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981章 一地紫金 请假补更

一些小小的,像是嫩手一样的东西,争先恐后的伸了出来,抓在了黑豹的身上。

阴茯苓。

这种玩意儿,我以前机缘巧合帮着同学马陆解决过——它寄生性极强,附着在了人或者动物身上,就拿着对方当成了宿主,拼了命的去吸收灵气和血肉,直到宿主,变成一具枯骨!

当然,这东西也是分品级的,可这是摆渡门的阴茯苓——应该是最纯最正的阴茯苓。

哪怕这些黑豹是灵物,可一被阴茯苓触碰到,健美的身体,几乎是瞬间,就成了灰色,甚至——被攀附的位置,跟干了的石膏一样,整个就掉下来了!

皇甫球既然深爱灵物,这些爱宠就是他的命,哪怕灵物受委屈,他都忍不住,更别说,辛辛苦苦养了这么久,在他眼前灰飞烟灭呢!

皇甫球先是整个人僵住,接着就发出了厉声呼号:“你敢对我的阿黑们……”

他扑了过去,手凌空一甩,那些数不清的阴茯苓,就像是被世上最锋锐的刀刃给扫了,出现了一个十分整齐的断口,猛的就往后缩了回去。

欺软怕硬,是生物的本能。

可惜这一下,已经来不及了,八成的黑豹,都成了残废,药庐之中,一片哀嚎声不断!

皇甫球先是抱住了一个失去了前腿的黑豹,声音发颤:“八黑……”

接着,又看到了一个没有脑袋的,更是悲从中来:“五黑……”

“十三黑——四十九黑……”

小龙女低声说道:“你可得小心了——你把他最爱的黑豹弄成这样,那他……”

小龙女话音未落,皇甫球已经猛然抬起了头,那双杏仁大眼,露出了杀气:“你把我的亲儿子们伤成这样……”

“艮位偏左!”

我是想躲,但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一道我前所未见的凌厉行气,对着我就冲了过来。

“当”的一声,我胸前一阵锐痛,人就站不住了,直接从柜子顶部,被撞了下来!

身体因为蛟珠的缘故,还是敏捷落地,小龙女的脚还是稳稳当当在半空。

皇甫球看我还能站着,当时就“嗯”了一声。

不光皇甫球,披着被子去看欧阳油饼的老板娘,也愣住了: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,有人被皇甫球的行气撞上,还能全须全尾的活着。

是啊,差一点,我就报销了——可龙鳞猛地滋生了出来,挡住了那道子行气。

可哪怕是龙鳞……

我低下头,身上的汗毛一下炸了起来。

我第一次看见,龙鳞上,竟然有了刮痕!

皇甫球吸了口气,一只手旋转了旋转。

这个姿势,我以前也是见过的。

跟江采菱“热身”的时候,一模一样。

而老板娘一见到了这个动作,顿时就愣住了,立刻转向了我:“千叶千花散……”

她的眼神已经说明一切了,这恐怕,是皇甫球的杀招!

果然,皇甫球抬起了手,眼神一沉,对着我就甩了过来。

数不清的行气,跟春日里被风吹落的花和叶子一样,对着我,凌厉的就冲了过来!

小龙女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开口——也或者,她知道,开口也不管用。

我绝对躲不过。

可能活着,谁想死呢?

离着我七步半,就是那个巨大的丹炉了。

毕觜参井晴又雨,鬼柳云开客便行!

我运上了全部的气劲儿——这个气劲儿运的太足太快,甚至让我的腿有了撕裂一般的剧痛。但我还是以最快的速度,扑到了丹炉后面。

“咣”的一声脆响,丹炉在我眼前,整个炸碎,数不清的残片划出锋锐的呼啸声,就在我身边四溅开来。

脸上好几处,胳膊上好几处,顿时一阵温热——被那些碎片划破了。

不愧是什么千叶千花散——那个巨大的丹炉,碎成了多少片,没人数的清!

我剧烈的喘了起来,丹炉之中的紫气逐渐散开。

丹炉已经碎了,里面流淌出了大团大团的液体。

那液体,像是融化的金属,粘稠而光亮,是一种极其美丽的紫色。

这是,炼丹炼制到了一半的金液,看着这个火候,应该没多长时间,就能炼制成了丹药了。

一个声音猛地响了起来:“全完啦!全完啦!”

这是——刚才那个白鸟!

这白鸟的运气竟然特别好——刚才丹炉崩裂的时候,也不怎么的,误打误撞,竟然把它的铁环和横木打碎,它倒是重获了自由,在柜子上飞来飞去的。

皇甫球一见到丹炉都整个碎裂开了,人也怔住了——他显然也没想到,气头字上来,把这玩意儿给毁了,眼里顿时就滚过了一丝心虚。

我看出来了——这个丹炉里炼制的,肯定是很要紧的东西!

小龙女更是低声笑了:“好……你果然天生就能逢凶化吉!”

不是,我把人千辛万苦炼制的东西给连累坏了,也叫逢凶化吉?

“好哇……”老板娘见状,厉声说道:“这可是东方长老,花了几十年时间,才凑足了的原料,眼看着再过七天就能成事儿了,偏偏被你给打碎了,看东方长老来了,你怎么交代!”

偶哟,闯大祸了哦!

皇甫球脸色一沉,忽然又是一笑,眼神凛冽的看向了我们:“确实,那家伙脾气是不小,不过嘛,只要没人看见,那他怎么会知道是谁干的?”

老板娘顿时就愣住。

我心里也雪亮,妈的,这货是想着把老板娘和欧阳油饼灭口,把这件事儿,也顺路推到了我头上来,自己就择干净了!

小龙女轻轻一笑——像是早就料到了。

她好像对皇甫球,十分了解。

“难怪万年童颜……”我则忍不住说道:“我们家老头儿以前就说过——心眼儿多的人,长不大!”

跟黑白无常一样,越是模样跟一般人不一样的,就越介意外貌,皇甫球一听这话,一只胖乎乎的手,顿时就攥紧了。

他身上,散发出了强烈的杀气——几乎,能把人压倒!

不好了……

“阿嚏……”这个时候,一阵喷嚏咳嗽的声音响了起来,一个干枯驼背的身影,出现在了门口:“这是谁念叨我呢?”

一见到了这个人,皇甫球的眼神,顿时就变了。

卧槽——难不成,这个驼背,就是那个炼丹的东方长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