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978章 梁上白鸟

这地方跟图书馆一样,有很多高高的架子,分成了一个一个的格子,上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,药香就是打这里传出来的。

只是——那些格子快赶上银河里的星星了,我头皮一炸,怎么找?

于是我就问小龙女:“玉虚回生露在哪儿?”

小龙女只顾着看手机:“没看到。”

奇怪,小龙女都没看到——难不成,玉虚回生露没在这附近?

可这地方,分明是个大药房,这里都没有,会在哪里?

我抬着脖子就四处看了看,那些药材的名字,都写在抽屉拉门上,有见过的——灵地黄,百丈青,也有没见过的,七花七团,九子珠母,也不知道干什么用的,要是白藿香在这里就好了,这叫一般人进来,那他娘不是抓瞎吗?

正这个时候,我看见里面拐角,还有一排小柜子,样式跟外面的大柜子不一样。

是金刚铁柏打造出来的。

哟,跟天师府的梁柱是一个材质——这东西坚硬无比,打造起来极其费力。

而这一排小柜子里面,全都上着精致的团花八爪龙锁,外面也没写药物的名字。

就好比你上农村,从外面一看,谁家的防盗网拉的高,玻璃碴子布的密,就说明谁家有钱一样,这欲盖弥彰,里面铁定放的是好货。

我有点高兴,一只手就要放在团结八爪龙锁上,结果手还没落下,小龙女就心平气和开了口:“我要是你,就不动这里的东西,除非,你嫌自己活得长。”

我顿时倒抽一口凉气——这么说,这地方是放剧毒之物的。

那就算了,再往里面看,还有一个巨大的丹炉,修仙的几个主要项目,一个是练气,一个是炼丹,丹炉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。

现如今,那个丹炉正缓缓往外冒着紫烟,里面应该也在炼制着什么东西。

我顿时有些泄气:“那玉虚回生露在什么地方?”

“最珍贵的东西,当然是在最要紧的地方了,”小龙女答道:“我劝你再在这稍等一等,能出去的时候,我自然告诉你。”

果然,哪怕在摆渡门,这东西都是紧俏货。

而小龙女话音未落,外面又是一片嘈杂,显然又有不少人撵过来了,总不能出去硬刚,只能先藏在这里,等着风头过了再慢慢找。

结果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:“你来啦?”

卧槽这个声音吓的老子虎躯一震——这地方还有人?

可一抬头,才看到说话的,竟然是个白鸟。

丹炉上方的梁柱,挂了一截子横木,那白鸟浑身雪白无暇,拖着长长的尾巴,脚上拴着链子,正在上头歪头看我。

那个神态,一脸好奇,妥妥跟表情包里的吃瓜群众一样:“吃了吗?”

那声音学人学的惟妙惟肖,可又带着点滑稽,十分好玩。

没吃,有点饿。

我倒是看见过鹦鹉和八哥说人话,这是什么玩意儿,也会说人话?

而且,澄澈的青气——这摆渡门的东西,就是高端,八丹灵物满地走,天阶能力多如狗。

说来也是后怕,要不是才从李茂昌他们那弄到了一些行气傍身,我一个地阶二品上这里来,那真是纯属作死。

不过这鸟倒是没跟黑豹一样扑过来咬人,而是跟一个普通的鸟一样,在横木上蹦来蹦去的,一个劲儿歪头看着我:“吃的啥?”

我察觉到,它一只脚的脚皮,都被脚环缠的磨损了很多,看上去怪可怜的。

于是我就随手从自己的破衣烂衫上扯下了一点棉布,塞在了它的脚和铁环中间的缝隙里填满,好歹能舒服点。

那白鸟倒是很通人性,对着我就不住的点头:“谢谢,谢谢!”

但马上,那个白鸟抬起头看向了外面,眼神有些警觉:“灌水的来啦!灌水的来啦!”

灌水的?

小龙女显然也听到了什么,立刻说道:“坤位偏左!”

“吱呀”一声,木门被推开的声音就响了起来,坤位偏左——我这就看见,那位置有个挺大的石榴红帐子,于是背着小龙女就蹿了进去。

帐子才刚落下,脚步声就进来了,透过帐子的缝隙,我就看到,一个瘦骨嶙峋的人进来了。

这个人有可能是大黑痦子的同门——那个不耐烦和惫懒劲儿,简直跟大黑痦子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,倒是让人看的倍感亲切。

那人趿拉着一双黑鞋进来,抬手就在香炉一个龙嘴的位置灌进了一瓢水,接着,就踮起脚尖儿,懒洋洋的把那个白鸟给扯下来了。

卧槽?他要干啥?

而他一只手抬起了白鸟的翅膀,忽然跟挤番茄酱一样,就把白鸟的翅膀打开,把白鸟的血,一滴滴,滴入到了丹炉里面!

我心里一提——原来,这个白鸟,是炼丹的材料?

白鸟显然一阵剧痛:“疼死爷啦!疼死爷啦!”

懒汉把白鸟放回到了横梁上,接着懒洋洋的说道:“听见外面动静没有?咱们这没进来什么人吧?”

我心里一提,就知道不好了。

白鸟把个头摆的跟拨浪鼓似得:“那哪儿能呢!那哪儿能呢!”

白鸟倒是很讲义气,只是……

那人绝对不是平白无故问的!

果然,那懒汉一撩眼皮,忽然目光如电:“那你脚环里的布料,是哪儿来的?”

这下坏了——多此一举酿大祸!

白鸟不吭声了。

而那懒汉一只手猛地掐住了白鸟:“你说不说?”

白鸟剧烈的挣扎了起来,可因为窒息,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,显然正经受着极大的痛苦!

我的心一下就提起来了,别提多后悔了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只手不知道从哪里伸了出来,抓在了我的手上。

小龙女?

不——小龙女的手,都在后面玩儿手机。

这个帐子里——我脑瓜皮一炸,还躺着其他人!

果然,这一瞬,另一只手,捂在了我嘴上。

我闻到了一股子似曾相识的异香。

我回头一瞅这个人,就愣住了。

竟然——是老板娘?

而老板娘对我摇摇头,意思,是让我千万不要出声。

竟然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