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91章 慕容双生

小龙女换着我脖子的手一紧,不出声了。

但她马上说道:“我不想告诉你,也是怕……”

“你是怕,我要是知道了真相,就不会带你来了。”

离着那扇黄门,只有最后一步。

这个旅程,也要到最后一步了。

“你只管带我进去……”小龙女压住了嗓子:“这件事儿,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?”

“就冲我背你这么长时间,也不用被蒙在鼓里吧?”我也不想被人当个傻子溜:“你不说,我就放下你。”

说着,我的手就松了几分。

小龙女一把抓住我,声音带了几分怒意:“看不出来,你还敢威胁我……”

这个声音,跟之前她的灵动狡黠完全不同,竟然带了几分凌厉。

但这个时候,周围已经有了隐隐的响动了——数不清的摆渡门人,正源源不断的赶到了这里来。

谁也不乐意,功亏一篑。

果然,小龙女皱起了眉头:“你比我想的更聪明……好,我就告诉你,我是想要拿一件东西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

“一块石头,和一张纸。”

那是什么?

“人来啦!”那只白鸟叫了起来:“可来不及啦!”

“我不让你白帮忙,”随着人声越来越近,小龙女的声音也越来越急:“只要你帮我拿到了那两个东西,我就给你玉虚回生露。否则——你连玉虚回生露什么样子都不知道,绝对拿不到。”

是啊,只剩下最后一步了。

我吸了口气,推开门,就进去了。

到了那,先闻到了一股子木料的气息,触手,碰到了很多丝滑的东西——是一重一重的帘幕。

顺着小龙女指引的方向,我走了一路,掀开了最后一重帘幕。

一打开,面前豁然开朗。

在黑暗之中走了一阵子,我习惯性的眯起了眼睛,可眼前是非常柔和的光线,看清楚了之后,我顿时瞠目结舌。

我这辈子,从来没见过这么华丽的一个场所。

这是个巨大的厅堂,能容纳几百个人。

没有窗户,但是天花板上,满是夜明珠,镶嵌出了一片繁盛华美星空——银河,二十八星宿,甚至北斗七星,历历在目。

墙壁上则是青龙白虎,朱雀玄武的图形,精致而又巨大。

这地方庄严华贵而又肃穆宁静,呆在这里,人忍不住都要屏息静气。

这地方,肯定是摆渡门最核心的地方——尉迟明目,曾经看守着的地方。

小龙女一只娇嫩的小手,冲着这个厅堂中间指了过去。

厅堂中间是一个大桌子,桌面上有许许多多的方格子。

那些方格子颜色不一,看上去,倒很像是一盘巨大的七巧板。

方格子上,也都雕刻着意味不明的形状,有神兽,有星辰。

小龙女几乎一丝迟疑也眉宇,就指向了纷繁格子其中一个:“你把那个给……”

我听得出来,她的声音虽然压着,却满是期待和紧张。

我看到,她指点的,是一个描绘着月亮图案的格子。

我刚伸出手,忽然小龙女像是发现了什么,厉声说道:“兑位正中!”

我条件反射,对着那个位置就翻了过去。

与此同时,地上有什么东西,猛地冲了出来,擦在我刚才站的位置上,就飞出去了。

身上刚用同气连枝吸了皇甫球身上的行气,还没完全调息好,这一下,那股子气摁不住,又在身上猛烈的游走了起来,我只好努力把那个气劲儿往下压:“这地方……”

这地方,也有陷阱?

可我怎么一点机关的动静,都没听出来?

那是——地上有黑煞气,那地方有阵?

还没喘过这口气,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声就响了起来:“等你们,可等了挺长一段时间了,想不到,现在才来。”

我立刻抬头,可身边空荡荡的,什么也见不到。

只闻其声……我后心隐隐有点发凉,人呢?

“这是慕容双生,”小龙女立刻说道:“外号叫——不见其人!”

不见其人?

难不成——这还是个隐形人?

“我只是过来求个东西……”我立刻说道:“没有要伤人的意思,有话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一阵娇媚的声音银铃似得响了起来:“哥,你信吗?”

“哼。”另一个方位上,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声,言简意赅,斩钉截铁:“放屁!”

卧槽——不止一个?难怪叫双生,这是兄妹俩?

我早就用观云听雷法,去感受他们俩的方位,可他们俩的位置诡谲异常,我竟然根本就感觉不出来!

还真是——第一次遇上这种存在!

他们是怎么做到的?

还没想明白,忽然小龙女又开了口:“坎……”

这个坎字才说出来,一股子疾风,竟然已经对着我冲过来了。

好快!

我根本就来不及闪避,只觉得那股子疾风奔着胸口一撞,“当”的一声,就跟条件反射一样滋生出来的龙鳞撞在了一起,谁想站稳了,可那股子力道狠厉又霸道,我整个人跟被保龄球撞翻的瓶子一样,直接被掀出去老远!

勉强靠着蛟珠的力量,想站在地上,可没想到,面前的力道没散开,左边又是一股子力道追了上来,我没了平衡,本想就地滚过避开,可因为不能放下小龙女,我只能硬生生扛住了那一下,“当”的一声,左肋上又是一下。

这一下,龙鳞根本没来得及滋生出来,就是一股子钻心剧痛——骨头,裂了?

“哥,你看见没有?”那个娇媚女声,倏然就在我耳边响了起来:“这位献石人,跟神谕之中一样,还真挺皮实的嘛……”

我心头一震,立马翻身躲开——左肋下的剧痛跟皇甫球留下的行气正撞在一起,简直撕心裂肺。

可刚落地,那个雄浑的声音,又在右耳边响了起来:“皇甫球说,废了再说。”

卧槽?白鸟飘忽着飞了起来:“躲躲躲,躲躲躲!”

我倒是想躲,往哪儿躲?

可那个白鸟才没飞多远,忽然就在半空中刹住了车,接着,猛地飞出去了老远——不是自己飞的,是被抓住之后,扔出去的!

我心里暗暗叫苦:“这看都看不到,怎么打?”

而之所以看不到——是因为,这一对兄妹,太快了?

不行,得想个法子——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闻到了一股子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