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56章 簸箕之水

我和程星河同时激灵了一下。

于是我们俩就想爬起来,但没想到,一动身,我们俩都愣了一下。

虽然可以小范围的自由活动,比如踹人一脚,戳人一下,可真要想爬起来,身上竟然跟有千斤重一样,根本就挣扎不起来。

这什么情况?

除非——是传说之中的“闷香”?

关于闷香的传闻极多——清朝的时候就有记载,说通过某种特殊手段熏烤人肉,发出的味道会让人身体沉重动不得,好似鬼压床一样。

盗贼就管这个叫“闷香”,一旦主家入睡,取闷香于门内点燃,那主人家只管睡去吧,有人把他从床上拉起来扔井里,他都觉不出来,盗贼就靠着这玩意儿肆无忌惮的做搬仓鼠,却不被人抓到。

我跟程星河对看一眼——这还是个黑店还是怎么着?

我立马引行气上来,可却发现,在我睡着的时候,可能就被这个味道给熏染上了,身上软绵绵的,根本也引不出来。

堂堂厌胜门主在这种地方阴沟翻船,那还不如蟊贼的手段,传出去可丢了大人了——可是,但凭着这东西,就能把我们一行人熏成这样,哪怕是闷香,也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闷香。

而那两点红灯,竟然跟孔明灯一样,在我们眼前飘远,上另一个方向去了。

我和程星河一对眼——那玩意儿八成就跟本地人自焚的事情有关,放着不管,保不齐又会出人命的。

我立马继续运行气,可说什么也撑不开,急出了一头汗。

而程星河跟我使了个眼色让我别费劲,勉强从怀里拽出了一个小瓶子来,示意我凑过去闻闻。

我当时就来了精神,凑过去狠狠就是一闻,结果这一闻下来,眼耳口鼻仿佛被一把利刃给劈开,臭的人都蒙圈了,歪头就想干呕。

但是这么一探头,倒是觉出来了——这个剧烈的臭气,不光是将触感劈开,甚至把身上那种沉重的感觉,也给劈开了。

能动了!

程星河自己也闻了那个味道,吐出舌头的样子,像极了金毛。

我们俩一起从床上爬了下来,一抬头,发现那两盏红灯飘飘忽忽,已经往远处去了——没时间再把哑巴兰他们弄醒了,于是我们俩从窗户上钻出去,奔着那两盏红灯就悄无声息的追过去了。

老板娘的房间在门口,已经关了灯,窗帘拉的厚厚的——但是运行气一看,窗帘后面,并没有命灯。

老板娘不在屋里。

这个时间段不在屋里……上哪儿去了?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你从老板娘身上看出来什么没有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我也没有。”

瞒得过二郎眼和我的眼睛——老板娘真要是来历蹊跷,那她的本事就太大了。

我们俩翻过了大门就追出去了。

一边跑,我忍不住问程星河:“二傻,你还有那种好东西呢?”

程星河答道:“废话,正气水临走的时候塞给我的,说她不在身边,让咱们长个心眼儿。”

对了,我也留心过——每次一出门,白藿香都会在门口或者床边撒点东西,无色无味的,说是驱虫的,我们也都没当回事。

现在想来——也许,她撒的就是什么预防这种东西的手段。

她从来都是默默做事儿,不肯提。

追着那红灯,我们也闻出来,确实有一股子奇异的腥气,越来越重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跟老板娘身上的气息一样——有内味儿了。”

而眼前那两盏红灯一闪,忽然就不见了。

哪儿去了?我正寻找青气的踪迹呢,程星河拉了我一把:“脚底下!”

我注意力光顾着看前头了——被他一拽,这才觉出来,这地方有一个池塘,一面微圆,一面成方。

这叫簸箕水。

“怎么着,”程星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见水这么亲近,想找你的老相好水猴子?”

“你老相好。”

出现这种东西,那附近的民居可要倒霉了。

门前水形成簸箕形,主儿孙后代辈辈穷,大门外如有水塘呈此形状,一定会被妨成倾家荡产。

顺着青气追过去,发现前面一个拐角,拐角后是一栋挺大的老宅子,风水极为考究。

左边官道成凤形,右手山丘麒麟影,都跟稀有的人才叫凤毛麟角,这地方祖上怕是出过做官的。

要是保持下去,哪怕不能世代显贵,也肯定是个书香世家。

可惜,凤毛麟角宅的好运势,完全被那一方簸箕水给破了。

果然,借着月光,看得出来这个老宅子现在已经荒废的不行——飞檐上全是茅草,门口也一样,要么没人,要么住的人生活困顿,心思没在除草上。

眼看着红灯来的方向,也只可能是这里了。

跑到了这里,我们俩体力倒是支撑得住,但是这里的温度就让人很难忍了,大半夜的,也跑出了一身的汗。

翻墙进去,院子里是大树灌木,插脚不下,我们尽量把脚步放轻,可一进去,只听“滋滋……”

内里传来了一阵声响,像是某种很粗糙的东西,飞快的摩挲而过。

我们俩赶紧追进去了。

这宅子往昔的架子还在,里面又大又宽阔——要是人丁稀少,住在这可怪瘆的慌的。

程星河眼尖:“第三重第二道门,你看!”

果然,那一道门的窗口,放着一盘忽明忽暗的蚊香。

这货的眼睛就是尖,这房间是整个宅子,唯一住人的地方!

我们奔着那个门就过去了。

刚要推门,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不知道哪里,响起了一声“哎……”

别提多幽怨了,这让我想起来了老头儿讲的一个故事——说是有人走夜路回家,经常经过一个大宅,每次都听见大宅里面有人叹息的声音。

他好奇往里看,就发现一个女人在庭院之中,背对着他借着月光照镜子,一身素衣,一头长发,简直勾人心魄。

他有点忍不住了,就在门口搭话:“姑娘青春年华,有什么好叹息的?”

照镜子的女人缓缓说道:“奴家叹息,独守空闺有恨,红颜易老,青春易逝。”

这不赤裸裸的勾引吗?

这人也懂风情,说姑娘美貌正好,不该孤寂啊。

女人笑,说你不信,过来看看我容貌。

男的喜不自禁凑过去,一瞅镜子,吓的当时就没了神志。

镜子里面的脸,一片平板,没有眉眼——只有一张血盆大口。

第二天这人尸体被人发现,苦胆都破了。

我一直保持怀疑态度——那人既然被吓死了,这个故事又是怎么传下来的?

不过,那种恐怖的氛围,伴随我好几年的童年时光——每次上厕所都唯恐里面出现一个照镜子的女人。

程星河歪脖子往那一看,也皱起了眉头:“那是……”

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心猛地一跳——一个身影,就立在了一棵木槿树下面。

头脸被木槿的繁枝完全挡住,只隐隐约约看见身体。

我立刻运行气上监察官,想辨别那东西的来历,可没等我看清楚,那个身体微微往下一沉,忽然对着我们就冲过来了。

这一下,唰的就撩起了一股子破风声。

卧槽,好快!

我立马抬起了七星龙泉,猛地格住了那个力道,一股子腥气猛地就在面前炸开了。

这个味道——让人跟在旅舍的时候一样,浑身发软,使不上力气!

这时,只听“咻”的一声响,狗血红绳凌厉弹出,稳稳当当的套在了那个身影身上。

程二傻子干的好!

那狗血红绳可是用摸龙奶奶的绳子做出来的,一般邪祟,根本抗不过。

果然,那个身影被狗血红绳一套,速度顿时就缓慢了几分,好机会!

我反手旋过七星龙泉,对着那东西就削了过去。

这一下,可以说十拿九稳。

可让我意外的是,那个东西一缩,竟然跟没有骨头一样,直接从狗血红绳的绳套之中,钻了出来!

七星龙泉也不慢,是削过去了,但是只听“嚓”的一声响,那东西的身体直接从七星龙泉下滑过,倒是跟一匹锦缎一样,对着我脖子缠过来了!

脖子顿时就是一窒,这东西想勒死我?

程星河见状,一把粉末撒过来,把我和那东西全罩住了:“七星,小心!”

呛死了,这特么什么玩意儿?

但那东西行动也停滞了一下,我立马运足行气,抓住了那个东西——触手冰冷滑腻,把那个东西一甩,只听“当”的一声,那人砸破了花窗,被甩进了房间里。

我和程星河抬脚要追进去,可一抬脚,忽然听见房间里面一声惨叫。

室内跟点了烟花一样,窗子猛地被映亮,而那光并不是橙红色的火光,而是白的刺眼,还有点发青。

跟……鬼火一样。

接着,一丝一丝的浓烟,就从窗户缝隙钻了出来。

我的心猛地一个突,难不成,跟传说之中一样,有人——在里面,燃烧起来了。

我立马踹开门进去,就看到了一团人形的火焰,还在挣扎。

我想找水,但是程星河摁住我:“来不及了。”

果然,那一道人形的火焰对着我们的方向趴了下去,一只手还伸向了我们,像是想求救。

可火光一闪,人形的火焰,变成了人形的灰,只有那个求救的姿势留下了。

我的心猛地就揪了起来。

一条人命,就这么……

而这个时候,挂着蚊帐的床一动,下来了个小孩儿,一看眼前这个场景,顿时就愣住:“爸爸……爸爸……”

我们俩一瞅那小孩儿,也吃了一惊。

这小孩儿,正是白天被黑膏药骂了一顿,把他爸请来当救兵的那个。

这一片灰——竟然是热情给我们介绍旅舍的“孩他爹”……

之前才请我们无论如何帮忙抓邪祟,刚才还好端端的一个人,转眼的功夫,就……

我立刻看向了窗子被砸破的位置,想看看那个东西在哪里,可地上出了碎玻璃,已经什么都没有了。

这家院子里坤方有一个黄尖子树,这叫“杀母柱”,家里肯定是没女人的,那小孩儿哭的撕心裂肺——以后,再被欺负了,就永远没人给他出头了。

一股火从心里蒸腾而起,不论如何,非得抓住那玩意儿不可。

不过,那玩意儿那么大的本事,却什么来头儿都没查出来——不愧是跟厌胜门入口有关的地方,卧虎藏龙啊。

程星河把刚才套住过那个人影的狗血红绳拿过来:“你看,这是什么?”

映着惨白的月光,我看到了狗血红绳上有一星半点的反光。

像是—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