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96章 龙女落地

小龙女看着我,缓缓的说道:“也许,你不会相信,但是——那件事儿,我有我的苦处。”

“苦处?”

而这个时候,赫连长老连忙说道:“这位献石人——你好歹也是公孙统的徒弟,是咱们摆渡门的一份子啊!真要是放走了那位,那咱们摆渡门不光名声扫地,上头追究下来,怎么担待?只要你放下盒子——我赫连洪宽给你打包票,你误闯进来的事情,既往不咎!”

皇甫球一听炸了毛:“放屁,这小子就差把天捅出个窟窿来了,你既往不咎?你先问问其他人愿意不不愿意!”

这一句话把赫连长老给急的:“我说皇甫啊,都什么时候了,你就少说一句……”

皇甫球本来盛怒之下,脑子应该被火拱的一跳一跳的,也或者,他模样变小,性格也跟着变幼稚了,一听赫连长老这话,冷不丁福至心灵,立刻跟着赫连长老的话说:“对对对,是我脾气急躁——献石人,那个云纹盒子,你可千万要拿好了,千万不要动——也别在意你刚才打翻的玉虚回生露,只要你不动石头,不光既往不咎,我们还给你找,不输玉虚回生露的其他灵药!”

“你胡说,”这个时候,老态龙钟的东方长老也闯了进来:“世上哪儿有比得上玉虚回生露的东西?”

皇甫球刚顺过劲儿来,这东方长老又来抬杠,把赫连和皇甫球气的直咂舌:“少说两句!”

你们这九长老,哪儿像是互相帮助啊,根本就是互相拆台。

我一寻思,这倒是个机会,只要我手里有小龙女的盒子,那还不是想问什么问什么,于是我就趁机问道:“那你们告诉我,当初公孙统,到底偷走了什么东西?”

我到现在,也觉得公孙统的身份十分神秘。

甚至——我想起了那个遥远的下午。

他到底是为什么会在那个澡堂跟我相遇?

是偶然,还是……

果然,几个长老互相看了一眼,都露出了难色。

我嘴角一勾:“你们不说,那我就……”

我一只手,就放到了那块石头上。

“别别别!”皇甫球他们几乎要跳起来,赫连长老叹了口气,一摆手:“你们先出去!”

剩下那些弟子们,只好呼啦啦往外走了出去、

“那个灾星,还真是来给公孙统讨公道的。”

“想不到,公孙统能把区区一个山下人调教成这个地步——都说当初九长老之中,公孙统是最强的,还真是名不虚传啊……”

平心而论,我跟公孙统面都没见过几次,叫什么调教?

但是——他确实传授给了我观海听雷法,要说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,也心虚。

如果——他真有什么难言之隐,我想帮他一把。

江采菱和老板娘临走的时候多看了我两眼,意思是让我自求多福,不要作死。

她们这么一走,这地方就剩下几个长老了。

慕容兄妹“不见其人”,剩下几个长老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都看向了赫连长老——估计看他是这些人里,脾气最好的一个。

赫连长老叹了口气,这才说道:“他当年到了这里来,把尉迟的眼睛抓瞎,偷的其实是两件东西。”

两件?什么?

赫连长老叹了口气:“其中一个,就是你手上的盒子。”

我当时就愣住了。

这么说,公孙统当年做出这种天下之大不韪的事儿,竟然是为了小龙女?

我立刻看向了小龙女。

小龙女眉头紧锁,似乎也想起来了一些不想回头的记忆:“你那个老朋友,是个好人。”

他——也想把小龙女给救出来?

不过——盒子既然至今还在这里,那自然是没有成功了。

果然,赫连长老接着说道:“当时,正好上官和皇甫,东方,到这里来看尉迟——说白了,想请尉迟帮他们看点东西,就正碰上公孙统行凶!几个人一起上前,抢回了那个云纹盒子,公孙统负伤逃走,其他人追上去,没追到,这才发现,还丢了另一样要紧的东西……”

什么?

“是一位大人物寄存在这里的,没有打开过,我们也不知道啊!只知道……那个东西,好像跟四相局有关系。”

四相局?

而这个东西至关重要,留在什么地方,都让人不放心,所以辗转到了以靠谱和公正出名的摆渡门手里看管。

“那个大人物是谁?”

“这我们就真的说不得了……”赫连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:“泄露天机,必遭天谴。”

大人物……

“还有一个问题。”我看向了赫连长老:“公孙统盗走东西,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赫连把那么要紧的事儿都说出来了,这会儿心一横,回答道:“拿着你们山下人的时间来算——差不多二十多年前吧。”

二十多年前——跟江瘸子甚至——还有我的出生,程星河老爹去世,厌胜门门主失踪,都在同一个时期。

我的心直往下沉。

难不成——那个跟四相局有关的东西,跟四相局突然破局有关?

我一直以为江瘸子是始作俑者,却没想到,公孙统也在其中插了一脚。

而江瘸子和公孙统,又到底是什么关系?

“现如今,四相局被破,你们可一点苗头没露啊!”我忍不住说道:“怎么,是怕这话传出去,摆渡门跟着担责任?”

他们几个,都露出了十分尴尬的表情。

难怪要找公孙统要回那东西——好把这个谁都担不起的责任给落实了!

赫连接着说道:“不论如何,你想知道的,现在我们都告诉你了,还请你,高抬贵手,把那个盒子给……”

小龙女抓着我的手,却紧了几分,声音甚至带了几分恳求:“我……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地方去了。”

我抿了抿嘴:“你当时,又是为了什么事儿被贬谪的?”

小龙女的眼神犹豫了一下:“不是我不说——你还没有到听这种事儿的时候。”

是啊,阿满也是这么说的,他们所在的位置,跟我实在太遥远了。

“但是,我相信。”小龙女接着说道:“只要你放开我,不久的以后,咱们还会再见面,到时候,也许……”

她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也许,咱们会重新站在相同的位置上。”

相同的位置?难不成,潇湘回到神位,我作为“上门女婿”,也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?

我自然也希望潇湘能回去,可是……

我隐隐有了不祥的感觉。

算了,那种地方,不是现在的我能想象的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行气,忽然猛地对着我撞了过来。

我瞬间就明白了——嘴上说着什么既往不咎,其实他们一直在找机会。

他们屏退了弟子,把这种大秘密单独说给我,只有一个后果。

不打算,让我活着走出去了。

“干得好!”皇甫球猛地跳了起来:“只要把献石人一了百了,那位落地,这场灾难,还能平息……”

这破风声是谁弄出来的,又到底有多大的威力,已经不重要了。

因为我绝对躲不过。

小龙女要张口,但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我的身体猛然失去了平衡——龙鳞猛地滋生了出来,挡在了那道行气上面。

可是——小龙女被惯性一震,身体不由自主就落了下来。

我眼角余光看到,她漂亮的大眼睛里面,淌了一滴眼泪。

但是在小龙女落地的最后一瞬间,我已经把那块石头给拿了起来。

我觉得,一个能让我丢下她,自己走的,不会坏到什么程度去。

哗啦一声,那一张满是红色经咒的黄纸猛地飞到了半空,“哄”的一声,就着了起来。

与此同时,小龙女的身体,凌空就停留在了地面上几厘米的位置上。

她自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