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970章 床下玄机

而这个时候,是那个小孩儿已经从程星河身上下来,直直的盯着我。

我接触到了小孩儿的视线,就反应过来了——两个赤焰蟒还放在这呢!

我回头看着那个小一点的赤焰蟒。

那个小的赤焰蟒,也一样是危在旦夕。

大赤焰蟒拿自己的命和灵气来做交换,我要是白拿东西不干事儿,那就等于说欠下了一笔因果债啊!

本来昨天晚上就在大赤焰蟒那受了一身的伤,现如今,脑子也是乱糟糟嗡嗡作响。

我连忙说道:“我也知道,你们想报仇,可是……”

冤冤相报何时了?

不过这话——血海深仇的当事人说可以,从我嘴里说出来,就不像回事了,只显得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小孩儿却摇摇头,大声说道:“大叔,我知道,你已经帮我们报仇了,我就是想……”

小孩儿忽然跪下,对着我就是一个头:“谢谢你!”

剩下的本地人一听,哗啦啦全跪下了一片。

这个阵仗挺大,比我大的也有不少,弄的我挺不好意思,连忙摆手:“受不起受不起!”

可那些本地人全说道:“要不是你,我们还不知道要担惊受怕到什么时候!”

还有一个人就问道:“这个……怎么处置?”

我盯着那两个赤焰蟒,一寻思,就问道:“山上有没有特别温暖的地方?比如,什么地热泉之类的?”

本地人猛点头。

那就对了,赤焰蟒喜欢热,一定住在有火有岩浆的地方。

这地方要是有地热泉,那它们的巢穴,应该就在那个地方。

我就让哑巴兰帮忙,把两条赤焰蟒,带到那地方去——其他人也不敢碰这两个赤焰蟒。

到了地方,我把它们给安置下来,小赤焰蟒碰到了那滚热的山间岩缝,虽然眼睛还没睁开,但是身体已经舒展开了,青气虽然依旧稀薄,但勉强也还算稳定。

而大赤焰蟒,浑身的青气,已经散尽了。

哑巴兰问我,这个怎么办?

程星河插嘴:“这可是传说中的灵兽赤焰蟒,它的鳞甲,那可是能防火防盗防闺蜜……呸,防火的,那是无价之宝,七星,我看……”

人家都把灵气给我了,我还去打鳞甲的主意,那我心里过不去。

程星河十分失望,戳我脑袋,说我地上放着钱都不捡。

哑巴兰则看着我:“照着它的意思,它要在妻子醒来之后,隐藏行迹,那就只好……烧了?”

赤焰蟒是不怕火烧的,我摇摇头,说算了——留在这里也行,跟它说那个大赤焰蟒羽化成仙,皮囊蜕去不要就行了。

哑巴兰挠了挠头皮:“它能信吗?”

怎么不能?你要是说大赤焰蟒死了,它才不信。

而这个时候,一个人凑了过来:“哥几个,我也不能白忙活——我看这样,不如把这个大家伙给我,我找个车拉集市上去,弄一个大棚子,挂个展览牌,一人收十块钱,嘿!”

他一拍大腿:“坐着数钱!”

黑膏药。

妈的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,这货怎么还好端端的呢?

程星河跟我想到了一处去了,琢磨了起来:“你说着也怪——这货天天在聋哑老头儿那作死,怎么聋哑老头儿没把他给拾掇了?”

我也觉得奇怪。

我就问黑膏药——你不是跟着老头儿长大的吗?就没觉得出来,老头儿不对劲儿过?

黑膏药去摸大赤焰蟒的鳞甲,没心没肺的说道:“我是觉得不对劲儿——你说好端端的,不养着我了,把我赶出去干什么?妈的,原来是被畜生给占了躯壳了,哎,你说我把我身上的事儿,卖给那些写的怎么样?那家伙,写出来就能火,准能分给我一大笔版权费,名字就叫张晓明的妖孽人生!”

你是够妖孽的。

不过,这会我才想起来——当初老黄那话说的还真是不错,之前要不是他瞎抓乱挠,把赤水青天镜给翻过来,那我肯定打不过九丹灵物,现在已经不知道什么样了。

而再一瞅黑膏药的父母宫,倒是看出了几分端倪——这货的祖上,竟然给积攒了一些阴德。

难不成,是他那对碰瓷的父母,或者他们家祖上,曾经在无意之中,帮过大赤焰蟒什么?所以,大赤焰蟒只是赶走他,也没伤了他?

不过真正的原因,恐怕已经没人能知道了。

再说,这货哪怕有阴德,这么透支下去,也透支不了多长时间了。

也许这一切,冥冥之中,早就有注定了吧。

可这一错眼,我忽然发现,那个巨大的赤焰蟒身下,像是闪了一道光。

好像——有一道小小的火苗给亮了起来。

我一皱眉头,那是什么?

可再想仔细看,就发现那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。

看错了?

后来才知道,这一下,竟然是另一件事儿的转折。

我当时没多想,直接揪住了黑膏药的领子,就把他拽出来了,回头摆了一个简单的阵。

虽然比不上苏寻,可抵挡黑膏药是绰绰有余,看他还怎么进来捣乱。

黑膏药一回头发现赤焰蟒忽然不见了,跳脚就要急眼,也没人搭理他。

我心里暗暗跟大赤焰蟒告别,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吧。

这件事儿好歹算是处理完了,可这个时候,夏明远忽然跟想起来什么似得:“对了,老板娘呢?”

老板娘之前一直蹲在地上,凝望着那两个赤焰蟒,后来,我们处置起来,她也没说什么。

等到下了山,我一眼看见老板娘,竟然还蹲在那个地方,竟一点都没动劲儿!

本地人瞅着老板娘变成那样,也觉得奇怪,正围在一边议论,说老板娘可能是吓丢了魂了,得找人看看,一见我们回来,倒是有了主心骨,叫我们给老板娘叫魂。

我一下就觉出不好来了。

果然,靠近了一看,老板娘的眼神已经不对劲儿了,整个涣散开了!

我立马伸手想把她给拉起来,可一碰到了她的皮肤,我的心陡然就是一提。

老板娘的皮肤,不再是滑嫩的,而是毛糙糙的,拉手,就好像长了一身细小的鳞片!

低头一看,老板娘的皮肤,在晨曦的照耀下,竟然逐渐出现了一些圆圆的花纹。

跟赤焰蟒身上的花纹,一模一样。

不光如此,她的五根手指,已经并在了一起,好像整个人,都在朝着蟒的方向变!

同化的已经越来越厉害了……

程星河和哑巴兰也跑了过来,结果一闻这里的味道,都皱起了眉头:“好腥气……”

蟒的身上,确实会有腥气。

但只有生命垂危的时候,腥气才会异常厉害。

老板娘有危险了。

这样不行,放着不管,老板娘会变成一个怪物。

我立马就掐上了老板娘的人中:“你清醒一点,先坚持住,我们帮你找医生……”

可话说到了这里,我就想起来了,她这个同化,一般医生,哪儿治得好啊!

而白藿香黄二白,离着这里又远,等找到了他们,恐怕早就来不及了。

除非——我立马说道:“你告诉我们,摆渡门怎么进!”

只有找到了摆渡门,才能进去把她交给摆渡门的人。

摆渡门里——有玉虚回生露,这是仙药,不是能起死回生吗?一定能救到她。

老板娘勉强睁开了眼睛,一看到了她的眼睛,夏明远也吸了一口凉气。

老板娘的瞳仁,竟然已经变成了一条竖线,颜色是妖艳的鲜红——就跟赤焰蟒一样!

她微微一笑:“你帮了我的大忙,我得谢谢你,可是……职责所在,我死了,也绝不能给外人,开摆渡门的门。”

“你这么说没道理……”我立马说道:“我可听说,前一阵有个叫江辰的进去了!”

老板娘一听这个名字,微微就皱起了眉头:“江辰?”

她显然也在绞尽脑汁的想这个人是谁——可是,她的神志,已经不太清楚了。

好像,根本就想不起来!

这下可麻烦了,程星河立马也跟着我一起给她掐人中:“老板娘,你可得清醒清醒,你要是死了,我们这一场,可就白忙和了!”

可老板娘张了张嘴,声音也开始不清楚了。

我看见,她的舌头,竟然微微有要分叉的迹象了。

夏明远回头看着我:“这样不行——看这个程度,过不了三两个小时,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了!”

这三两个小时,就必须得找到摆渡门的入口?

我倒是想呢!

可来了这么长时间,都没找到,这三两个小时,上哪儿去找?

进门,进门……我立马背上了老板娘,奔着她的旅舍就过去了。

既然那个旅舍是她们摆渡门进门的地方,有什么机关,势必也在那附近。

可到了旅舍,虽然里面一股子让人心驰神往的异香,可细细一看,里面的家具摆设,也没啥不一样的。我们又不会破阵,摸了半天没摸出什么来。

一行人着急,就分头去找线索,我则先把老板娘放在了挂着大幔子的床上。

可我一掀开老板娘被子,忽然发现,床板下,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