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66章 抬杠平安

而且摧枯拉朽,一路长驱直入——凡是触碰到了麒麟玄武令的位置,那些岩浆似得鳞甲,骤然就跟被水浇了一样,猛然熄灭!

那炎热的皮肉,也迅速的降了温!

是知道麒麟玄武令能号令水族,可也没想到,能力竟然这么大!

我感觉的出来,一股子疾风对着我就冲了过来——是那个九丹灵物。

他显然也没想到,我竟然带着这么个东西。

我必须在它扑过来之前,把燧仙石给拿出来。

这个时间,只是一瞬,可对我来说,一分一秒,都像是被拉的无比漫长。

还差一点——就还差一点……

虽然我已经尽了自己最快的速度,不行,怕是来不及了……

这个时候,金丝玉尾猛地划出了锋锐的破风声,挡在了我前面。

哑巴兰颀长的身影立在了我面前。

他的衣服被烧的千疮百孔,满身都是焦黑,柔顺的长发也被燎的乱糟糟的。

不行,我的心揪了起来,那可是九丹灵物——哑巴兰一个人挡,那就是送死!

我喊哑巴兰快躲开,可他没回头,站的笔直挺拔,好似大沙暴也卷不走的胡杨树。

“哥,你放心吧!”

金丝玉尾,虎虎生风!

“我祖爷爷当年能生擒麒麟。”哑巴兰的声音十分豪迈:“我是兰家的嫡传,也想试试!”

几道金丝玉尾从他身侧凌空冲出,死死的缠在了那个聋哑老头儿身上。

我抓住这个功夫,手底下更快了——可那个赤焰蟒吃痛,身上又是一个翻滚,一下把我甩了出去。

我立马翻身回来继续掏,哑巴兰真要是能帮我挡一挡,那就太好了!

可是——怕什么来什么。

那老头儿低低的说道:“这东西拦不住我。”

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能生擒麒麟的六道金丝玉尾,噼里啪啦,竟然生生断了五根。

毕竟,是九丹灵物……

我一颗心吊到了嗓子眼儿上,哑巴兰,你他妈的跑啊!

不等我开口,那老头儿一抬手,凌厉的破风声卷过,饶是力大无比的哑巴兰,整个身子也猛地飞起,对着后面就撞了过来。

这一摔,比我之前那一下,差不了多少!

我的心猛地一紧,可一道影子闪过,一下截住了哑巴兰——哑巴兰往后冲的力道带的那个人也踉跄了好几步,但好歹是站住了。

夏明远!

夏明远的一脑袋蓬头,其实比哑巴兰好不了多少。

烧的像是被狗熊啃过的蘑菇。

可他毫无畏惧,也跟哑巴兰并肩站在了一起。

甚至——他跟哑巴兰,一起抓住了唯一没断的那根金丝玉尾。

“看见了吧?”

这么灼人的空气,夏明远呼吸也很重,但他还是故作轻松的说道:“厌胜门李北斗让人心碎,二郎眼程星河独自受罪,不像我们夏家人,爱如潮水,暖心又暖胃。”

他——也不怕死?

说实话,我们认识不久,交情也不算那么深,可是……

说是要留着命找祖爷爷,也明明有能力出去,可他就是不走。

是让人感动的,只不过——你大爷,什么时候了,还这么多屁话。

可还没等我骂出来,又一双手,也从浓烟之中伸了出来,死死抓住了那根金丝玉尾上。

“错,二郎眼程星河,给你安慰!”

你俩应该组个节目——《骚话大会》,加上哑巴兰——那是《三傻大闹摆渡门》。

六只手,抓紧了金丝玉尾。

可对面,是九丹灵物……

“你们三小心……”

程星河吊儿郎当的声音也响了起来:“你不是说了吗?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,现在我们有四个,怕个屁。”

说的也是。

我没空让自己分心了,一只手死死抓住赤焰蟒,另一只手,探进去,就抓到了一个东西。

灼热无比。

我得把它抠出来!

赤焰蟒猛地发出了一个很怪的声音——像是一阵呼啸。

聋哑老头儿听到了这个动静,知道赤焰蟒的情形不好,眼神阴暗了下来——这一瞬,我看出来了,他那一双眼睛,竟然也呈现出了暗红的颜色。

不光我看出来了,他们三个,也看出来了。

哑巴兰“嗨呀”的大吼了一声,又是几道金丝玉尾缠了出来,把那个老头儿缠的更紧了:“我在这,你就别想靠近我哥一步!”

三个人手臂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。

可老头儿微微一抬手,金丝玉尾,瞬间就成了数不清的碎片。

他们三猛地被惯性带的往后一倒,而那个老头儿鬼魅一样,擦过他们,对着我就扑了过来。

这一瞬间,我运足了气劲儿。

角亢二星太阳见,氐房二宿大雨风!

那个东西,直接被我从赤焰蟒身上,给抓了出来。

这一瞬间,那个赤焰蟒身上滚热的气息,跟停电一样,猛的就弱了下来。

而那个赤焰蟒,身体猛地就绷直了。

像是——取出了燧仙石,就如同取出了它的命!

老头儿见状,脸色猛地阴沉了下来,对着我就扑了过来。

他要把燧仙石给抢回去!

那个力道,又快又猛!

我抓紧了燧仙石,尽了全力,对着里面一滚,那股子破风声,直接撞在了我刚才停留的位置上。

我抬手要把七星龙泉给翻过来,可觉出来,他已经悄无声息,贴在了我身后。

那个阴森森的声音,就响在了我耳边:“来不及了……”

好快——确实,来不及了!

一股子气劲儿猛地从后贯穿过来——几乎,要把四肢百骸全打碎了!

“七星!”

有人在喊我,可耳朵里一阵轰鸣,已经听不太清楚是谁喊的了。

身上也是剧痛——不过,从小怕疼的我,竟然已经有些习惯了。

九丹灵物的能力——确实可怕。

但哪怕到了最后一瞬间,我还是不想就这么放弃。

那些人,不能就这么白死。

哪怕冲击之下,站都站不住了,可我抓住了燧仙石,就是不松手!

那个阴森森的声音,叹了口气:“得罪了。”

远处,程星河他们显然想过来。

但是哗啦啦一声响,他们被震出去了老远。

不行,不能这么束手待毙。

我趁着老头儿转移注意力这一瞬间,翻转过了七星龙泉,对着他就劈了过去。

亢宿大风起沙石,氐房心尾雨风声!

我虽然只是地阶,可这一下,运出的,是李茂昌他们那些泰山北斗的行气。

老头儿眼神骤然一暗,倒是想躲,可根本没躲得过。

七星龙泉的煞气炸开,结结实实的劈过了他的额头。

按理说,他的脑袋,会被直接削下来。

可“当”的一声响,我虎口顿时就是一阵剧痛——妈的,好硬!

而一抬眼看到了老头儿的脑袋,我耳朵里顿时“嗡”的一声。

只见老头儿的皮肤,被我削下去了一大片,露出来的,却不是血肉,而是另一种东西。

是一种很深的暗红色——好像凝固的血。

那是一层硬壳,一层鳞甲。

九丹灵物的,真面目?

他抬起手,缓缓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以一种十分怀念的语气说道:“可有了日子,没触碰到外面的空气了……”

我就知道……这个“聋哑老头儿”,对九丹灵物来说,只是一层皮!

而他歪过头,五根指头一并,对着我的脖子就扫过来了。

我判断出来方位,一只手撑在了滚烫的地面上,翻身就是一躲——这一躲,确实是尽了全力,可在九丹灵物面前,这一下称得上十足狼狈。

我身子失去了重心,咕噜噜滚出去了老远,猛地撞在了一个人身上。

“哎呦……”那人顿时就是一声惨叫,跟杀猪的一样:“你要杀人,去杀这几个坑蒙拐骗的,我啥也没干,啥也没干!”

是那个黑膏药。

差点把这货给忘了——他进来看热闹,还他妈的没走呢?

不对,这周围都是一个大火圈子,这货想走,也绝对走不了!

而被我这从天而降的一撞,他更是吓的魂飞魄散,两只手四下里乱抓,像是想找一个救命稻草。

你上哪儿找去?

我抬手想把他给扒拉开,可他一只手攥住了我就是不松:“你带我出去,你现在就带我出去!”

我带你大爷!

你还挺会找,跟着我,你死的更快!

果然,这个时候,风声一掠,一个身影穿过一片大火,猛地出现在了我面前。

那嘶哑的声音说道:“我知道你身份尊贵,有心给你留一个全尸,可你这么挣扎下去,我就只能不客气了……”

全尸?

我还没来得及吭声,黑膏药一把抓住了我的衬衫:“我不想死啊……”

你人品卑劣,反正混不到什么好下场,早死早超生。

而他这么一抓,我想把他从身上拽下来的功夫,那个嘶哑的声音,已经呼啸而至了。

一股子凌厉极了的力道,对着我心口就下来了。

黑膏药还缠在我身上,我脑子里想起来了老黄。

说是找个抬杠的人,能保平安——这他妈的什么情况?催命符还差不多!

而这一瞬间,那个力道,已经对着我下来了。

躲不开了……

我觉出来,力道没到,我身边的那些东西,禁不住气劲儿,已经先经受不住,噼里啪啦,碎的到处都是!‘’

这个劲头,到了人身上,那……

谁知道,那股子力道一撞,我浑身一震,却并没有跟预想之中一样,成为一堆碎尸块。

却听到,那力道打在了我胸前,就是一声巨响。

巨响?

我一抬眼,愣住了。

那个力道,确实应该把我心口给贯穿了。

可好巧不巧,黑膏药在我身上一番乱抓,不经意之间,把我放在身上的赤水青天镜给翻过来了。

花纹对着我,镜子那一面,正对着外。

老头儿的力道,不偏不倚,正撞在了赤水青天镜上。

那股子力道——也由赤水青天镜,撞到了它自己身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