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50章 犯火大忌

他掏出了一块抹布,脏的颜色都看不出来了。

哑巴兰也跟着探头:“你最近搞家政呢?”

夏明远满头黑线:“我搞什么家政,这叫舆图。”

舆图——跟四相局密卷一样?

可展开一看,那比四相局密卷可差远了——画的那是什么玩意儿,我三岁在墙上拿尿滋出来的图都比这个强。

“你那什么态度,跟地铁老人看手机似得,”夏明远十分失望:“说出来吓死你,这可是一个摆渡门人给我的——摆渡门的入口。”

“你还认识摆渡门人呢?”我来了兴趣:“是不是街口那个老挠屁股的大黑痦子?”

大黑痦子从额图集沙漠回来了之后,是顶了个摊子在街口卖点鸡零狗碎,通过我想找公孙统的下落。

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今儿气温二十八度,天气晴而无风,他也没出摊,估计又躺床上不起,修的是睡仙。

夏明远一皱眉头:“什么大黑痦子大白痦子我不认识,我认识的是个厉害人物——从摆渡门下来的。”

这个所谓的“下来”,是什么意思,道士下山?

夏明远面色忸怩:“就是……修仙不成,另谋出路的——那也比一般人强。”

哦,天资不够,半途而废?

程星河忙说道:“这个我懂。就好比孵小鸡的蛋不出鸡,那肯定人家就另有安排了,比如卖毛蛋什么的。”

话糙理不糙,夏明远想捍卫那位“毛蛋”的尊严,可竟然无言以对,只好假装没听见:“反正,这图一万个靠谱,你就说你去是不去吧——厌胜门李北斗,在行当里名声响当当,要是说话不算数,嗨嗨……”

先给我个高帽子戴呗?

不过我确实答应他了,于是我就装成了难以抉择的样子:“毕竟是摆渡门……”

摆渡门,一直是传说之中的一种存在,简直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。

哪怕厌胜门,经常被人称之为邪魔外道,不像是人,那跟摆渡门一比,可差了很远。

夏明远在一边十分紧张,我心里就明白了——夏明远是个什么家族,就跟老黄让我这次找个抬杠的人保平安一样,他们家肯定也测算出来,寻找夏季常的事儿,找我能管用,才这么费尽心思。

“哎,我要跟你去也行,你知道玉虚回生露吗?”

白藿香撸猫的手猛地停了一下。

夏明远皱起眉头:“知道是知道——那玩意儿可是仙药,能起死回生,甚至能让活人粘带了仙气,半步步入仙境,也只比嫦娥奔月的仙药次一等,你打听这个干什么?”

“我跟你去,捎带脚——我想搞一瓶玉虚回生露,你能帮忙吗?”

“捎带脚?”夏明远瞠目结舌:“你怎么不捎带脚跟老君爷要俩仙丹啊?”

“老君爷要是乐意赐给我,我能不敬谢受领吗?”

夏明远张了半天嘴,活脱脱一个黑人问号脸:“李北斗,我瞅着你脑子挺好,天资也高,还以为你是个靠谱青年,可你这说的什么胡话?玉虚回生露……”

“好弄的东西,我也犯不上求到了你门下。”我用肩膀撞他一下:“能弄到我记你个人情,弄不到我也不会有怨言,咱们俩携手并进,各为其事,共同的革命目标,共同造就钢铁长城啊。”

夏明远也不傻,一寻思是这么个理儿——要我死心塌地给他帮忙,最好的条件,就是这事儿对我也有好处。

他只好点了点头:“那——试试吧。”

“咱们就说定了!”

夏明远高兴了起来,排出了一个龟甲卜了一卦,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明天可是黄道吉日,今天你们就准备准备。”

“都听你的。”

反正距离玄武局开门的日子还有一段距离,这段时间,抓紧把该办的事情都给办了——一,查清楚四相抬真龙的真相是什么。

二,把江辰身后的人揪出来。

三,我想知道,我的身世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白藿香却转过了脸,拽了我一把:“摆渡门的玉虚回生露?你疯了?”

她的伤势,自己心里自然也明白,只有这玩意儿能把她的手给医好。

“我就是想试试……”

白藿香一把抓住我胳膊:“那是个什么地方,你想试就试?你万一在那里出了事儿,再也回不来,那你想做的事情,就更……”

她的指甲,也还在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——只怕写字都是歪歪斜斜的,更别说做鬼医了。

“你放心吧。”我对她笑:“我一定好好回来——你在家等着我就行了。”

白藿香一张嘴,可还是微微低下了头。

她想跟着,她不放心——可她的手这样,什么忙也帮不上:“是啊,我去了,成了累赘,会给你添麻烦……”

不是。

她不是累赘,只是这事儿既然危险,我干嘛要让她白白冒险呢?

程星河拍了拍白藿香:“正气水,你放心吧,我帮你看着这个傻子。”

白藿香吸了口气,勉强装出了一副笑脸:“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吗,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傻子都跟傻子玩。”

“北斗,你回来啦?”

正这个时候,一个娇媚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又好久没着家了……又瘦了,也黑了。”

高亚聪?

卧槽,又是她?

她还是很漂亮,一动身,整条街的人眼珠子都要围着她转。

可我现在一看见她,已经有种生理厌恶了。

夏明远一抬头,看见了高亚聪,也愣了一下。

高亚聪捧着一个十分精致的草莓蛋糕,轻轻放在了桌子上,笑的温柔贤惠:“我亲手做的。”

老头儿的眼珠子立马粘在了蛋糕上,喉结一滚。

“谢谢你了……”

我话没说完,程星河先凑了过去:“不要白不要——糟践粮食要遭天谴的。”

我刚要骂他,高亚聪就说道:“咱们也有日子没见了,大家都怪想你。”

大家?

一看高亚聪身后,我倒是来了兴趣——张曼跟在了高亚聪身后,也来了。

之前老黄跟我说,路上带个抬杠的能保平安——这张曼就是个杠上开花啊!

难道,老黄说的就是她?

张曼接触到了我热辣辣的表情,顿时十分不自在:“李北斗,我,我……找你有点事儿,你有时间吗?”

看来水夜叉那的屎没白吃,说话可比以前客气多了。

一瞅她,也看出所为何事了——张曼的面相可不太对劲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