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993章 最好妹妹

我嗓子跟卡了个石头一样,说不出来了。

而我的表情,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我的血顺着她的胳膊流了下来,她攥紧了拳头。

“妹妹……”这一下,那个雄壮的声音,也给吓住了。

这个声音娇滴滴的,照着想象——尉迟明目,江采菱,老板娘,这摆渡门哪一个声音好听的女人,不是年轻貌美?

这位慕容双生的声音,甚至比她们几个,还要娇美。

所以,我自然也当这个慕容双生,是个绝色美人。

可现如今,血污落在了她脸上,勾勒出了她整个轮廓,我几乎给看愣了。

我从来没见过,这么丑的一个人。

阿丑也不好看,但是——阿丑起码看上去,是人。

眼前这个——五短身材,大脑袋,大肚子。

愣一看,甚至有些水猴子的感觉——不,水猴子最起码手脚一般长,可她,一只胳膊粗,一只胳膊细,一条腿长,一条腿短。

大脑袋上稀稀疏疏几根头发,又黄又软,留的长长的,想遮住头皮,可地方支援不了中央。

一双眼睛跟青蛙一样鼓起,满脸坑坑洼洼,鼻子像是曾经被人给打断过,整个歪下来,满口参差不齐的黄牙,从合不上的嘴角里爆出来。

长成这个模样——抽象的毕加索恐怕都画不出来,小孩儿见了是一定会哭的。

难怪——我总算知道,她们这一对兄妹,为什么不见其人了。

“你还看——你还看……”那声音发颤:“我把你的眼珠子抠出来!”

那只手抬起,二话没说,对着我的眼睛就剜下来了!

我立马把身子往后折了过去。

说实话,之前跟她打,完全不能全神贯注——他们慕容双生有两个人,我格住前面,总要分神来挡住后面,可现在,倒是心无旁骛了。

果然,那个雄壮的声音急切的响了起来:“好妹妹,你别动气,哥来……”

“你敢!”那个娇滴滴的声音,现如今,宛如城隍庙壁画上,那吃人挖心的夜叉,尖锐的让人牙碜:“这个山下人,我要亲手挖眼,吸髓,砍舌头!”

妈耶!

那个哥哥显然是对妹妹是畏惧几分的——不,应该是疼爱极了,到了百依百顺的地步:“好好好,你说什么,哥听什么!但是——别杀他,还要留到……”

“杀他?”她盯着我,嘴角勾起,整个脸耷拉了下来:“没有这么容易,我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

一股子凌厉的披风声对着我就冲了过来。

“我要一寸一寸,剥了他的皮,一分一分,削了他的肉,一针一针,戳了他的经络,把他丢在罐子里,做人彘!”

我泛了一身鸡皮疙瘩,都说貌由心生,这话还真是不假,你这么狠心,自然没不能修仙成功,有你这种神仙,老百姓该倒霉了!

但是——我其实可以想象。

都说人不可貌相,可谁不是外貌协会?好看的人,路自然是平坦的,不好看的人……

她长成这样,一定,也没少受委屈吧?

苦和恨,还有不甘心憋的多了,都是毒,好好的人,恐怕都会给逼疯了。

我立马歪过身子躲避了过去——她确实很快,可是,能看见她的身影,已经算是长足的进步了。

小龙女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:“哪怕是一个,你也……”

是啊,我也打不过她。

人家摆渡门长老,能是浪得虚名吗?

我挡也挡不住,自然只能节节败退。

不过,她要是性格暴躁的话——一着急,准会露出空门。

于是我也不跟她正面刚,而是想方设法,把全部行气拿出来,用在躲闪上。

她是比我强的太多,可这就好像人抓蚊子一样,越焦躁,蚊子就越有可乘之机。

而且——她的动作,我不能预测,却可以“指挥”。

比如说——我一双眼睛,往她长短不一的脚上看,她的手指屈起,就想来挖我眼睛,嘴角一撇,她就要多疑我是想嘲笑她,转而又对着我的嘴来。

辨别清楚她的杀招在哪里,那慢慢的,也就可以掌握规律,只要调转全部行气,还真勉强能躲过去了。

只不过,我支撑不住多长时间——皇甫球的行气,永远驯不服,浑身骨头,也全支离破碎似得疼。

得速战速决,拖得时间越长,胜算越小。

她哥哥也着急了,可只能在一边劝,并不敢真的上前,惹妹妹不高兴。

而她“不见其人”习惯了,已经习惯性忘记自己会露破绽,反而越来越焦躁。

而我看准了,她已经沉不住气,现在就要摁住了我,身子重心一纵,左边倒是有了个空门。

好机会,我立马冲着那个空门,就扑过去了。

先把那个有月亮的盒子拿到手再说!

可这么一落地,烟草的味道倏然就靠近了,我只觉得自己的后脖颈子,死死被人给拽住了。

果然,那个哥哥坐不住了。

这个速度,我恐怕拿不到那个月亮盒子了。

不过……我一只手,抓住了一个描绘着黑熊的盒子,撒手就往外扔!

没记错的话——这里的东西,全是至关重要的,摔坏了一个,他们恐怕也没法跟其他长老交代!

这就是所谓的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。

果然,那个黑熊盒子一出,烟草味道根本来不及抓我,侧过身子,就去抓盒子。

而那个妹妹,立马就咆哮了一声:“谁让你多管闲事的!”

做哥哥的一接住了盒子,一边关切的说道:“小妹,你别动气——要不然,先把这个灾星给抓住了再说……”

“哎呦……”我一边尽可能把眼前的盒子往下扔,一边说道:“我早就说,你哥可信不过你——也别说,你几斤几两,大概只有你哥最清楚。”

那个妹妹的火气果然呼的一下就给蹿上来了,一把就把他哥哥给拨开了:“给我让开!”

我心念一动,把能够到的盒子全给扔出去了,妹妹往前一赶,我心里清楚,她一件要干的事儿,就是抠我的眼睛,提前就把脑袋给低下去,同时,把七星龙泉翻了上来。

亢宿大风起沙石,氐房心尾雨风声!

皇甫球的行气猛地被我逼出来,对着妹妹就炸了出去。

可妹妹竟然没有闪避——她已经耐不住了,好比是杀敌一千,自损三百,冒着这个行气就过来了!

小龙女猛地吸了一口凉气。

白鸟也叫唤了起来:“死啦!死啦!”

不一定。

果然,一道凌厉的行气猛地窜了过来,就硬是挡在妹妹前面,给她扛了这一下!

这下子,我看到一个人影撞在了妹妹身上,两个人叠在一起,咕噜噜滚出去了老远。

那个哥哥拿自己当盾牌,一丝一毫的伤,也不想让妹妹受。

而哥哥粘上了妹妹身上的血,他的轮廓,也展露了出来。

我看清楚了他的模样,又是吃了一惊。

哥哥的声音非常粗犷,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彪形大汉。

可实际上,这个哥哥,身材颀长,轮廓姿态能看出来,是个跟江辰一样的翩翩佳公子。

再一看长相——眉目清秀,简直比苏寻还要更英俊些。

这俩人——真的是亲兄妹吗?差距也太大了吧?

“你又看什么?”妹妹嘶声说道:“你看我哥好看,看我丑,你觉得我们俩不像亲兄妹,是不是?”

哥哥却立马说道:“小妹,你别胡思乱想,你不丑,你一点也不丑!”

“你千万别动气,在哥哥心里,你是世上最好的妹妹!”

亲情滤镜?可看得出来,这个哥哥——很温柔。

“你心里,你心里有什么用……”妹妹攥紧了拳头,死死的盯着我:“外人全笑我,全笑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