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01章 严刑逼供

一听我这话,他们全皱起了眉头,尤其是公孙统。

我看向了他,问道:“这个东西,你自己戴过没有?”

公孙统哼了一声,答道:“我戴?你觉得呢?”

公孙统被陷害,当然是对这个真凶的东西恨之入骨的,怎么可能沾身,拿到了之后,就一直存在了盒子里,就盼着哪天能成为一个证据。

可这个东西,什么痕迹也没有,拿来指控谁呢?

哪怕是气味——这么长时间过去,也该散尽,只剩下装它的木盒子的气味了。

他也知道,拿出来也没什么意义,索性不拿。

那就有希望了。

我接着就四下里看了看,抬手用七星龙泉,煞气一炸,把一块白色的帘幕给削了下来。

那帘幕不知道是什么做的,又轻又软,滑腻非常,估摸能挡光和气。

皇甫球一愣,上来就要揍我:“你干什么?这可是蓬莱山雪花雀的翎子织出来的……”

慕容双生的妹妹拦住他:“已经被他割断了,你嚷嚷又有什么用。”

我就把帘幕铺在了地上,再把火鼠裘放在了上面。

皇甫球没辙,看着我,难以置信:“你别告诉我,你有法子!”

惭愧了,还真有。

“那你说……”

我把那块火鼠裘放在了洁白的帘幕上,拿出了玄素尺。

众人面面相觑,而东方长老也忍不住了: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我翻过了玄素尺,答道:“严刑逼供!”

这四个字一出口,众人全傻了眼:“逼供?”

而我一边说着,一边跟旧社会的衙役一样,对着火鼠裘就打了下去:“先给它五十大板,看看它说不说实话。”

这一下,火鼠裘在玄素尺的力道下,腾空而起,又重重摔回到了帘幕上。

赫连长老匪夷所思,东方长老满脸不解,皇甫球甚至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,忽然捧腹哈哈大笑:“你以为,这个火鼠裘有灵?你瞎?”

火鼠裘本来就是从火鼠身上剥下来的,无七窍,自然无灵。

公孙统却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火鼠裘。

“啪——啪——啪……”

周围万籁俱寂,只能听到这一下一下的板子声响了起来。

皇甫球性格急躁,实在是忍不住了:“不行,这么墨迹下去算是怎么回事——你真指望这块皮子能开口说话?”

公孙统却冷冷的抬起头:“五十下,还没打完。”

皇甫球一怔,喃喃的说道:“疯了……你们都疯了……一个小疯子闯进来,几个长老,跟着一起疯,传出去……”

这个时候,我停下了手,五十下已经打完了。

火鼠裘落下,众人的视线全集中在一起,火鼠裘,还是以前那个老样子——柔软美丽,甚至连一根毛都没掉。

白色的帘幕,也一点都没脏。

完全没有任何变化,火鼠裘也没开口说话。

皇甫球吐了口气,喃喃自语:“我也是脑子有毛病了,竟然能对你抱希望……”说着,扬起了声音:“你们闹也闹够了,差不多……”

剩下几个长老有的叹气,有的呆若木鸡,看眼神,全以为我在耍他们。

只有公孙统,皱着眉头盯着我。

我蹲下,摸了摸火鼠裘:“好乖好乖,它已经把真相抖落出来了。”

众人又是一愣:“什么?”

皇甫球熬不住了:“你放……”

说着,一巴掌对着我脑袋就要劈下来。

而我一只手,就在帘幕上捏了一点东西:“你看。”

皇甫球的巴掌硬生生悬在了半空:“这是……”

我拉过了一块黑色的帘幕,撒在了上面。

从火鼠裘上打下来的,是非常细的盐粒,因为垫在了火鼠裘下的帘幕是雪白的,所以,根本看不出来,只有在黑色帘幕上,十分醒目。

我环顾了一下几个长老:“这盐粒可不算少——出事儿的那段时间,哪个长老,下过海?”

周围一片安静。

几个长老不吭声,其中一个,冒了满额头的汗。

他们的视线,全落在了那个人身上。

赫连先生。

公孙统的视线,也落在了赫连先生身上:“赫连,我记得,那件事情之前,有个地方闹了海蛟,伤了不少人,是你去了……”

不光公孙统知道,其他长老,也全知道这件事儿,都看向了赫连长老。

赫连长老左右一看,也急了,立刻说道:“巧合,这完全是巧合啊——不是,我就下了一趟海,就成我做的了?你们要把我给冤枉死……”

“是啊,”皇甫球盯着我:“下海……万一是巧合呢?”

我又在白色帘幕上捻了捻,接着说道:“那我就往细里说,这位凶手下的,恐怕还是东海附近。”

这话一出口,他们几个全愣住了。

赫连长老的脸也瞬间就白了:“你……”

接着,赫连长老看向了公孙统,巨型馒头一样的胖手直抖:“公孙,亏这些年,我一直死心塌地相信你,他们都要杀你,只有我为你说话,你现在,倒是要串联你徒弟,把黑锅扣在了我身上,你其心可诛——其心可诛……是你告诉他,我下过东海,是不是?”

其他几个长老脸色,也一个比一个变幻莫测。

公孙统还没说话,我先说道:“不是。”

接着,我把手上那个东西拿了出来,找了一点水,放进去了。

水里一瞬间跟下了雪似得,出现了几点雪花。

这叫“寒英藻”。

这东西是白色的,只在东海深处生长,特点,就是死不了。

如果这东西出了水,就会萎缩成盐粒子大小,但是只有碰到水,就会立刻舒展好几倍,变成雪花大小,“寒英”二字,就是雪花的别称,也叫“头皮屑藻”。

生命力十分顽强,跟沙漠里的“沙漠之花”齐名。

有些事情,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。

这下子,赫连长老一下说不出话来了。

但他喘了半天气,浑身的肥肉跟波涛一样上下起伏,脸红脖子粗:“这也是巧合——不是,我下过东海又怎么了,下过东海就有了罪?不管什么盐粒子,还是寒英藻,那都不算是证据,一点也不直观!谁亲眼看见,是我干的了?”

“是啊……”慕容双生的妹妹声音也响了起来:“这段时间,赫连长老一直给公孙统说好话,他,他跟公孙统的关系也特别好,我也不相信……”

剩下的长老,没有说话的,这事儿对他们来说,太震撼了。

这其实很正常,谁乐意怀疑跟自己有千百年交情的身边人呢?

我看向了东方张来:“所以那天,你们几位前去,赫连长老并不在,也没目睹尉迟和公孙统的事儿?那天,你们是为什么去尉迟长老那里的?”

“海蛟难抓,他还负了伤,所以……”

东方长老的声音也扬了起来:“那天皇甫球和我,还有上官三个人,为了大独山的行尸有几只,想让尉迟看了定胜负,还叫赫连一起去,结果他说伤还没好,才没有一起去……”

他没有不在场证明咯。

“你们欲加之罪何患无辞……”

我接着说道:“也好说,您不要急,现在,咱们就上您那里去找一找——只要找到了那个火鼠裘,事情就简单了。”

“火鼠裘……”公孙统看着我:“还能找到?”

我答道:“我觉得能。”

赫连长老胸口剧烈的起伏了起来:“你们……你们欺人太甚!”

“为了自证清白,搜一搜又有什么了不得的。”我答道:“还是说,您不让去,是心里有鬼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