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59章 扫把火星

“啥?”

“海源石。”

原来,海源石跟燧仙石地位相当,也是一种罕见的灵石,五行属水。

顾名思义,这东西是海之精华,据说产在东海最深处,也就是万水之源的地方,故而得名。

夏明远瞅着我:“你有吗?”

我听都是第一次听说,上哪儿找去?

夏明远毫不意外:“我看也是,这种灵石也就能通三界的人找得到,我也只是听过,没有见过,所以,问了也白问,超市反正没得卖。”

我们几个面面相觑,没有这东西,还怎么搞?

夏明远摸着下巴,继续研究那个“舆图”:“依我看,咱们能办的事情,自然尽力,可办不到的,也只能顺应天意了,不忘初心方得始终,还是把心思放在摆渡门入口这里吧。”

眼睁睁望着这里死人,也不是我作风——何况,那个“红灯怪”既然真的作恶多端,降服了它,一方面得功德,一方面能给潇湘“进补”,倒是挺好一个机会。

程星河拍拍我的肩膀,跟我往外歪头:“走。”

“干啥?”

“你说呢,在屋子里想,东西就能凑到鼻子底下来?还得查。”程星河站起来:“把那玩意儿的消息查探出来,能不能搞定再决定。”

这货平时又馋又懒,今儿倒是有动力——我心里明白,他可怜那个小孩儿。

我倒也是这个意思,尽人事,听天命。

哑巴兰自然也跟在了后面,出去一看,黑膏药趴在栏杆上,死死的盯着老板娘晾衣服。

老板娘一弯腰一起身,好身材暴露无遗,黑膏药的嘴一抽一抽的,眼瞅要兜不住哈喇子了。

而老板娘回头一看我们要出去,那叫一个回眸一笑百媚生:“几位这才回来多久,又要出去?哎,有没有忌口的,我给你们置办午饭?”

黑膏药一听激灵一下就起来了:“老板娘做鸡,那是一绝!”

“黄焖的清蒸的手撕的——我看一样来两只!”

一样来两只,你黄大仙托生的?

我摆了摆手说随意,就出去了。

哑巴兰问道:“哥,咱们从哪儿开始查?”

“共同点。”我答道:“先弄清楚了——那东西烧人,是找到谁烧谁,随机作案,还是,这些被烧的人,都有什么共同点。”

只要找到了共同点,就能预测出,它下一个要害的是谁。

掌控了先机,就有机会。

本地人一听我们是为了这个来的,都冥思苦想了起来:“共同点——男女老少都有,怎么叫共同点呢?”

“那把岁数跟我说说也行。”

这一算,还真算出来了——这些人还真有个共同的特点。

都属火命。

我立马来了精神,就让他们把自己八字都跟我报一报——我来看看,下一个潜在受害者是谁。

这一算,火命的人还真不少。

从哪一个下手呢?

我把那些火命的人全看了一遍——立马就看出来了,有一个命宫起了一个红疙瘩。

这叫扫把火星,意思是说,将要有意外突发事件——这个扫把火星要是午夜能破,这事儿就过去了,要是午夜还是肿着不散,那祸事就会到来。

当然了,有人说我起了扫把火星,把它挤了不就行了?

那还真不行——自己瞎碰,更容易倒霉。不小心碰破或者自己破才有用。

不出意外——今天倒霉的,就是这个扫把火星了。

而这个人也巧——就是昨天那个没了爹的小孩儿。

他脑袋上,还戴着孝帽,本来正在筹备他爹的丧事儿,一听我打听事儿,这才赶过来,就想着看看自己是不是能帮上什么忙。

程星河忍不住骂了起来:“这是逮着一只羊,就往死里薅,昨天刚把这小孩儿他爹给坑了,今天又要来害小孩儿?还是灵物呢,竭泽而渔的道理都不懂。”

它又不是搞环保的,知道什么竭泽而渔?

我们就有跑到了小孩儿他们家——当然了,提前留了一个眼线,让哑巴兰守在了旅馆里面,什么时候看到了老板娘出门,打电话告诉我们。

接着,我们俩就蹲在了大棺材后头。

按着规矩,今儿小孩儿得在棺材后守灵。

这一屋子戚风惨雨的,给人感觉也是惨兮兮的。

到了十一点来钟,哑巴兰来了微信——老板娘打扮了一番,出来了。

我和程星河一对眼,就从棺材后头往前瞅——哪怕没法把大灵物搞定,最起码,能救小孩儿,也要搭上一把手。

果然,不长时间,我们就看见,院子里面,隐隐约约,像是亮起了两盏红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