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989章 山葫芦汤

皇甫球那小身子,被那一只胖手,咕噜噜又是打出去了老远,这会儿回过神来,剧烈就咳嗽了起来,回头就盯着那个白胖子,恶狠狠的说道:“赫连,你又来管闲事!”

我也没好到哪儿去,眼前一片发白,浑身上下哪儿都疼,拼尽全力,才没让小龙女掉下来。

白胖子伸手就把皇甫球给扶起来了——明眼人都知道,刚才可多亏了白胖子出手了,可皇甫球显然并不想领这个情,甩手就把白胖子的手给挣脱了,恶狠狠的看着我:“这小子身上还带着这种邪术,真是包藏祸心,赫连,你来的正好,先把他废了再说!”

让白胖子来废我,而不是自己动手报仇——他一来伤得不轻,二来,对我有了忌惮了,要借刀杀人。

可白胖子皱起了眉头:“皇甫,不是我说你,这么大岁数人了,火气不要这么旺,气大伤身——我上次就让你多喝山葫芦汤,补气养血,滋阴润肺,你就是不听,要说山葫芦汤,那好处就太多了,就好比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……”皇甫球不耐烦了:“献石人闹的门里一片大乱,你还有心思掰扯什么葫芦汤,废了他!”

我一边喘气一边抬起头——这个人,叫赫连?也是复姓。

他的本事,也不比皇甫球差。

果然,周围的摆渡门人全议论了起来:“连赫连长老都来了。”

“这个献石人桩桩件件做的事儿,都跟神谕上吻合了,该不会,真会给咱们带来一场灾难吧?”

“有两个长老在这,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,一会儿会事厅里审完了,直接就扔银河大院,或者……”

那人往后一甩头:“三川里。”

不是,我干什么了,你们就能这么处置我了?有没有一点人性?

坏了,白胖子刚才眼瞅着我用了同气连枝,肯定有所提防,这下不好搞了。

“哎呀……”

没成想,白胖子却露出了很为难的表情:“这孩子也是人生父母养,一身行气,在山下人里来说,也实属难得——就这么把他给废了,是不是怪可惜的?”

我顿时一愣——入行这么久,还真是难得遇上一个慈悲为怀的好人!

“可惜?”皇甫球差点没当场炸起来:“对敌人的仁慈,就是对自己的残忍!你不废他,由着他把咱们摆渡门给搞出大祸来?”

可白胖子摇头晃脑,喋喋不休:“祖师爷说过,勿以善小而不为,勿以恶小而为之——这孩子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真废了他,你说他家里人能不心疼吗?”

“难怪大家都跟你叫三圣母!”皇甫球咳嗽的更剧烈了,死死瞪着白胖子:“他家里人心疼不心疼,跟你又有什么关系?”

我却注意到了,江采菱的表情不太对——想笑,但是,强忍着。

我心里顿时就闹清楚了——这个白胖子,竟然像是专门赶过来帮我的!

也怪了,我跟这个白胖子素昧平生,他为什么会帮我?

而白胖子一边说着,胖手也在后面摇了摇——他这个角度,只有我能看到。

意思是说,让我找机会跑?

果然,皇甫球已经忍不住了:“我看你就是没事儿找事儿!对了——我还想起来了,你跟公孙统以前关系不错,难不成……你跟献石人进门,也有关系?”

那就对了——原来还有这么层关系!

白胖子一听就急眼了:“这,东西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——你冤枉我,那我就得到会事厅,好好说说!”

说着,就要去拉扯皇甫球。

皇甫球本来就有伤,现在还损失了行气,还没缓过来,当时就急火攻心:“行啊,三圣母,我看你……”

“两位长老,献石人的事情要紧,您顾全大局,别伤了自己和气!”

其他摆渡门人都明白——两个长老打起来,那肯惊天动地,纷纷上前要拉架。

“你们什么意思?”皇甫球也是杠精一个,这会儿委屈的不行:“我为了抓献石人,几个亲儿子都搭进去了,你们还说我不顾大局?”

但还是有精明人:“不论如何,先把献石人给抓住!”

那些摆渡门人一听是这个道理,奔着我这边就围过来了,可没想到,人流这么一动,“咣”的一下,竟然有不少人,被直接掀翻。

就跟恐怖袭击一样!

我就听到一个声音扯嗓子喊了起来:“不好,献石人还有同伙!”

“快看看自己身边,有没有外人?”

这一下,场面顿时一片大乱,我却认得出来——那正是江采菱的声音!

而这个时候,一只手拉住了我的手,奔着外面就跑了出去。

江采菱!

穿过了熙熙攘攘的人群,被人踹了好几脚,也让人挠了好几下,不知道挤了多久,好不容易到了一个清净点的地方。

那是个回廊,江采菱一把将我塞进一扇门里,一边关门,一边回头瞅着我:“我说李北斗,人人说你是灾星,还真是名不虚传——你走到哪儿,就搅和到哪儿!”

我把小龙女的脚抱好,蹲地上喘了半天气:“我能怎么办?我也很绝望啊!”

江采菱蹲下,盯着我,压低了声音:“哎,你上摆渡门干什么来的?”

我喘着粗气答道:“当然是为了你……”

江采菱星眸一亮,顿时就高兴了起来:“真是为了我?”

“们摆渡门的玉虚回生露。”

江采菱一听,气的给我脑袋来了一下:“你说话能别大喘气吗?”

你以为我想?

而且她越说越来气:“还玉虚回生露——你以为我们摆渡门的第一圣药是自来水,你想找就能找到?那可是摆渡门几件宝贝之一,连我在摆渡门这么多年,都没见过。”

小龙女在我肩膀上轻笑了一下:“想不到,你女人缘倒是好。”

快别提这码事儿了。

皇甫球的行气,应该是我有史以来,用同气连枝吸到的最凶悍的行气——跟他比起来,老四的就是弟弟。

哪怕以二十八星宿调息,一时间也没法驯化,只能由着那股子行气在体内横冲直撞,消化成自己的,还需要一点时间。

我勉强调息好了,立马就问正东张西望,生怕被别人发现的江采菱:“你们摆渡门什么神谕,见了我就跟见了通缉犯一样,太他吗吓人了。”

江采菱当然也知道了什么情况,看着我,眼神复杂:“我也没想到——神谕里面的那个献石人,竟然是你!”

“你可快点跟我说说吧,那他娘到底什么倒霉神谕?”

江采菱这就告诉我:“那神谕,来头可大了。”

她倒是跟我说了一遍原文,是一段辞藻华丽的文言文,复述不容易,不过听得出来,大概意思就是,只要有山下人来献燧仙石,那必定会引来一场祸端,让他们时刻谨记,引以为戒。

所以,这段时间,他们日防夜防,就为了自己找到燧仙石,免除祸患,机缘巧合,还是让我给进来了。

我也叹气,什么事儿都能落我头上,我真是个天选之子。

江采菱接着说道:“还听说,你这一来,先上了太阴宫去?幸亏没惊扰了那位,要不然的话……”

太阴宫那位,那不就是小龙女吗?

我往后背一歪头:“不好意思,这不是,刚巧碰上她了,一路可多亏她帮我带路了,要不然……不知道死了多少回,尸都没人给我收!”

可江采菱看向了我背上,却露出了满脸狐疑:“你——在说谁?”

我当时就愣住了——江采菱,看不到小龙女这么个大活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