥紧了手,显然也在犹豫。

这个时候,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,几个衣着褴褛的蓬头小姑娘也爬了上来,瞅着阿丑,小心翼翼:“这里,还能收人么?”

那几个小姑娘身上,都是淤伤。看得出来,之前没少吃苦头。

阿丑盯着那几张面颊肮脏,眼神却纯净的脸,显然也想起了自己小时候。

没想太长时间,她吸了口气,抠起了手指——在解江长寿的层层蛊。

江长寿难以置信的看着我,张着嘴,好似一条案板上的鱼——估摸想不明白,我怎么说动一个跟他有血海深仇的人,给他解蛊。

他可以活下去——前提是,他得将功补过。

再这么害人下去,他活不到我达成诺言那一天。

我长长出了一口气,又是一桩功德。

“咕……”

回过神来,那几个孩子跟一窝饿鹰一样,盯着程星河刚要咬下去的肉。

肚子也都不约而同的鸣叫了起来。

苏寻一直不爱说话,但他是个行动派,一手就把程星河手里的肉扯了过来,分给了那几个小女孩儿。

那几个小女孩儿别提多高兴了,拿起了大口大口的吃。

苏寻看着几个孩子满足的眼神,倒是出人意料的温柔。

程星河到嘴的肉没有了,不过也破天荒的没急眼,而是往里头指:“你们慢点吃,别噎着了——里头还有!”

哗啦一声,几个小孩儿就撒丫子跑进去了。

程星河也笑,但笑着笑着反应过来了,就去捅哑巴兰:“还愣着干什么,弄点火洞螈,没看见这么多张嘴呢!”

哑巴兰如梦初醒,赶紧奔着里面就跑。

钱小姐呼哧呼哧紧随其后,生肉气息瞬间飘远——我还看见了,哑巴兰的夫妻宫犯粉,这货是不是要走桃花运了?

白藿香也出来了,盯着江长寿,眼神别提多复杂了。

我心里有点过不去:“耽搁你报仇了……”

白藿香却摇摇头:“要是我妈活着,可能……”

可能也不会对江长寿赶尽杀绝?

这会儿,江长寿的黄水,已经不流了。

阿丑最后一丝精气也用完了,颓然坐在地上,重重的喘起了粗气。

那几个孩子抱着肉又来了,看着江长寿不明觉厉:“这个就是蛊莫?”

“厉害的哩!”

“会了这个,再没有人欺负我们了!”

阿丑看着那几个孩子,声音里终于带了几分笑意:“你们是啷个晓得这个地方的?”

原来,这个地方已经十几年没再进来外人了——现在社会比以前强得多,这种走投无路的姑娘也少了。

领头的小姑娘咽下一口肉,答道:“是一个脖子上套着白环环的鸟把我们引来的咯!”

白鹭?

她已经回来了?

也不知道,她跟那俩男人的恩怨解决了没有。

而江长寿看着阿丑,忽然说道:“先吃玉面判官花,再吃罗汉铁枣——剩下的,我慢慢给你配。”

白藿香一听,立刻帮阿丑找到了那些东西。

毕竟是江长寿,这东西阿丑吃下去,立竿见影——眼瞅着快断下去的命灯,竟然缓缓又燃烧了起来,人也重新有了力气。

那几个小女孩儿更是不明觉厉:“瘦子伯伯厉害的哩!”

“瘦子伯伯也教我好莫?”

江长寿一愣,眼神也柔和了几分——不知道,他是不是想起了当年的桂琴。

肉熟了,香气四溢——好久没这么踏踏实实的吃一顿饭了。

苏寻把大块的火洞螈砍开,程星河一边撒调料一边冥思苦想哪一块肉多骨头少,哑巴兰添柴,钱小姐生怕哑巴兰烫了手,在一边替哑巴兰挡火。

恍恍惚惚,竟然有了一种其乐融融的感觉。

我也高兴,还是活着好。

一串肉串递过来,白藿香。

我摆手:“你先吃你先吃。”

白藿香瞪了我一眼,我赶紧拿过来了。

“这次的事儿……”她盯着火苗,缓缓说道:“谢谢你啦。”

她的脸,被火映的很红。

“哪儿的话。”我摆了摆手:“要是我出事儿,你不是也这么对我吗?”

投桃报李,理所当然,白藿香犹豫了一下,刚要说话,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。

“北斗小老弟,这山不好爬,我来的也累,管饭不管!”

我一回头,顿时高兴了起来——老黄?

他怎么突然出现了!

老黄一只手拍在了我肩膀上:“他妈的,我就知道,结交你这个小兄弟,准没错!帮我出了这口气,可谢谢你啦!”

水百羽坑害了他,我给你报了仇,想不到,他消息灵通,这么快就知道了。

我连忙摆了摆手:“这么客气干啥?说起来,黄老哥,你最近身体养好了?其他的事儿,想起来了没有?”

老黄本来还笑嘻嘻的,一听我问当时的事情,表情顿时就变了——瞬间很不自然。

我看得出来,他没肯全把实话说出来。

而老黄岔开了话题:“那什么,我来找你,是为了嘱咐你一件事儿。”

“啥?”

“你这一阵子要做的事情,恐怕也不是什么简单事儿,但是,我告诉你一个巧宗。”老黄眯起眼睛,压低声音,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只要你能找到一个抬杠的人同行,能保平安。”

啥?抬杠的人?

杠精吗?

这玩意儿见的倒是不少,可真是可遇不可求,不过,真想不明白——杠精怎么能保平安,难道关键时刻,他(她)能杠精究极进化,变成金箍棒?

当然了,老黄已经泄露了一部分,没法更多泄露天机,否则对我对他都不好,他还是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你放心吧,路上自有机遇。”

说来也是——每次,大家给我一些“好话”,都是让我去防着某种人,寻找某种人,这还真是第一次。

我就答应了下来:“我记住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