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83章 反守为攻

皇甫球也皱起了眉头,扫向了老板娘,稚嫩童音忽然哈哈大笑:“好你们这帮上官教出来的蠢货,刚才还吃里扒外维护这小子,现在可倒好,人家翻脸不认人,把你们给拱出来了!”

老板娘咬住了牙,就把被子拉了上来,盯着我的眼神,满是难以置信——像是没明白,我怎么会恩将仇报,反咬一口。

接着,皇甫球就看向了东方老怪:“你也听到了吧?上官一直就对当年的事情不满,故意要把献石人给带来作乱的,东方,你也别手软,把他们一起弄到了会事厅,给你那些丹药报仇!”

当年的事儿?

我倒是觉察出来,小龙女一听这句话,秀眉微微皱了起来。

看来,这就九大长老有嫌隙,恐怕也是从“那件事儿”上有的。

可东方长老却缓缓看向了我:“真是夏蝉他们把你引进来的?”

“没错!”我立刻说道:“不是他们,我根本进不来摆渡门,我们就是一伙的,要抓,把我们一起抓起来!尤其那个上官长老,绝对不能放过。”

皇甫球更高兴了:“这小子挺憨的嘛,自己就把实话说出来了!”

可东方老怪却咧开嘴,露出了满口糟朽的黄牙,冷笑着说道:“小鬼头,你想糊弄我姓东方的,那还早了一百年。”

皇甫球的笑容一僵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东方老怪瞥了老板娘和欧阳油饼一眼:“皇甫,你还是太冲动了……这献石人冷不丁的咬上上官一门,你不觉得,太突兀了吗?”

皇甫球皱起眉头,奶声奶气:“突兀?”

“没错。”东方老怪的哑嗓子缓缓说道:“献石人真要是跟夏蝉他们一伙,现如今,正应该给夏蝉开脱,说她们跟自己毫无关系,这才是同心协力一伙儿人——可现在,他根本没有理由,把夏蝉他们供出来啊!”

“人做事儿,总要讲究个理由,我看,他突然攀扯上官一门,就是想挑拨离间,引得咱们几个长老,自相残杀,才能搞得咱们摆渡门大乱!我绝对不会上这个当!”

我暗暗松了口气,赌对了。

没错,我是想着给老板娘开脱,说我跟她们没关系,但是,皇甫球和那个林二癞子眼睁睁看到了老板娘帮我,谁会相信?

越帮老板娘说话,反而越描越黑,适得其反。

那还不如反守为攻,反咬老板娘一口,那东方老怪一定会起疑心。

只有这样,老板娘才会变成“被我冤枉的受害者”,彻底跟我划清界限。

当然,万一老板娘不明白我的用意,她一定会觉得我恩将仇报,恨我入骨。

不过,只要把她择出来,恨我也没关系。

更何况,老板娘脑子并不慢,已经明白我攀扯她的用意了,明媚的大眼里顿时滚过了几分感激。

小龙女压低了声音:“你认识东方,这么懂他的脾气?”

我第一次跟这位东方长老见面,当然不认识。

不过,人活的时间越长,自然就越精明,人精人精,就是这个意思,东方老怪,显然就是个人精。

这种人都有一个特点——那就是,只信得过自己,信不过别人。

所以,我一反咬老板娘,他绝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相信,脑子反而会绕一个弯儿——认定我故意引战。

这种人觉得自己是世上最聪明的,刚愎自用,现如今,一定觉得自己识破了我的“诡计”,得意洋洋呢!

我偷偷给老板娘眨了眨眼,意思是千万不要再帮我了。

不过,老板娘看着我的眼神,也更担心了,显然是觉得,一个皇甫球在这里,我都搞不定,再来一个东方老怪,那我不是更没生路了吗?

不对——要是一个皇甫球,我才是求生无门,可东方老怪来了,反而会有一线生机。

果然,皇甫球厉声说道:“东方,我看你才是老糊涂了,献石人明明就是上官的人,你却非要强词夺理,给上官开脱,难不成——难不成你跟上官,也是一伙的!”

皇甫球性格急躁,东方老怪却自以为是,这俩人,倒是正好能呛起来!

东方老怪沙皮狗一样的面孔沉了下来:“你说我老糊涂?不对啊,皇甫——你急头白脸要把事情跟上官联系上,该不会,你也揣着其他心思吧?”

皇甫球脾气本来就一点就着,眼看着东方老怪多疑竟然多疑到了自己头上来了,不由七窍生烟,拨开了东方老怪,就要对着我冲过来:“别说这么多废话了,你忘了那句神谕了?先把那个滑头献石人给抓住再说!”

说着,看向了我,眼神多了几分忌惮:“真要是跟神谕里说的一样,那他身上现在……”

东方老怪回过了神来,也冲着我要过来。

我则大声说道:“皇甫长老,你别着急,放心,刚才你说的,关于东方长老的话,我绝对不会吐露一个字的!”

东方老怪本来就多疑,一听这话,立刻看向了皇甫球,满眼怀疑。

皇甫球则一愣:“我说……我说什么了?”

我盯着那一炉子紫金:“当然是关于你为什么毁掉这些丹药的事儿了,你别杀我,我保证把这事儿烂在肚子里!”

皇甫球哪怕修仙多年,也未必遇上过我这种张口就来的,一张圆鼓鼓的小脸脸红脖子粗:“你,你放屁,我现在就撕了你这张胡说八道的嘴!”

可东方老怪倏然就拦住了皇甫球,冷冷的盯着我他:“刚才我就觉得,你急头白脸要对付献石人,有些不对,原来你是要灭口……”

说着,东方老怪看向了我:“献石人,他说了什么了?你只管告诉我!”

多疑的人听了这种话,耐得住性子才怪!

我立马说道:“皇甫球说了——眼看你丹药有成,可他偏偏不让你称心如意,他得不到的,也绝对不让你得到!”

这话堪称模棱两可,什么事儿都能往里套进去,用来挑拨离间,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“好哇!”东方老怪一听,吹胡子瞪眼:“你自己成了这个鬼样子,也见不得别人好——好,好,我就知道……我就知道你跟我走得近,是心怀鬼胎,合着是把心思用到了这里来了!”

我差不多能猜出来——皇甫球这个童颜,其实也不是自己愿意的,而是吃错了丹药之类,而东方老怪,也不想永远老态龙钟,那些紫金丹药,有可能是让身体回春的。

我这么一说,他就认定,皇甫球自己是个怪物,也想让东方老怪,陪着他当怪物,这才借这个机会,故意打翻他千辛万苦炼制的二十八丹!

皇甫球脾气那么急躁,被我这样冤枉,被朋友这么怀疑,哪儿还说得出话来,张牙舞爪就要弄我:“我现在就……”

可在东方老怪眼里,他纯属是要灭口,立马拦住了皇甫球:“你不能杀他,留着他的嘴,给我去会事厅作证!”

皇甫球一把要将东方老怪给拉开,东方老怪哪儿肯吃亏,手一抬,十根螺旋指甲就招呼上去了。

这俩人称得上势均力敌,两下里一格,一股子前所未见的强大行气相撞,“轰隆”一声,周围的药格子全跟着震荡了起来,几乎让人站都站不住。

好机会——这会儿不溜,等着雷劈?

我回身接住了小龙女,就要从花窗给撞出去——也幸亏皇甫球之前下了令,这附近没人敢过来。

现如今老板娘安全,我也就放心了。

下一步,就是从这里逃出去,找玉虚回生露了。

小龙女“噗嗤”一声就笑了出来,用其他人听不见的声音说:“还以为我是个淘气的——想不到,你比我还能闹!”

也幸亏这摆渡门几个长老,其实是面和心不和,互相猜疑,他们真要是拧成一股绳,那我真是苍蝇进灯罩——无缝可钻。

不过,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,人和人之间的关系,其实太容易变化了。

小龙女微微一笑:“你才活了多久,就很会看人。”

我是恶人见多,有经验了。

但小龙女接着就说道:“艮位,稍左!”

嗯?

皇甫球和东方老怪打起来,按理说顾不上我啊!

但我立刻翻身躲过,就觉出,一道青中带白的神气,擦着我的耳朵过去,“哄”的一声,就砸在了花窗上,直接把精致的窗棱子,砸成了粉,扑了我一身!

我认出这个神气了。

“夏蝉救你,你还恩将仇报,冤枉我们上官一门……”欧阳油饼的声音厉声吼道:“我今天就把你这个灾星,送归了位!”

卧槽,这小子悠悠醒转,正听见我举报他们上官一门的事儿!

那个脾气,加上新仇旧恨,不宰了我才怪!

而皇甫球和东方长老格在一起,势均力敌,一见欧阳油饼要杀我,全急了眼:“献石人现在还不能杀!”

可他们俩四只手交缠在一起,谁都不愿意先松开——先松开的,必定吃亏。

可欧阳油饼哪儿听这个,对着我就冲过来了。

我倒是想挡,但是那货跟个高铁似得,一头就把我撞到了花窗外面。

身体失去平衡眼瞅要躺下,坏了——不能让小龙女落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