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980章 清理门户

我脑袋一偏,直接把那个血盆大口避让了过去,那张大嘴擦着我耳朵过去,尖牙落在了老板娘刚才靠着的枕头上,这一下子,枕头里面的丝绵“乓”的一下四散纷飞,溅的到处都是白色碎屑。

老板娘瞬间瞪大了眼睛——我早把一面锦被提起来,盖在了她身上。

摆渡门显然也等级森严,注重师承,欧阳油饼见了皇甫球,自然是要垂着手立在一边,大气不敢出,结果也没想到,皇甫球下手这么狠,不管不顾,就让手下的黑豹去撕帘子!

他眼里立刻滚过了不满,大声说道:“皇甫长老,你……”

可再看到,我竟然真的出现在了帘子里,而老板娘又衣衫不整,他整个人跟被电了一下似得,瞬间就僵住了,紧接着,他的眼神从不满,一下爆了火星子:“你敢对夏蝉……”

我他妈的也没空搭理他——那个张开了血盆大口的,是我这辈子,见过的最大的一只豹子。

豹子其实是以体格紧凑健美闻名的,可眼前那个豹子,简直跟个熊一样!

这就是——所谓的“大黑”?

而跟着这位大黑一起的其他黑豹,已经阴着脸,把我给围起来了!

皇甫球正低着头,对着自己的手说道:“好爱物,可多亏了你通风报信儿了。”

通风报信?

我一看——他不是对着自己的手,而是对着手上一只壁虎说的!

难怪这么快就找到我了——跟小龙女说的一样,他还真能跟一切活物对话!

小龙女轻轻的发出了“啧”的一声。

而他一摆手,那个壁虎飞快的顺着他的胳膊爬了下去,他观看着这一幕,胖嘟嘟的小圆脸上露出了几分幸灾乐祸:“我说这位送燧仙石的小子是怎么来的,哎呦,原来是上官长老的高徒亲自带来的——打扰了你们的好事儿,是我造孽啦!”

这样不行——闹了这一出,以后老板娘,甚至老板娘那位师父,恐怕都不好在摆渡门立足了。

老板娘咬了咬牙,想说话,可还没来得及开口,皇甫球一摆手:“今天我就越俎代庖,帮着你师父,清理清理门户。”

那个大黑感觉出来,摆过了头,对着我就要扑。

“坤方,正中!”

一直不做声的小龙女,厉声就来了这么一句。

如果是我用观云听雷法来观测的话,我肯定是要对着相反的方向防御的,但是小龙女一开口,我立刻对着她说的那个方向扫了出去。

果然,大黑矫捷的身体反扭,做的也是假动作,实际对着坤方就来了——这一下,倒像是我摆好了架势,而大黑自己把脑袋伸过来让我砍!

亢宿大风起沙石,氐房心尾雨风声!

行气被全部引出,在七星龙泉上发挥到了极致,“咣”的一声,那个大黑跟一个麻袋一样,直接迎头被我削翻,重重撞在了一排药柜子上,“哗啦”一声,直接把药柜子撞翻!

它倒是想爬起来,可往前一扑,就不动弹了。

其他那些黑豹,也没见过大黑吃瘪——这些灵物都是非常狡猾的,眼看着比自己强的都躺下了,谁还愿意来碰钉子?顿时就缩回了脖子。

皇甫球的脸色,一下就给绿了。

欧阳油饼一见,倒是冷笑了一声:“原来这就是皇甫长老最喜欢的大黑啊,真是百闻不如一见……”

小龙女说过,这个皇甫球最亲近动物,拿这些爱宠看的比命还重,这不,他一听见了欧阳油饼这话,不由大怒。

而这个动静非同小可,不少人已经被这个声音给招呼来了。

可皇甫球厉声说道:“滚回去!”

他不想如此丢人的一幕,嚷嚷的整个摆渡门人尽皆知。

那些赶过来的人一看是皇甫球在这里,跟见了鬼一样,赶紧都出去了:“是,不知道皇甫长老亲临……”

而皇甫球阴下了脸,红润润的小嘴一撇:“好——我岁数大了,心软,本来想好好解决,可惜……可惜……”

他头才摇了一半,猛地就抬起了手,嘴里顿时就是一声清啸。

跟豹子的声音,一模一样……

那些黑豹本来不愿上前,但是一听这个声音,冷不丁都跟打了鸡血一样,对着我就冲了过来。

四面八方全围住了,要是一下挡不住,那这些黑豹不光会啮咬到我,也会啮咬到老板娘。

于是我一只手撑在了床尾,身体整个侧翻了过去,就从床上翻了下来,稳稳的落在了床北边的空地上。

那些黑豹的目标本来就是我,一见我动了,自然追着我就过来了,虽然把帐子扯的差不多了,但是有惊无险,自己没什么事儿。

这可把欧阳油饼给急坏了,扑上来就要保护老板娘。

可他才迈出了一步,整个人跟失了重一样,一头就重重的对着床前就栽了过去,脑袋着地,“咣”的就是一声巨响。

我后心顿时就麻了——欧阳油饼的本事,我是知道的。

可现在,我甚至,根本没看到皇甫球是怎么出的手!

欧阳油饼别说还手了,恐怕只要皇甫球愿意,他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。

不愧是摆渡门的长老——这个行气,简直不像是人能有的!

老板娘的呼吸顿时一滞:“欧阳油饼!”

接着,老板娘盯着皇甫球怒目而视:“咱们摆渡门的规矩——不伤同门!”

皇甫球笑嘻嘻的说道:“确实,是有这么个规矩,不过嘛,你们引了这么大的灾祸,还有脸当摆渡门的人吗?我执行的是另一个规矩——清理门户。”

妈的,这种心狠手辣的话,从这么天真无邪的“人”口中说出,简直让人毛骨悚然!

“乾方偏左!”

我回过神来,心里清楚——不管多震惊,我都没时间震惊,我自己面前,还他么的一堆黑豹呢!

于是我立马翻过身,就去引行气。

莫道柳星云霹起,天寒风雨有严霜!

这一下,七星龙泉煞气炸裂,是掀翻了离着我近的一圈,但这毕竟是灵物,跟野狗不是一回事,后面的源源不断,还是一个劲儿往上冲。

同时这么围攻过来,我也吃不住劲儿!

小龙女低声说道:“这些东西一起上——你打不过。”

我也知道。

更别说,那个皇甫球还虎视眈眈的在后面盯着呢。

可打不过又怎么样?等死?

这也不是我作风。

我往后退了一步,虽然身后没有退路。

皇甫球看向了我,说道:“你省省力气——你已经是出不去这个门了,比起撕破了脸,倒是不如束手就擒,咱们有话好商量……”

摆渡门的文化博大精深,跟这些一口要一条命的黑豹攻击,叫“好商量”?

我再次往后退了一步,小龙女似乎有些意外,但马上,她好像就知道我是什么想法了,声音顿时带了几分高兴:“聪明!”

皇甫球已经沉下了脸,不耐烦了,而那些黑豹,没等她说完话,对着我就冲过来了。

我转过七星龙泉——却不是对着黑豹。

而是劈开了那个黑色的金刚铁柏柜。

“咣”的一声,金刚铁柏猛地炸开了一条大口子,一股子黑雾就从里面炸了出来。

皇甫球的笑脸一下凝固住了。

他也知道——这个柜子里装的,是剧毒的药物。

而我已经运气,翻身就跳到了毒药侵犯不到的柜子顶部。

那些黑豹则不偏不倚,全撞入到了黑雾之中。

皇甫球当时就是一声惨叫:“二黑,五黑!”

好几个黑豹直接跟停电一样,栽倒在了地上,还有一些黑豹剧烈的挣扎了起来,翡翠似的眼睛,全是恐惧——柜子里,出现了一些我意想不到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