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02章 不化寒冰

东方长老也看向了赫连长老,试探着说道:“赫连——都到了这个时候了,我看,不搜一搜,也堵不上人家的嘴……”

赫连长老攥紧了拳头,刚要说话,公孙统站起来,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赫连长老。

赫连长老手一颤,公孙统的视线落在了他手上,忽然跟明白了什么似得,一头就冲出去了。

我自然紧随其后,剩下的长老就更别提了,全冲了出来。

门口密密麻麻,全是摆渡门的弟子,是之前长老说话,轰出去的——不过他们全像是对里面的事情感兴趣,都跟大鹅似得,伸着脖子靠近帘幕想听呢:“哎。刚才那个雷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真要是那位的话,那咱们摆渡门……”

“要不要,进去个人请示请示?”

“你敢?你敢你去!”

结果我们一冲出来,那些门人都给吓了一跳,尤其见到公孙统这个“叛徒”,和我这个“灾星”,不少人义愤填膺,可一看几个长老都没把我给怎么样,他们自然也长了心眼儿,没敢多说。

江采菱和老板娘倒是赶紧跟了上来:“怎么样了?”

我一边追公孙统一边摇头:“还不知道。”

对摆渡门的人来说,哪儿有不好奇的道理,哗啦啦一窝蜂,都跟着一帮长老跑了起来。

不用说,公孙统去的地方,就是赫连长老的住处。

外面看着平平无奇,一进去,我就打了个哆嗦——特别冷。

赫连长老的住处内里倒是出人意料,桌椅床铺,跟爱斯基摩人一样,竟然多是用冰打造出来的,四下里一片雪白!

我忍不住问江采菱:“这位赫连先生,是修练寒冰神掌呢?”

江采菱瞪了我一眼:“你懂什么寒冰神掌,是因为赫连先生畏热,冷一点平心静气,有助修行,这些都是东海的凝脂冰,万年不化。”

这地方好东西真是不少,要是程星河来了,不知道把眼给直成什么样。

赫连长老追过来:“公孙统,你……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

可话音未落,公孙统冷着脸一抬手,“咣”的一声响,这地方跟地震一样,四下里都颤动了起来,好几样轻薄的东西直接飞了起来,顿时一片大乱。

可那些东西里,都是寻常的衣服被褥——当然了,比平常人用的大出许多——却一点火鼠裘的痕迹都没有。

其余的长老也都目睹了一切,赫连长老冷笑了一声,一屁股坐在了一个冰凳子上擦汗:“行了吧?看明白了吧?我倒是要看看,你们还想闹到什么地步。”

东方长老也吐了口气,死死盯着我:“果然是这灾星胡言乱语,挑拨离间!”

皇甫球更是急了眼:“我早说,那小子本来就是为了闹乱子来的,你们偏不听,这下好,伤了和气,你们满意了?”’’

慕容双生也不吭声了。

皇甫球接着说道:“大家也别等了,把这俩祸患一起给……”

我则说道:“等一下,真的和气,又哪儿有那么容易伤的?”

皇甫球一愣:“都到了这个时候了,你还有什么可说的?”

赫连长老也盯着我:“你还没闹够?”

公孙统也看向了我,皱起了眉头。

我则环顾了这个屋子一下,答道:“大家往后退一退。”

“嗯?”

我把燧仙石给拿出来了。

“他这是要……”

我一秒也没浪费,调动了全部的行气,往诛邪手上一催,“轰”的一下,就把燧仙石的火气,全给逼出来了。

燧仙石是火系最厉害的灵石,只放在一个地方,时间长了,本地都能变成一片焦土,更别说,用李茂昌他们的天阶行气给逼出来了。

眼前的天地,顿时全被一片橙红笼罩了下来。

众人全愣住了,纷纷躲闪不叠。

而在那一片橙红之下,“哗啦……”一声响,那些号称万年不化的凝脂冰,全成了水。

江采菱一下就愣住了,忍不住抓住了我的手:“你什么时候,有了这样的本事?”

江采菱看着我的眼神,映着那一片火光,像是装满了星星。

对了,自从我吃了李茂昌他们的行气之后,还没在她面前出过手。

我装作很镇定的样子说道:“我比较低调。”

这下,不光江采菱,老板娘看我的眼神,都多了几分崇拜。

但说实话,我自己都吓了一跳——我闻到,自己的头发,都被燎出了焦糊味儿。

我哪儿知道,威力这么大!

还是说——我想起来了爆在我手上的玉虚回生露。

会不会,这东西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?

这样看来——以后不做先生,上街烤串,倒也算一条出路。

等那一团子势不可挡的火光消失,这里号称万年不化的凝脂玉全成了水,滴滴答答流了一地,而赫连长老刚才坐的那个凳子,也已经化为乌有,他现如今,正湿淋淋的坐在了一汪水里。

大家看着满地的水,又看向了我,江采菱吸了一口气:“刚才那一下,帅是很帅,可是——你把凝脂冰都给烧了,那……”

水里,也没有任何火鼠裘的踪迹。

皇甫他们全看出来了,上来就要揪我:“咱们也是猪油蒙心了——一次一次,被这个灾星当猴儿耍,我现在就……”

“等一下。”我指着赫连先生说道:“火鼠裘,就在赫连先生屁股底下呢!”

这句话一出口,众人全安静了下来。

赫连长老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看着我:“你……”

我看着公孙统:“火鼠裘要是没在他屁股底下,我现在就给他磕头认错。”

公孙统二话没说,那道子凌厉的行气炸起,赫连长老还要抵抗,可庞大的身躯,已经硬生生被退出去了几步之外。

而他刚才坐的地方露出来——数不清的眼睛,全看见了。

地上有一块美丽的红色皮毛。

赫连长老的呼吸,一下就凝滞住了——脑袋上淌下来的汗水,比地上凝脂冰化开的不少。

这块红色皮毛,跟公孙统拿出来的那一小块,一模一样。

而这块红色皮毛上,有一个窟窿,像是被抓下去的。

我拿着那一小块火鼠裘上去一拍,大家全看见了。

严丝合缝。

“咣当”一声,东方长老没扶住自己的手账,老态龙钟的一屁股就坐在了满地的水里。

江采菱盯着我,低声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我怎么知道,那个火鼠裘藏在这里?

很简单——赫连长老一来,一屁股就先坐在了那个冰墩子上面。

心虚的人,第一件事儿,就是掩藏。

而起火的时候,他都没挪屁股,我就更肯定了。

皇甫球咽了一下口水,喃喃的说道:“他,他一向以谨慎出名,怎么会干出这种蠢事儿……”

他的意思是,真要是赫连长老干的,为什么还把证据留下?

就在公孙统抓下了那块火鼠裘的时候,就应该把所有证据全部销毁,一了百了。

更简单了——火鼠裘连火都烧不坏,你怎么销毁?

万一销毁的时候处理不当,出了什么岔子,不是反而引火烧身吗?

而且,火鼠裘是什么东西,那火光兽听过的人多,见过的人少,现成的,这么大的火鼠裘,自然更是千年难求,珍贵无比!

就算他有能力销毁,未必舍得。

极其谨慎的人,性格往往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想要的更多,或者说,贪。

赫连先生,应该是极其喜爱这个火鼠裘的,这是铤而走险,抱了侥幸之心。

从他给公孙统说好话,要活捉,也看得出来。

“除非,是心里清楚,自己的东西落在了公孙统手里,你没把握公孙统有没有认出你来,会不会在束手就擒的时候指证你,或者,万一公孙统死了,怕这个东西什么时候翻出来,让自己倒了霉。要是活捉的话,你还可以探探口风,把这个东西处理掉,就一了百了,一丝证据也没有了。”

我接着说道:“也或者——你依然想要回那块丢失的皮毛,把火鼠裘重新补回来。”

这个火鼠裘——对他来说,像是比命还重要。

“你……”赫连先生咬了半天牙:“你……”

他还想狡辩,可是现在,哪怕是他,也狡辩不出什么来了。

身边呼啦一道破风声,我眼前一花,就看到公孙统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抓住了赫连长老米其林轮胎一样的脖子:“是你——这些年,我一直拿着你当朋友,你为什么……你到底是为什么?”

赫连先生歪过头,却把火鼠裘给抱了过来,连大块,带残片,死死抱住。

我忽然明白,他们这几位长老,为什么这么长时间,也没能成功的从三川上摆渡成功。

就是因为——他们每一个人心里,都有放不下的执念。

容貌,宝物,不甘,怨恨,一些,从尘世里带不走的身外之物,跟秤砣一样,把他们在升仙路上往下坠。

皇甫球他们也忍不住了,全揪住了赫连长老:“你……”

可他们,话到嘴边,都不知道怎么说。

而赫连长老,死死抱着火鼠裘,也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咬紧牙关,就是不开口。

我接着说道:“赫连长老,你来偷四相盒,是受人之托吧?”

赫连长老庞大的身体,猛地一颤。

他跟公孙统的友情,也不像是假的。

俩人本来无冤无仇的话,就肯定是了别的什么事儿。

“你要是说出来,可以将功折罪。”我盯着他的眼睛:“那个托你偷四相盒的,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