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67章 面含衰气

原来——赤水青天镜的真正作用,是能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?

难怪那位降妖真君能拿着这个做随身法器——真倒是个现世报,免得冤枉了谁!

而老头儿身体猛地往后一退,踉跄了好几步。

那个力道,是要置我于死地的,绝对不小。

这一瞬,它身上的皮,全部被自己的力道,震的风化爆裂开了。

随着那些皮的消失,我们面前,轰然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。

也是一条赤焰蟒。

之前那个赤焰蟒,体格就已经十分触目惊心了,可是跟老头儿的元身一比,之前那条,简直跟蚯蚓差不离。

那个赤焰蟒,身上宛如流淌的岩浆,而老头儿的元身,直接冲破了屋顶,把这一方残垣断壁,盘踞的满满当当的,一身坚硬澄澈,宛然,像是披着一身的红宝石。

更出奇的是——它的头颅上,隐隐约约,竟然像是有两个小小的角!

那个模样气度……跟壁画上的神龙,都差不多了!

对了,蟒生角,即将成为应龙了?

我就说嘛——堂堂一个九丹灵物,半步仙境之内,为什么还要用燧仙石来害人?

眼看着,老头儿做的这一切,都是为了那个吃人的“小”赤焰蟒。

它们两个之间——什么关系?

“妈耶……”

眼前这一幕,已经超过了黑膏药能接受的范围,当时就是一声惨叫:“老头儿变成,变成怪物了……”

我的心猛地就揪住了。

而这个时候,从火堆里忽然冲出个人来,一把将我抓了起来,拉在了背上:“哥,打不过,咱们就跑!”

哑巴兰。

可这是九丹灵物,哪儿有这么容易!

我立马揪住了哑巴兰:“撒开我,你们先撤——还有个小孩儿呢!”

程星河一直把那个小孩儿背在了背上,哪怕刚才跟哑巴兰帮忙拉金丝玉尾的时候,也没松开。

黑膏药跌跌撞撞也要爬起来:“还有我——还有我——都是你们连累的我!”

不过,黑膏药的三魂七魄吓丢了一半,站是站起来了,可根本也站不稳当,一步两个跤。

这个时候,只听“哄”的一声响,老头儿的元身猛地一摆,整个屋子全部被扫平,砂石瓦砾,跟下雨一样,噼里啪啦对着我们就打下来了。

哑巴兰两只手要背我,哪儿顾得上自己,躲闪不及,一大块砂石直接打在了他脑袋上,汨汨就流了血,可他不管不顾,像是连疼都没觉出来,一门心思,奔着前面就跑。

我立马抓住了哑巴兰的肩膀,吼道:“撒开我!”

哑巴兰声音比我还大:“要跑一起跑,死也不撒开!”

这傻玩意儿!

老头儿元身要弄的是我,因为燧仙石在我手上,你要是不撒开我,它不会放过咱们的!

“都熬到这个时候了,把你扔下,”程星河的声音也从一边响了起来:“那我们之前的努力,就白费了?”

程星河背着小孩儿,跟夏明远也一起出现了。

他们三跟刚才黑煤窑里被解救出来一样,浑身不是伤就是焦黑。

但还好——他们三,全能跑,显然没啥大事儿。

可话说到了这里,只听“哄”的一声巨响,我立马就判断出了:“艮方,躲!”

他们三个一听,还没做出反应,一道巨大的东西,就对着我们三个冲了过来。

是老头儿元身,硕大的尾巴!

不光如此,只听“哄”的一声响,我们身后就是一阵灼热,回头一瞅——老头儿的元身,昂首怒视着我们,张开了血盆大口,竟然生生喷出了一大股子火!

是听说,灵物到了九丹的程度,本身也有了法术,这个老头儿元身,就能控火!

一行人全被包在了火圈里,根本就出不去!

这下是坏了菜了……

我从哑巴兰身上挣扎下来,回头就看向了那个庞然大物。

可这一看,我忽然发现,这个赤焰蟒的头脸上,出现了一个十分奇怪的气。

现在,这个东西已经不想着对着我们遮掩什么,浑身笼罩着的,是一层极其澄澈的青气。

可现在,它的头脸上,从额头到下颚,贯穿而下,是一种晦朱色,颜色暗沉。

我还真是第一次相看灵物的面相——这是“衰”气啊!

悲风苦雨何时来,天庭地阁一道衰。

这个灵物的额头到下颚,正能对应到人的天庭和地阁。

一旦出现了这种“衰气”,那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它现在——身体出了大变故。

我顿时振奋了起来。

于是我一把将哑巴兰他们推开,抬手运了行气。

虚危室壁天半阴,奎娄胃宿雨冥冥!

这一下横扫过去,半边火圈子被行气一冲,生生灭了一半,火星子被兜起来,下雨似得四下里弹跳,对着那个庞然大物身上就过去了。

“咣!”

眼瞅着这个庞然大物一身坚固,可却没有刚才那么敏捷,竟然没能躲过去,这一下,吃痛就是一个滚儿,血盆大口再也没忍住,也是一大口血喷了出来。

果然!

这东西刚才给我那一下,想必也是用尽了全力——乍一看看不出来,它其实也被赤水青天镜,反弹出了很重的内伤!

我就说——这个是九丹灵物,除非它自己,否则,谁能伤它!

吃了这么多人,造了这么多孽——多行不义必自毙!

程星河顿时高兴了起来:“合着这家伙外强中干啊——七星,拿出精神头来,咱们灭了这玩意儿,给那些被吃的人报仇!”

似乎是听到了这句话,那个老头儿的元身,猛地就挣扎了过来,死死的挡在了那个失去了燧仙石,已经僵直在地上的“小赤焰蟒”。

看这个意思,自己出什么事儿,也要保护同伴。

哑巴兰甩下额头上的汗,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这东西是阴狠毒辣,但是,对同伴儿倒是挺讲义气的。”

也不能说是“义气”吧。

而那个大赤焰蟒,自己显然也已经觉出来自己的身体状况了,就想着速战速决!于是,硕大的身体一滚,对着我就要压下来,想取走我身上的燧仙石。

这一下,带着千钧之力,我们脚底下一颤,只觉得跟地震一样。

但比之前,明显差远了。

我心里有了底,抬起了七星龙泉,运气往它身上一蹬。

它是想甩开我,但是它已经没有刚才那个速度了。

亢宿大风起沙石,氐房心尾雨风声!

这是杀招。

谁知道,大赤焰蟒忽然张开大嘴,对着我又是一团子火。

我心里一沉——我低估了它了,身体伤成了这样,还能坚持着喷出火来?

刚要躲开,可这一瞬,一个身影不知道从哪里一闪而过,一道流光闪过——竟然直接把大赤焰蟒的血盆大口给束缚住了!

老板娘?

“还等什么呢!”老板娘的身体已经被同化的很严重,都不知道是怎么使出来的这个力气,只听她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快动手!”

而喷出这一道火,嘴又被束缚住,大赤焰蟒最后的精神,也耗尽了。

它看我的眼神——也是说不出的不甘和悲凉。

好像,风沙来袭之前的老骆驼。

而它一摆头,还要冲我砸下来。

金毛呼的一声蹿了上来,也死死的咬住了它的脖颈。

那东西吃痛一阵痉挛,这是最好的机会,我已经没法犹豫了。

七星龙泉摧枯拉朽,直接把它头上的角,死死的钉在了地上。

这东西轰然落地,发出了一声哀鸣——跟之前那个小赤焰蟒发出的声音,一模一样。

那声音苍凉摄人,带着愤怒,也带着不甘。

它的头被钉住,身体再怎么翻滚,也没法作祟了。

可就算这个时候,它的身体,还是要去护着那个“小赤焰蟒”。

我这才松了一口气,身子一摇,直接坐在了地上——地上滚烫滚烫的,能烤山芋了,可我真的站不住了。

我忍不住问道:“那个小的赤焰蟒,是你妻子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