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88章 巨型馒头

我倒是暗暗高兴了起来——江采菱?

她也来了!

但这个情况,已经连累了老板娘她们,不好再跟江采菱扯上关系了,我只好假装出没认出她的样子。

而江采菱偷偷跟我比划了一个手势。

“拖?”

什么意思,她要我拖延一下?

可这个情况,拖延能拖延出什么好果子?再说了,皇甫球在这里,我怎么拖?

还没等我想明白,小龙女立刻说道:“坎方偏左!”

“嗷”的一声响,好几只黑豹对着我就扑下来了,还伴随着皇甫球恶狠狠的声音:“十九黑,三十二黑,给你们的兄弟报仇!”

卧槽,你们给我个说话的机会行不行?

有几个摆渡门的人一看皇甫球那个阵仗,都跟着倒抽冷气:“皇甫长老,他不过一个山下人,杀鸡何必用牛刀,还是让我们……”

“你们懂个屁!谁敢靠近,我亲手轰了他的脑袋!”皇甫球稚嫩的声音就是一声暴喝:“还是,你们嘴上说的好听,其实就是信不过我的阿黑?”

我心里清楚,正是因为之前黑豹失利,被我坑了不少,他争强好胜,唯恐以后黑豹让人看不起,故意要众目睽睽亲自用黑豹来对付我,好挣回面子的。

不过,你都死了那么多“儿子”了,怎么不长记性呢?

这些黑豹原本翡翠似的眼睛,全笼罩了一层猩红,看意思非要拼个你死我活。

我翻身躲过,抽出七星龙泉运出了行气——莫道柳星云霹起,天寒风雨有严霜!

这一下剑气锋芒凌厉,顺着那几个黑豹就砍了下去,摧枯拉朽,直接把那几个黑豹劈开,一股子热血溅了我半身。

黑豹残损的尸骸落地,周围一片安静。

我立马趁机说道:“你们听我说,我不是来捣乱的,这次进来,一是误打误撞,二是我有求于你们,大家有话好好说……”

可话音未落,欧阳油饼的声音就从人群之中钻了进来:“他妈的,这小子对夏蝉图谋不轨,还潜入到了那个地方,惊扰了那位,已经把咱们摆渡门弄的一片大乱,你说你误打误撞,是看不起谁呢?哥几个,咱们……”

又是这货,浑身伤的一条一条的——显然在尉迟明目那,也没少吃亏。

江采萍跟我叹了口气,意思是,篓子已经捅的这么大,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。

而皇甫球根本就没听见我说什么,一下就愣住了,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几个剩下的“阿黑”,嘴角一阵抽搐。

几个摆渡门的人回过神来,禁不住窃窃私语:“看这个山下人,不过是地阶,而且仅仅二品,可那一下,你们看见了……”

“是看见了,带着神气!”

不愧是摆渡门,水天王那点神气,也被看出来了。

“这不是普通的山下人……难道,他真的能给咱们摆渡门,带来一场大乱……”

而这个时候,江采菱忽然大声来了一句:“快看,皇甫长老要亲自动手了!”

话音未落,只见那个小小的身影跟疯了一样,奔着我就冲过来了!

一边的人瞠目结舌:“多少年没见了……竟然能逼得皇甫长老,亲自动手……”

完了,这一下挡不住,不成功就成仁。

“坤方偏左!”

我掉转过七星龙泉,拼了全力挡了上去。

“当”的一声,那道子霸气凌厉的行气挡是挡住了,可一只手剧痛太过,竟然硬生生没知觉了!

这个力量有多悬殊,不用想也知道,可江采菱刚才让我“拖”,到底是什么意思?

“好……”皇甫球仰头盯着我,圆滚滚的大眼顿时就是一阵凶光:“你等着,把你交到了会事厅,处理完了,我压碎了你的骨头,碾了你的肉,喂给我剩下的阿黑!”

不行——手上一阵湿滑,血已经淌出了了,要不是有李茂昌他们的行气,恐怕现在手已经碎了!

我立马把七星龙泉让开,想缓一缓劲儿,可这一下早让皇甫球看出来了,哪儿会给我这个机会,毒蛇一样,就缠了上来,另一只手,则奔着我的脉门抓了过去,声音恶狠狠的:“就是这个手,害了我的阿黑……”

他想把脉门扣住,阻隔住我身上行走的行气,捎带脚儿,还想把我的一只手给拧下来!

不行……挡不住了!

小龙女忽然说道:“皇甫球修行的术法,五行属木!”

属于木,那不就跟欧阳油饼一样?

可属木,又怎么样?

我脑子一瞬间就转过来了——火克木啊!

我不是修仙的,也不会他们的阴阳五行术法,但是,我手里有个东西。

燧仙石!

之前,我想把燧仙石还给他们,可他们还没来得及接走,就要对我喊打喊杀。

这东西,还在我手上呢!

我而话没说,逼出了行气,就抓住了燧仙石,引了行气,死死往上一顶!

张翼风雨又见日,轸角夜雨日还晴!

这一下,行气过了燧仙石,猛地对着皇甫球就过去了!

我眼睁睁看着,自己的行气,就跟七月晚霞一样,猛地染上了一层的焦红!

燧仙石是个什么东西,埋在地上,就能放方圆十里成为焦土,还在赤焰蟒身上停留了这么久,那股子行气被它一过,又猛又烈,我自己脸上都是一阵发灼!

皇甫球也知道我带着燧仙石,可他哪儿想的到,关键时刻,我竟然还会用上燧仙石,不由也是一怔,而那股子行气顶出去,皇甫球身上略微发青的木系行气,猛地就被顶了回去,他自己,也直接被掀翻了三五个筋斗!

这可不是说明我比他强——完全是因为他轻敌,和我出其不意!

这一下,周围的摆渡门人,更是一声不吭,全愣住了。

半晌,才有人低声说道:“皇甫长老被……”

可皇甫球猛地就从地上爬了起来——一张圆鼓鼓的小脸,跟公鸡一样,全红透了。

他本来就焦躁爱面子,哪儿受得了当众被我一个“山下人”掀翻的现实,猛地对我就扑了过来:“好小子……这次,你废定了!”

我立马再用燧仙石来挡,可也来不及了……他的手,已经搭在了我脖子上了。

那股子行气,简直像是一柄利刃,能把人给直接劈开!

我脑子里顿时就白了,这就跟一股子洪水扑下来,要冲塌了一道墙一样!

不疏散开,我还不跟积木一样全碎了?

我条件反射,就要用二十八星宿调息,把他的行气给疏导开。

但是这个劲头太大了,疏导都疏导不开,比起等死——身体做出了反应。

同气连枝——把那股子行气,反而给吸了进来。

皇甫球是奔着废我来的,哪儿想得到,我竟然逆吸了他的行气,脸色顿时就是一变:“你……”

可他的行气实在太猛了,被吸进来,也跟利刃劈身一样,全身经络就是一阵剧痛——不行,我调息不过来!

皇甫球倒是也想把手给撤回来,可行气已经绞拧缠绕在一起,哪怕是他,也没法立刻撤开!

再这么下去——难不成,要同归于尽了?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只手不知道从哪里出现,猛地就把皇甫球给拍开了。

那个手——好大。

而且,圆滚滚,白胖胖的,上面五个深窝,很像是商店街两块钱一个的巨型馒头。

我抬起头,看见了一个人。

嘶——我以前见到过胖先生,也见到过钱小姐,自以为是见过胖子的。

可这个人,竟然比他们俩还胖。

而且,皮肤白的发光,细皮嫩肉的,表情更是一脸的慈悲。

“作孽哟。”这位白胖子摇摇头:“众生皆苦,你们何苦?”

我看到,江采菱的表情顿时就兴奋了起来。

她让我“拖”,就是为了把这个白胖子等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