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79章 石榴红帐

我赶紧把视线给错开了,耳朵烧了起来。

没想的是,老板娘用的是外敷药,肌肤一层药膏,这种治疗自然是不方便穿啥的。

不管多好看,也不是我该看的。

但是眼角余光一看老板娘的手,我放心了不少——她手上的细鳞,已经越来越小,身上的“花纹”,也越来越淡,显然正在痊愈。

我还差点忘了这号人了!

老板娘被同化的厉害,就是为了送她才急急忙忙进摆渡门的。

一进来,就听说她被弄什么“药庐”来了,那可不就是这里吗!

而那个灌水的人已经冲着这边走过来了:“夏姑姑——你醒了吗?”

老板娘开了口:“醒了。”

她的舌头先前分了叉,说话声音还是有些含混不清。

说着,就抓着我的手,让我躲在被子里面。

可那个灌水的显然不相信,一步一步趿拉到了床前,缓缓说道:“咱们这,进来人了。”

老板娘装成很吃惊的样子:“是吗?竟然有人敢进摆渡门,好大的胆子——那你可得好好找找!”

“药庐我都找了,没有,”灌水的接着说道:“来的时候,外面都是咱们的人,估摸着,那人来没走,现如今,咱们药庐里,就还一个地方没找到。”

就是——这个帐子里。

老板娘吸了口气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灌水的一只手,就要拉在石榴红帘子上:“你身体还不大好,也许,那个外人闯进来,你也没察觉——或者,我还听说了,你就是那个灾星亲自送进来的,该不会……”

妈的,这一层关系,他都能调查的这么清楚?

我心里微微一沉——我可别把老板娘也给连累了。

“放屁!”没成想,老板娘看似娇媚,声音倒是猛地凌厉了下来:“林二癞子,你阴阳怪气,意思是说,是我把他带进来的?”

卧槽,这个清者自清的势头,连我都差点信了。

灌水的声音很轻佻:“我也没直接说,你何必发这么大脾气呢——你要自证清白也行,帘子掀开给我查查,大家省事儿。”

说着,一只瘦骨嶙峋的手,竟然就从石榴红帐子里伸进来了!

这下子非同小可,老板娘厉声说道:“你明知道我正在治疗同化,身上什么样,你要是敢掀帘子,我夏蝉不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当泡踩,我不是人养的!”

那只手猛的僵住了。

但只迟疑了一秒,那只手就又伸了进来:“夏姑姑,要是别的时候,我是万万不敢动你的,只是今天的事情,事关重大,我不得不小心成万无一失,大不了,以后我再亲自给你道歉!”

老板娘的手猛地就攥紧了,妈的,这要是真的被抓住现行——我和小龙女倒霉不说,还得把老板娘给牵连上。

这让人于心何忍?

我不自觉的下了狠心,一只手抬起来,就要把背上的七星龙泉抽出来。

可一瞬间,我的手就被摁住了,背后传来了小龙女的气声:“不着急。”

不是,这都火烧眉毛了,还不着急?

与此同时,我忽然就听到了一阵破风声,对着帐子就冲了过来。

这个行气青中带白,正是神气——背着杠子的欧阳油饼?

果然,那只瘦骨嶙峋的手才伸进来了一半,一抹血痕,顺着手指,就滴落在了盘花缎子面的锦被上!

灌水人的声音气的变了形:“欧阳油饼——你好大的胆子……”

可话没说完,就被欧阳油饼给抢白了过去:“我看你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你敢夏蝉的帘子,活腻歪了!”

对了!

我心里猛地振奋了起来——欧阳油饼对老板娘那是一往情深,先前就是误会我打老板娘的歪主意才喊打喊杀,那个脾气,深得爱情剧女主角真传,面对误解,头不抬眼不睁,我不听我不听,恐怕是天字第一号的糊涂蛋。

灌水人的手终于缩了回去,外面“咣”的一声,就是一道行气相碰,石榴红帐子被掀起一条缝,我看到他们俩死死刚上了。

用观云听雷法看出来,欧阳油饼的行气刚猛有余,但比起灌水人,灵活不足,显然五行属木,而灌水人的行气灵活过甚,力道逊饼哥一筹,应该是五行属水。

当然了——我只是出于观众的角度,站着说话不腰疼,这两个人的能力,跟我不是一个次元的,简直是让我开了眼,要不是饼哥出现,我跟这个灌水人交上手,还真未必能全身而退。

这俩人厮杀的很厉害,把一边的药格子都震的嗡嗡作响。

老板娘显然也着了急——也怕拖得时间长了,把外面的人引来,真的把事情闹大,立刻说道:“欧阳油饼,我怕吵……”

老板娘一句话,简直就跟圣旨一样,欧阳油饼得了令,小宇宙瞬间就熊熊燃烧了起来,手腕子一翻,那个大木杠子就从背上转出了一个花儿,对着灌水人就打了过去。

水利木——欧阳油饼占上风!

果然,这一下,灌水人躲闪不及,脑袋被大木杠子重重撞上,人跟个面条一样,当时就软了下来。

干得好!

这让我很想一拍大腿——老黄说的保平安抬杠人,八成就是这位饼哥!

欧阳油饼踹了灌水人一脚,立马冲到了帐子前面:“夏蝉,我来晚了——这一两天,让你受委屈啦!”

老板娘吸了口气,这才说道:“谢谢你来的及时。”

这把欧阳油饼给高兴的,简直要抓耳挠腮:“也没什么,我,我倒是想谢谢那小子……你好久没跟我说话啦!”

老板娘也有些尴尬,这就说道:“你——你也知道我现在不太方便,等我好了,再重谢你,现如今,我得休息了——林二癞子讨厌的很,你把他拖走,我不想听他啰嗦!”

“自然!”欧阳油饼一脚踹在灌水人身上,灌水人跟个死鱼一样,咕噜噜就滚出去了老远。

我心里清楚——老板娘是想清场,让我找机会逃。

我听着,外面也安静了不少,心里高兴了起来,一会儿跟老板娘打听出来玉虚回生露在什么地方,就赶过去速战速决。

正等着欧阳油饼走人呢,可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怪异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皇甫长老来啦!皇甫长老来啦!”

是那个白鸟的声音!

卧槽了,我的心一下就沉了下来,那个……龙肝凤胆的皇甫球?

我感觉出来,小龙女的手,也僵了一下。

果然,一阵轻柔的脚步声响了起来——不是人的声音,是那些黑豹的声音。

老板娘也抽了一口凉气。

妈的,才听见江辰说我运气迟早要坏,难不成,还真让他那个乌鸦嘴给说着了?

“哟。”

皇甫球那孩子的娇嫩音色,冷森森的就响了起来:“这林二癞子,怎么得罪你了?”

后来我才知道,这林二癞子的师承,正是皇甫球的好朋友东方长老,两门一家人。

可欧阳油饼正相反——他师父上官长老,跟欧阳油饼一样脾气乖戾,四处得罪人,跟皇甫球他们一直互相看不惯。

皇甫球对上官这一派,没事儿还要找茬,有事儿当然更是正中下怀了。

老板娘抽凉气,就是觉得好死不死,怎么非碰上了皇甫球了。

而皇甫球绝对不会是平白无故追到了这里来的。

果然,皇甫球开了口:“我说,是你自己出来,还是我的大黑,把你拽出来?”

“咻”的一声,一个巨大的黑影忽然地上跃起,对着帐子就扑过来了!

这个——就是大黑?

这么一扑,老板娘第一个就被抓伤了!

我立马把老板娘拽了回来,自己挡在了帐子前面,只听“哗啦”一声,帐子瞬间被撕扯的跟琴弦一样,一张血盆大口穿过帐子,奔着我就咬下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