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94章 水神爷爷

我瞅着他:“啥?”

程星河盯着我,说道:“我觉得那个江辰,长得跟你有点像。”

啥?我简直有点想笑:“你也太看得起我了,人家那是个什么相貌,几乎跟那个城北王有一拼,我一个看风水的杂毛,能跟人家长得像?”

程星河连忙说道:“是真的,一开始不觉得,但是多看几眼,就觉得虽然人家比你高,比你帅,但是不知道哪里,就是相似——哎,你是不是他失散多年的兄弟啊?”

快拉倒吧,人家豪门望族,我是个爹不亲娘不爱的孤儿,我跟人家……

刚想到了这里,我嗓子一梗,对了,我到现在,也不知道那个王八蛋爹是谁,难不成,真跟江家有关

“而且啊,”程星河接着说道:“你看,这个江辰的名字,是个辰字,那不是代表龙吗?而他的小名叫鲤鱼,俗话说鲤鱼跳龙门,正是化龙的意思,哎,你说,那个江辰,是不是也跟你一样,也是个四辰之命?”

他这话一出口,我顿时就想明白了一件事。

四辰龙命……我知道他们家为什么开九个排水洞了!

这叫九曲引水,是专门用来蓄养龙气的!

他们家,是拿着江辰当个龙来养,指望着他以后……

程星河咽了一下口水,接着说道:“你说那个真龙转世——会不会有两个,一个是你,一个是那个江辰?”

还是说,我根本不是真龙转世,江辰才是?

我猛地回过头去,看那个七宝龙脉。

之前是翻腾的云气,望上去带浅浅的金光,山势跌断水翻腾,诸脉尽出云翻涌,可现在,那些云气之类的七宝,统统倏然散尽,看上去,就是一个普通的龙脉,没有了那个灵气。

能把这个七宝龙脉毁掉,难不成,他能找到比这里更好的祖坟?

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那就真的不在我的知识范围之内了。

算了,想这个干毛线,我的任务是找江瘸子……这一下我拍了自己脑袋一下,刚才光顾着逃命,咋把最大的目标给忘下了?我特么本来是为了江瘸子的下落才来的啊!

这么想着我就要回去找江辰,可程星河一把拉住我:“怎么,你改主意了,要投奔?可你就不怕人家也改主意,得不到你,就弄死你?”

我摆了摆手:“不行,江瘸子要是找不到,我还不是要等死……”

可程星河对着我,露出了一个很狡黠的笑容。

我瞬间就反应过来了:“难不成……”

程星河从怀里一掏,拿出了一个手机,我记性很好,这分明就是老太太放在枕头旁边,拿来引我们的手机!

我一下就激动了起来,一把攥住他:“你还有这个本事?”

原来程星河在老太太不留意的时候,用很灵活的手段把手机给偷来了。

他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本事?

程星河得意洋洋的摆了摆手:“也不要太崇拜哥,哥在菜市场偷切糕的时候,你还穿着纸尿裤呢。”

我小时候可穿不起纸尿裤,充其量是旧衣服做的尿片。

我赶紧就把手机弄过来了,可惜老太太的手机设了密码,程星河鼓捣半天,出了一头汗也没弄开,我一寻思,就把自己出生年月打上了——开了!

果然……那个江辰跟我一样,也是四辰之命。

而手机的备忘录,还真有一个消息。

江藏水,十二天阶江家子弟,本来是江家最有名望的弟子,可二十年多前犯下原因不明的大错,被师门囚禁,七年前从师门逃出,期间断了一条腿,对外自称江瘸子,近几年在帝都周边活动,尤其在帝都隔壁的我们县城出入频繁。

目前躲在天师府八丈桥办事处,隐姓埋名,领的是最低等的青铜风水铃,做一些后勤杂事,几乎没人知道他是江家弃徒。

全对上了——吃肉枣的赵老爷子不就是在七年前救的他吗?

这江老太太真不愧是大家族的女人,关系网手眼通天,真的查的这么清楚。

我精神一下振奋了起来——真的在天师府就好,那我们就可以去天师府找他了!本来只在汪晴晴那听说是在天师府,可杜蘅芷也说过,天师府那么大,姓江的也不少,很难找,但是现在锁定在了八丈桥办事处,那就太清楚了,节省了不少时间。

这次的事情,还真没白忙!

程星河也跟着高兴:“妈的,终于能找到那个死瘸子了!”

出来了这么多天,先回商店街看看三舅姥爷,就可以去八丈桥了。

到了商店街门口,程星河和我为吃板面加卤蛋还是豆皮争吵了起来,可这个时候,一个瘦削的人影忽然从一条巷子里冲了出来,连声说道:“水神爷爷,您没事儿就好!”

水神爷爷,又是谁认错人了?

可我低头一瞅顿时吃了已经,这不是灰百仓吗?

可灰百仓现在远远没有引诱慧慧的时候那么风光,虽然面目没有大变化,可一脑袋头发变成了灰色夹杂着白,更显得寒酸。

我连忙让他起来,这一阵东奔西跑,好险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小弟——自打八尾猫上门脸来,他就叫不来了,我还以为他再也不敢来了呢。

这灰百仓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:“可算是等到您了,您家那个猫可真是太吓人了——说我靠近十里之外,就要吃了我啊!你说我几个孩子还嗷嗷哭叫,我不能死……”

我还想起来了——跟慧慧闹了那事儿之后,我眼看着灰百仓像是要遭天谴,所以也没对他做的太绝,眼瞅着他现在这个模样,显然是已经倒了霉了。

我就问他到底是出什么事儿了?

灰百仓听我问,自己倒是吃了一惊:“这么说,水神爷爷还没遇上那家伙?”

我这才听出来:“你一直叫我水神爷爷……”

“是啊!”灰百仓很恭敬的给我磕了个头:“您是水神娘娘的人,那肯定是水神爷爷啊!”

潇湘……真的是水神?

我立马就让他告诉我,潇湘的真实来历。

可一听我问,灰百仓一张灰脸顿时吓的发白:“水神爷爷,您可饶了我吧,上次水神娘娘出现,可差点没把我给弄死,我哪儿敢多说一个字儿?”

对了,上次他对潇湘口出狂言,说什么她的位子已经换了人来坐,结果差点被潇湘直接弄死。

我不由十分失望,只好继续问:“那你刚才说的那家伙,是谁?”

一听我这话,灰百仓立刻机警的往四处望了望,低声说道:“是新的……不,是水神娘娘的仇人,知道水神娘娘出来,找过来寻仇了!”

我一下愣了:“仇人?”

难道就是灰百仓提过的那个人?

灰百仓接着叽叽喳喳的说道:“他知道了这件事,正在四处找水神娘娘,可一直没找到,就把我们这些小杂毛全叫过去审,对,小金花也去了!当然了,我们都受了水神爷爷和水神娘娘的恩典,都守口如瓶,半个字也没敢露出来,我心里担心啊!所以一直想过来看看,水神爷爷和水神娘娘是不是平安,可你们家那个猫——”

“不提了,既然您还没有遇上,千万要小心,他的本事不在水神娘娘之下,而眼下水神娘娘像是还没有出关,肯定不是他的对手,您可……”

说到这,灰百仓忽然很狐疑的看着我:“对了,水神娘娘呢?没跟您在一起?”

我也一直想知道她为什么不出现呢!

灰百仓仔细的看了看我的手指,这才一拍大腿:“难怪呢,她肯定是用了某种秘术,把自己的气息全封住了,就怕露出一点蛛丝马迹,那个仇人找到水神爷爷您这里来啊!”

这么说,我心里一阵发甜,为了保护我?

难怪……潇湘这一阵突然不出现,是在躲那个“仇人”。

可那个仇人是个什么角色,取代了潇湘位置的,难不成……是新的“水神”?

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