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76章 留辫小孩

来的,竟然是个小男孩儿。

看上去也就七八岁,胖乎乎的,好像动画片里的人参娃娃——是了,这个小男孩儿,脑袋上还真垂着个辫子,里面绞着一股红绳。

跟摸龙奶奶家那个熊孙子一样。

我记得摸龙奶奶家熊孩子留辫子,是因为几代单传,留辫子是要把孩子“拴住”,生怕夭折。

这小孩儿也是一个“大宝贝”?

这会儿天色已经全黑了,那么小一个孩子,在这么黑的地方,竟然一点没害怕,反而蹦蹦跳跳的。

显得孩子,上个厕所都得有人陪着,这一个小孩儿走夜路,给人的感觉非但没有可爱的感觉,说不上为什么,反而让人怪瘆得慌的。

我冷不丁就想起了老头儿叮嘱我的一句话。

出门在外,一不惹老,二不惹小——因为惹不起。

刚想到了这里,那个小孩儿忽然就开了口:“八黑,八黑!”

这话莫名其妙——什么叫八黑?

我倒是听说“巴扎黑”。

而话音未落,四面八方,忽然冷不丁窜出了很多黑色的东西。

那个速度,我的心一下提了起来——就像是数不清的黑色冤魂汇集过来一样!

看清楚了,更是吃了一惊。

这是摆渡门,自然不是什么冤魂——竟然是刚才那些黑色的豹子!

而其中一个豹子,直接扑到了小孩儿面前!

这个场面,叫谁见了,不得倒抽一口冷气?出于本能,甚至想扑过去救下孩子。

可我心里清楚——那个小孩儿,绝不是一般的小孩儿。

果然,那个豹子到了小孩儿面前,乖顺的低下了头——倒像是在给那个小孩儿行礼!

小孩儿一直胖乎乎的手摸到了豹子的头上——他藕节一样的白胖胳膊上,也挂着一丝红绳。

“是么……”小孩儿撩起了眼睛——那是一双人见人爱的杏仁大眼,好像年画宝宝一样,可那双大眼睛里,却带着一抹冷冷的光:“十二黑呢?”

几个黑豹拱过了一个黑漆漆,好似垃圾袋一样的东西。

我立马辨认出来了——卧槽,这不是之前那个要咬我们,被我反击撞墙上那个八丹黑豹吗?

那个黑豹的椎骨可能被撞出了问题,身体软绵绵的。

小孩儿蹲下,一只手摸在了黑豹的背上:“那个献燧仙石的找到这来了?”

我?

而且——这个小孩儿,能跟黑豹交流?

人猿泰山吗?

我回头想看看小龙女什么表情,可小龙女摁住了我的头,意思是让我千万不要吭声。

“灾星现世挡不住,”小孩儿接着说道:“进来了,就给我找。”

话音未落,那个黑豹冷不丁就从地上一跃而起!

我顿时愣住了——那个黑豹椎骨伤了,这么短时间就能起来?

白藿香黄二白甚至江长寿三个人加起来,恐怕都没有这个本事!

只是因为——那个孩子摸了一把?

而这个时候,我背上的小龙女暗暗吸了口气。

我听着,像是倒抽冷气。

她果然在紧张!

果然,这一下,一个黑豹忽然回过头,一双翡翠似的眼睛,就投到了我们所在的位置上。

不光那一个——其余几个黑豹,也跟着看过来了!

被发现了?

果然,不少黑豹陆续回头,甚至几个离着我们比较近的,奔着我们这边就扑过来了!

那个小孩儿也站了起来,冷冷的盯着我们所在的位置。

你大爷了!

小龙女抓住我脖颈的手,也一下就紧了。

而我脑子一转,一只手就掏到了自己怀里,以最快的速度,把一袋子辣条一下扔到了一丛树下。

但愿——它们爱吃!

果然,辣条的香气猛地弥漫了出来,那些黑豹虽然是灵兽,但到底是在摆渡门里与世隔绝,根本就没闻到过辣条的味道,出于好奇,一下全扑过去了!

甚至——好几个黑豹,还因为互相争抢起来,厮打出手!

我暗暗松了一口气,辣条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发明的——按理说,该得诺贝尔奖。

可是,这辣条也不是吃不完,只要一抢完了,那我们就更危险了——一帮黑豹一拥而上,还不现场把我们给刨成了肉丝?

得赶紧跑——可上哪儿跑?

小龙女都没有吭声,难不成,这地方连她都找不到生机了?

而那个小孩儿,一步一步,对着我们所在的方向,就给走过来了:“是不是,哪个贵客到了?”

我一身鸡皮疙瘩全被激起来了。

那个稚嫩的声音,却完全没有孩子天然的童真——反倒是阴冷老成,倒像是个不知道多少岁的老妖怪,在个孩子身上,借尸还魂了一样!

而这个时候,辣条也被处理的差不多了,大多数黑豹没争抢到,心情显然也十分愤懑,猛地回过了头,冲着我们的方向就看了过来。

这下坏了菜了,我既不能上天,也不能遁地,还能上哪儿跑?

可是,越到了这个时候,越不能慌——我一双眼睛,拼命用观云听雷法,来观测这附近——正在这个时候,我就看到了,我们身边三步半的位置,隐隐带着点碧桃色。

我顿时就兴奋了起来——碧桃色是一种吉兆的颜色。

而且,是大吉兆!

《气阶》上说,逢凶遇碧桃,生门一步遥。

更何况,那个位置粗略一看,一个石墩似人头,一把芭蕉赛凤尾,正是“仙人骑凤”势,这是绝处逢生的意思!

石墩和芭蕉中间,必有生路!

这一瞬间,数不清的黑豹猛地对着我们就扑了过来了。

与此同时,我也用上了自己全部的行气。

角亢二星太阳见,氐房二宿大雨风!

这一句,是把自己速度提到最快的调息诀!

我感觉到,风在耳边擦过,脚在豹子溜光水滑的皮毛上擦过,我对着那个仙人骑凤位就过去了。

结果窜过去了之后,十分尴尬——这个“求生位”,一点变化都没有。

而那个小孩儿,和黑豹见到了我猛然窜出,都有些意外。

小孩儿盯着我,随即就是一笑:“好久不见了——你倒是没变。”

啥?好久?

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——你认识我?

而那个小孩儿接着就说道:“我就知道,你早晚会来——一直等着你呢。”

啥意思啊?

该不会,又是认错人了?

还是——我的心一下提了起来,梅姨说,我跟王八蛋爹长得一模一样,他说的好久——难不成,他见过我那个王八蛋爹,以为是我?

万万没想到,王八蛋爹,跟摆渡门还有交情?

而他继续自顾自用那种诡异莫名的老成腔调孩童音说道:“果然,你想把那东西给放出来……

我立马激动了起来,就想说话,可刚一张嘴:“你什么时候见过……”

话没说完,脚底猛地一松。

我和背上的小龙女,跟爬灯台偷油吃的老鼠一样,叽里咕噜,就滚了下来。

这地方,是个陷阱还是什么?

不,比起陷阱,这是个暗道?

难怪——是能逃生的!

这也不是我第一次掉到不知名的地方了,堪称经验丰富,更别说有蛟珠护身,身体总会找到平衡,绝不至于摔死我。

果然,身体已经顺着蛟珠做出自然反应,想以伤害最小的姿势落地——也就是,就地打滚,把这个下坠的力道给化解开。

可我立刻就反应了过来——不能让小龙女落地!

我猛地强行逆转过身体的反应,回过身,就把小龙女抱在了怀里。

“咣”的一声,我背部落地,后心承受了强大的冲击——一般人可能直接就把椎骨给摔断了。

但是我用二十八星宿调息,运了行气护身,人倒是全须全尾,但到底是肉眼凡胎,嗓子眼儿里一甜,就撞出了一口血。

一睁眼,我就看见小龙女完美无瑕的脸就对在我鼻尖上,她身体没落地。

我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抬起头,这才后怕——不是仙人骑凤吗?这么深?

小龙女也知道我为什么选择这个方式落地,眼里,滚过了一丝感动。

我勉强支撑着自己爬起来,就反应过来了:“那小孩儿到底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