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60章 一筐雄黄

来了。

一早,我们就跟小孩儿约好了,让小孩儿藏在了棺材里面。

本地风俗,老爹死了,后代进棺材,那是大不敬,不过小孩儿倒是也听话——为了给他爹报仇,他干什么都行。

我们在棺材板子上涂了厚厚一层赤柳油——这赤柳油质地致密,算是一种防火材料,先把小孩儿给保护起来。

我们俩脑袋上又套了孝帽穿了孝服,佯装成了孝子贤孙的样子,趴在了棺材前面。

不长时间,就听到门口“吱呀”一声,有人进来了。

跟着这个动静,还有一股子扑鼻的腥气。

我跟程星河暗暗一对眼——没错,就是老板娘身上的那股子味儿。

只是,比之前要浓重好几倍。

难不成,是现了元身,味道也大了?

没有声音——几乎是觉察不到脚步声的,但是我们都能感觉出来,“它”进来了。

“它”绕着棺材“走”了一圈,显然像是在找什么,但是没找到。

但“它”应该感觉的出来,小孩儿就在这附近,所以逡巡不去,就是不肯走。

最后,倒是到了我和程星河身边来了。

我们俩趴着,“它”看不清楚我们的面貌,我只觉得一个冰冷的触感,像是攀附上来,正在吸吮我们的气息——好像一个冷森森的吸尘器,搞得人禁不住打哆嗦。

要是能来我身上倒是好——潇湘也许自己就出来了。

可没想到,那个冰冷的感觉一碰到了我的皮肤,冷不丁就缩了回去。

好像忌惮什么似得。

卧槽?

难不成这点花花肠子,让这个东西给发觉了?

那东西奔着程星河就缠过去了。

不长时间,程星河偷偷跟我伸出了一只手——这是我们之前约定好的手势。

埋伏之前,在这里弄了一个小机关。

虽然我们没弄清楚这东西到底是什么,但是靠着冰冷触感和细小鳞片,这肯定是一种大爬虫。

而大爬虫最忌惮的,就是雄黄。

他手这么一出来,我来了精神,立马反手就想把手底下的绳子给拉开——这个绳子一拉,上面的一大篮子雄黄,直接就扣下来了。

可没想到,我刚一伸手,一阵尖锐的破风声划过,对着我的手就给射下来了。

这都让它看出来了?

我没辙,手往下一撤,反手抽出七星龙泉,对着那个破风声就迎过去了:“程狗,我挡着,你来!”

这一下当的一声,一个小小的东西被七星龙泉撞开,“嗤”的一声,深深埋入到了墙壁里。

不愧是九丹灵物——这个手法又快又狠,要不是我有李茂昌他们的行气,现如今恐怕就得成了杨过。

与此同时,我听到“唰”的一声响——跟第一次进这个宅子来的时候,听到的一样,像是有个庞大的东西匍匐而过。

我伸手就要去抓那个东西,却抓到了一个圆滚滚的手臂,之前跟那天木槿花下那个“人”的触感,一模一样。

这一瞬间,不知道哪里,我忽然就觉得不对劲儿,像是哪里对不上。

但是,这个情形,哪儿还有时间容我细想。

程星河应声,反手就要把那个绳子给拽下来,而那个东西速度飞快,显然也弄明白程星河想干的不是什么好事儿,身形一动——我都没看清楚,就觉得那道身影,奔着程星河过去了。

“帮凶!”

那个身影似乎也觉出了上面有什么动静,气愤交加,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。

没错——正是老板娘的声音!

不过——帮凶是什么意思?

先抓住了再说。

那个东西跟上次一样,别提多快了,一只手对着我脖子就卡了过来——要杀人。

这个速度,来不及抽出七星龙泉了,我反手运过诛邪手,就把“它”的手给格开,反手要往“它”脖子上卡。

诛邪手带起了猎猎破风声一起,这一瞬间,它似乎吃了一惊,歪头就躲了过去,可因为吃惊,没完全躲过,我觉出手湿了一半——血。

以它之前施展出来的本事——我本来以为,这一下能推开它的手就算是不错了,真没想到,它竟然没躲开,还被我抓伤了。

我觉出来——它对诛邪手的感觉,说是畏惧,倒不如说是意外!

而它忽然开了口:“你是……”

趁这个这个机会,程星河另一只手狗血红绳探出,跟上次一样,死死缠在了它的脚上,往下一拽:“七星,就看你的了!”

这一下,重新套住了那个东西——程星河之前不是没拽住,滑脱了吗?

这下长了心眼儿,在狗血红绳上镶嵌了不少的倒刺,这一下稳了,“啪”的一声响,那个身影直接被拽到地上。

程狗长本事了——而去,这次老天保佑,感觉十分顺利。

我没有犹豫,反手一拽绳子,一大桶雄黄呼啦一下,直接倒在了我们身上。

这一瞬间,面前那个人影“嗯”了一声,似乎更意外了。

话音未落,雄黄刺激性的气息爆开,我们三个全被撒了一身。

程星河激动了起来:“七星,成了,爬虫遇雄黄,必现元身……”

可话音落了,我和程星河一对眼——我们俩夹住的那个“人”,一点动静都没有,宛然还是个人形。

而且,这个时候,一阵强光亮起,哑巴兰的声音也响了起来:“哥,怎么样了!”

我和程星河同时被这刺眼的光照的睁不开眼睛,这一瞬间,我们俩中间那个人反应过来,回身就要跑,可哑巴兰早就堵在门口上了,随手把门板往下一卸,“咣”的一下,就把那个人拍回来了。

别说,哑巴兰也真有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!

我和程星河适应了光线,已经看清楚眼前的一切了——没错,站在中间,撒了一身雄黄的,正是老板娘。

那身材,洒满了雄黄,也还是曲线玲珑,绝对不会认错。

程星河一把揪住了老板娘:“卧槽,真不愧是九丹灵物——撒了一身雄黄还有人样,哑巴兰,金丝玉尾!”

可就在这个时候,门口忽然一阵稚嫩的喊声:“大叔,你快去看看,出事儿了——又有房子起了鬼火了!”

是村里其他的小孩儿,知道我要在这里埋伏,跑这里来通风报信了。

我们三个顿时就愣住了。

老板娘在我们跟前——怎么又有鬼火出现?

哑巴兰死死盯着老板娘:“这……她还有帮凶?”

这么大本事的,有一个就很够呛,再有帮凶,大家只好一起等死了。

而老板娘抬起一只手,擦下来了半脸雄黄,一双媚眼闪闪发光的看着我:“你到底是谁?上这里来,是来做什么的?”

哑巴兰一愣:“你还问我们?我们还没问你……”

“行了。”我立马看向了程星河:“把人家撒开。”

程星河脑子很快,已经明白她什么身份了,难以置信的看了她一眼,就把狗血红绳撒开了:“我说呢……”‘’

哑巴兰倒是急了:“哥。费了这么大功夫,才把这个九丹灵物给抓住,就这么放了?”

废话——她要真是九丹灵物,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我们给抓住?

那老板娘重获自由,立刻拿出了一方手帕擦脸,抬眼看着我:“你脑子很快,可惜……”

她看向了外面——外面一栋房子,起了一股子很亮的光,跟烧纸活似得,很快就灭了。

我终于明白,刚才我为什么觉得不对劲儿了。

我告诉哑巴兰:“这个老板娘,不是什么九丹灵物,真正害人引火的,另有其人。”

哑巴兰一愣:“那怎么会——之前你们不是从她身上刮下鳞来了吗?”

“老板娘,应该也在找那个引火的东西,只怕已经发觉引火的东西是什么了,她身上的味道和鳞片,都是从那个真凶上粘来的,”我盯着老板娘:“你是摆渡门的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