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90章 一扇黄门

难怪——我心里一沉,之前我就觉得奇怪,背着小龙女跑了这么长时间,竟然没有一个人问起过她。

我还以为,她久居太阴宫太久没出来,其他人都不认识她,没想到……

她到底是……

这个时候,我就听到了一个小龙女轻轻的声音,在我耳边响了起来:“你要是想找到玉虚回生露,就千万别把我的事儿说出来。”

我心里顿时就揪了一下。

而江采菱一只手在我面前晃了晃,皱起了眉头:“你是不是让皇甫球给吓丢了魂了,怎么怪模怪样的,要不要我亲自给你收收魂儿?”

我把她的手给抓下来,装出了满不在乎的样子:“没事儿,我——我就是有点累。”

一边说着,我脑子一边转动了起来——能让江采菱都看不到,还真是个大人物啊!

这个时候,外面又是一阵纷杂的脚步声,显然是摆渡门的人冲着这里追过来了:“千万别让他跑了!”

江采菱吐了口气,低声说道:“你这个灾星,这不,都让你弄的鸡飞狗跳的,要不是认识公孙长老跟我,你等着倒霉去吧。”

我就问她:“那……我跟你打听个事儿,公孙统,到底干了什么事儿了?”

我隐隐约约有了个感觉。

之前就听见皇甫球他们说什么“那件事儿”,尉迟明目又变成了那样,也说跟公孙统有关,还貌似跟四相局有关,是不是,同一码事儿?

江采菱压低了声音答道:“这件事儿,那可是小孩儿没娘,说来话长。”

原来,这摆渡门一直以来,都是九个长老共事,虽然性格不合,但一直互相制约,也算是相安无事。

而摆渡门里,有几件东西,是十分要紧的——包括玉虚回生露在内,平时,是尉迟明目负责看守。

尉迟明目当时可不跟现在一样,那是人如其名——她一双眼睛,据说能看穿三界。

让她来看守,那是再合适不过了,可她基本没出过摆渡门,不知道世间险恶,是非常容易相信别人的。

而有一天,公孙统忽然去找尉迟明目,还挖走了尉迟明目的眼睛,偷走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。

这事儿发生的很突然,几乎是一点征兆也没有,之后,公孙统失踪,尉迟明目瞎了,震惊了整个摆渡门。

因为没人目睹,尉迟明目一双引以为傲的眼睛没了,受不了刺激,也发了疯,所以这事儿谁也说不出为什么。

当时九长老就一起下达了命令——不管天涯海角,也要把公孙统给抓回来,清理门户。

只要是能杀了公孙统,取回那个东西的,立的就是奇功,能跻身九长老之中。

摆渡门的当然是趋之若鹜了,大黑痦子不就是想通过我去找公孙统嘛,就是这个缘故。

不过,公孙统在外面大摇大摆许多年,至今也还是没人能抓住他就是了。

现如今,公孙统就是摆渡门的一个罪人,所以,他们一看我会公孙统的观云听雷法,自然以为我是公孙统派来报复的。

天地良心,又是一口飞来横锅。

不过——我看向了江采菱:“那公孙统干了这种事儿,怎么那个三圣母赫连先生,也还是要帮我?”

江采菱答道:“当时,赫连先生就说,照着他对公孙统的了解,公孙统不是这种心狠手辣的人,肯定有他的难言之隐,先不要下追杀令的好,问清楚真相不迟。”

“可其他长老说,难不成尉迟长老一双空了的眼窝,还能冤枉了他?公孙统分明是出于一己私欲才取那个东西的,千刀万剐都不为过,留下这个活口,才是摆渡门的耻辱,不杀不足以敲山震虎,开了这个头,后面都有样学样,还怎么管?”

“赫连先生一个人,说不过他们,不过一直也在明察暗访公孙统,知道你是公孙统的人,他当然要帮你了。到现在,他也不相信,伤害尉迟长老,是公孙统的本心。”

“那,那个要紧的东西,到底是什么?”

“这事儿只有九个长老清楚。”江采菱答道:“我只知道,是别人寄存在咱们摆渡门的。”

寄存……你们业务挺广,监狱当铺两面开花。

而且,万事皆有理由,公孙统,到底为什么对自己的亲朋好友下这个手?

我倒是跟三圣母赫连长老的意思一样。

公孙统不是那种人,做这种事儿,必有隐情。

难不成,跟尉迟明目说的一样,真跟四相局有关?

说着,江采菱翻了个白眼:“我们摆渡门的瓜,倒是都让你给吃上了。”

这口瓜吃的可不容易。

而江采菱接着说道:“你现在也知道,你造出来多大动静了吧?废话别说,我现在就把你给送出去——你记得,可千万不要再来了。”

“那不行。”我赶紧挣脱开了她的手:“玉虚回生露我还没拿呢。”

江采菱看我顿时跟看傻子一样:“不是,你能全须全尾回去,已经是你们家祖坟长蒿子了,你还想拿玉虚回生露,你是真活腻了?”

“那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,我就是为那个来的。”

江采菱甩开了我的手,冷笑:“我可告诉你,现在不走,后悔就来不及了!”

“我再问你一件事儿。”我低声说道:“那个太阴宫里——到底关着的是什么人?”

我觉得出来,小龙女搂着我脖子的力道,一下就收紧了——她是警告我,不要乱说话。

江采菱一怔,仔细的看了我一眼,认真的说道:“你进了太阴院,真的没进大殿?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这倒是没撒谎——我去的时候,大殿是关着的,小龙女一个人在外面呢。

江采菱这才松了口气,答道:“那就好——那位,可并不是人,而是因为犯了大过错,从……”

说着,一只手伸出来,就想往一个方向指。

我刚想看,忽然门外就是一阵脚步声:“这地方查了没有,谁在里面呢?”

江采菱立马把手给垂下来,对我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。

一大片脚步声,奔着这边就过来了。

“坏了……”江采菱侧耳一听,就说道:“是东方长老的徒弟,一个比一个凶。”

说着,她拽着我就往里走,可这个时候,“咣”的一声,那扇门就给开了。

江采菱忍不住“啧”了一声,一股劲儿把我往一个方向推,我心里清楚,这地方,八成跟老板娘那个床一样,是联通这地方跟外面的通道。

这一下去,就真没机会再进来了。

江采菱刚要推我,忽然后面就是一阵动静,我听得出来——他们进来,正好能看见江采菱帮我!

真要是被看见,那就麻烦了,我立马歪过身子,就躲了过去。

江采菱气的要命,可一帮人已经冲过来了,我立马装成被江采菱打伤的样子,冲着一边逃了过去。

江采菱气的跳脚,想骂我,可当着这么多人,到底也没骂出来,只好跟着那些人一起,冲着我就追了过来。

小龙女立刻说道:“震方直走,前面一扇黄门,就到了!”

顺着她的指令一冲,可没想到,那个走廊尽头,又冲过来了一大群的人马。

一个小小的身影忽然就落在了我面前。

“这里!这里!”

这是——之前被抓住,在丹炉上面放血的白鸟?

小龙女的声音也立刻响了起来:“跟着它!”

白鸟一路带着我,绕过了一个小回廊,前面还真是一扇黄门!

小龙女高兴了起来:“到了,开门!”

我一只手搭在了门把手上,却说道:“你说是带我来找玉虚回生露,是骗我的吧?”

小龙女看向了我,那张狡黠的笑脸,顿时就凝滞住了:“嗯?”

“你骗我带你出来,是为了让我把你带到这里来,做某件事儿,是不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