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947章 好人好报

老黄十分满意,拍了拍我肩膀,跟着大家一起大吃起来,满嘴流油。

老黄精神头儿好多了,我也就放心了。

吃完了饭,阿丑稍微恢复了一点精神,就要开始祭祀降洞爷。

这祭祀的方法倒是跟我们“山下人”不太一样,不用什么三牲五畜,也没用香烛,都是就地取材,阿丑那宽袍大袖往外一招,跟兜了一袖子风一样,撒在了降洞前面。

可撒的并不是风——只那一下,竟然兜到了很多的大虫子。

跟变戏法一样,又肥又白,看着触目惊心。

接着,她有采摘了一些干叶子,点上了,叶子散发出了一股子奇异的清香。

我看着,那一缕白烟,跟旋涡一样,缓缓进了洞。

视线看向了降洞内里,我也禁不住好奇了起来——我想起了上次没看完的那些壁画。

阿丑看出来,往里一指:“我带你们进去瞧。”

“可以吗?”我想起来了上次那巨大的火洞螈:“上次不是说……”

“下雨的夜里,那东西是凶,现如今是白日,还是晴天,倒是不碍,”阿丑第一个摇摇摆摆的走了进去:“不然,那些壁画啷个画上去的。”

我们跟着进去——果然,这洞里有一些透光的空隙,白日进来,光线交错纵横,照射在了壁画上,只见那些青绿颜色瞬间有了活气,焕彩生辉。

那些人物,不仅精美绝伦,也栩栩如生,好像随时能从墙上走下来一样。

我认出来那些颜料,都是青金石绿松石之类,一看就造价高昂,矿物质颜料成分稳定,表层又经过特殊处理,难怪这么些年也还是这么鲜艳。

一直走到了三丈以里,我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,就没看清,现如今,我看到终点的墙面上,原来有一个跟真人差不多大小的塑像。

那是泥金塑像,雕工别提多精致了,赫然是一个身穿白袍子的老头儿。

而老头儿身后,有一只鸟。

那鸟线条流畅,好似随时能飞起来一样——而那细巧的脖颈上,真的套着一个银环。

原来那天,我看到的,真是这里的守护神。

不过,那位降洞爷既然是这里的守护神,那怎么没有亲自出去救降洞女呢?

“哎,七星,你看!”程星河用肩膀撞了我一下,视线就落在了那个降洞爷雕像的脚上。

我跟着他一瞅,这才愣了一下。

阿丑也看了过来,当时就“咦”了一声。

原来,降洞爷雕像的脚——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,断了!

那一片本来应该是一双赤足,但赤足的位置整齐断裂,只露出了雕塑内里的颜色。

阿丑难以置信的跪下,摸了摸那个位置的断口:“啷个会这个样子……”

靠近了一看,不光是断口,降洞爷的后脑,竟然也出现了很大的损毁——从正面是看不出来了,那个后脑勺,被削下去了一半。

跟水天王一样,这神像,就是神灵接受香火的媒介,如果神像出现了什么问题,那这位神灵,也会出现相应的问题。

老黄比我们看出来的都早,摇头叹气:“有些人,胆子可越来越大了——真不怕天谴咯!”

是啊,有些人,天生就不信报应。

所以——降洞爷,根本没法从洞里走出去?而且,在我面前“显灵”的时候,讲话也是含含糊糊的——宛如小脑萎缩的老年人一样。

这位降洞爷的塑像,变成了这样——我皱起眉头,是偶然,还是有人故意为之?

这地方也没有监控,自然也没人能说出确切答案了。

阿丑气的一下把手攥紧了:“也是那个江长寿……”

我摇摇头:“江长寿不过一个鬼医,可未必懂这里的道理——要问,可能也得问问那个江辰了。”

阿丑一知道了真正的罪魁祸首,立刻抓住了我:“敢动降洞爷,那他就是跟我们降洞女过不去,阿哥,若是有朝一日,你探听了他的下落,可一定要告诉我——我非得给降洞爷,和姊姊妹妹讨回公道!”

我点了点头,阿丑回头看着雕像,气的几乎落泪,而她视线落在了白鹭雕像上,禁不住又“咦”了一声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阿丑指着白鹭雕像细细的脚,莫名其妙的说道:“啷个,会有这个东西——之前不曾有。”

我一瞅,只见白鹭雕像的细腿上,竟然绑着一个断开的绳结。

我跟程星河一对眼,都想起来了——我们在纱帐之中,把那个东西的留仙索削断了,它才得以逃出生天。

我蹲下把绳结解开——还好,一切有惊无险,总算是过去了。

阿丑决定找人把降洞重新整修一下,我一寻思,问她有钱没有——我这里,有不记名卡,钱倒不是什么问题。

阿丑一笑:“莫要瞧不起人咯。”

原来,峒子这些年积攒下了还能大的田产,光靠着卖山货,也能赚不少钱,别说重修降洞,就是把整个峒子重修也绰绰有余。

人不可貌相,合着这阿丑还是个小地主。

那几个新来的小姑娘也对“峒子”很好奇,阿丑索性领着她们,就一起往下去看。

我们就帮忙,把江长寿给扛下去了。

平时这种卖力气的事情,都是哑巴兰在做,可这次钱小姐来了,一点力气活都舍不得哑巴兰干。

我瞅着那个散发生肉气息的背影,也是暗暗咂舌。

程星河则在一边捅哑巴兰:“小伙子有前途,只要媳妇胖,日子一定旺。”

哑巴兰脸顿时一黑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我们这是纯洁的革命友谊。”

“男女之间哪儿有什么纯洁友谊,”程星河接着说道:“你知足吧,只有媳妇够大,才能一统天下。”

哑巴兰气的要动手,我则拉住了哑巴兰:“不是,你们这友谊是怎么结下的?”

哑巴兰没开口,程星河在旁边口沫横飞——闹半天,当时我进去追江辰,他们给我殿后,钱小姐那个吨位大家有目共睹,一般人确实不是对手,但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,哑巴兰也不知道是潜能激发出来,还是怎么着,三两拨千斤,竟然硬是把钱小姐硬生生来了个过肩摔。

那家伙,天地变色乾坤动,跟陨石过境一样,把地板砸出了一道深坑。

钱小姐当时就蒙了,照着钱小姐的话说——哑巴兰是她这辈子,第一个能把她背摔过去的男人。

她认定哑巴兰了。

当然了,我转述的实数简略,程星河这口条,天花乱坠,惊心动魄,就连老黄也听得直瞪眼,说程星河这两下子不去天桥说书真是屈才。

到了峒子里,现如今洪水褪去,好些家具倒是留下了,我们帮忙刨开家用的东西,我跟着搭把手,想把一个床收拾出来。

忽然一个东西从床下给滚出来了。

这东西被泥包裹着,有个人脸大,薄薄一片,好像是个大盘子。

但是——我一眼就看出来了,这个东西,竟然带着几分神气!

卧槽,这什么来历?

我把上面的泥给弄下去,迎着日头一照,黄橙橙的几乎刺的人睁不开眼。

这东西——好像是个镜子。

我还想起来了,白鹭说过,进了峒子里,有好报等着我。

阿丑一看,顿时咦了一声:“这东西,原来在这里——之前找过,怎么也找不到的!”

我立马就问她:“这是个什么东西?”

阿丑把那个镜子给翻过来,让我看镜子后半部分。

镜子后半部分,是繁复的花纹,中间隐隐约约的,刻着一行小字。

老黄一看,顿时也是一愣:“这不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