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04章

皇甫球正听到了要紧的时候,一看忽然来了个人打岔,气的七窍生烟,跳起来就给那个人来了一嘴巴:“已经到了这个时候,哪儿还有更不好的事儿?”

那人被打的原地旋转三周半才站稳,而皇甫球一瞅那人模样,这才一愣:“你是……司马的徒弟?”

那人倒是训练有素,挨了这么重的一下子,眉头都没皱一下,眼瞅着他一张清秀的脸一边肿起半边,一边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是,真出大事儿了!”

东方长老颤颤巍巍过去,一把将皇甫球拽回来,老态龙钟的问道:“什么事儿?”

“我们金玉堂……”那人强压着情绪,这才清清楚楚的说道:“遭了天劫了!”

金玉堂?

江采菱立刻皱起了眉头:“那不就是——司马长老那……”

司马长老那出事儿了?

我立刻皱起了眉头。

倒是——挺巧的啊!

皇甫球他们面面相觑,互相看了一眼,奔着外面就跑,当然了,没跑几步,把坐在地上的赫连也带上了。

不愧是九长老——带着赫连长老这个目测不出多少斤的庞然大物,依然行走如风。

我自然也跟了过去。

那个所谓的“金玉堂”,在太极一侧最下方,跟赫连先生的住所,正是相反的方向,这一跑,贯穿了整个摆渡门。

我这才有功夫细看,这一细看,这地方钟灵毓秀,仙气萦绕,确实不假,尤其围这里的水,三方高耸,呈现参拜之势,这样的水叫三方参拜水。

三方高又高,几辈皆英豪。三水来朝拜,洞中出仙材。

确实是修仙之地最好的选择。

可我却发现,这三方参拜的一方,水流逆转,像是因为汛期什么的原因,改了方向,这就不太好了。

成了“三足鼎断腿”。

鼎大,却是由三个足来支撑的,三足鼎断腿,意思,是要伤中流砥柱,大势将颓。

不光如此,仙气之中,比我来的时候,多萦绕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猩红。

这种猩红——好像以前没见过。

色似血,然而,是干涸的枯血,大不吉。

这都是元气大伤,血光之灾的征兆。

我皱起了眉头——之前就听他们说,我的到来,会带来血光之灾,难不成,是真的?

一路到了摆渡门另一侧,前面的人停住了脚步,我就知道到了,抬头一看,顿时一愣。

原来所谓的“金玉阁”,建造在一座秀峰的半山腰上,风格古朴苍秀,但是——现如今,朴素的门窗,都一片残损,黑漆漆的,好似骷髅脸,而从门窗之中,正源源不断的冒出了浓烟。

皇甫球一愣,就急了,把刚才那个被他打肿了半边脸的司马徒弟揪了过来,怒吼道:“司马呢?”

那徒弟咬紧了牙:“师父——在里面,一直没出来!”

皇甫球手一颤,而那个徒弟指着我,厉声说道:“我也听说了,那位,被他放跑了,还引来了天劫,神谕一早就说,这个献石人一入内,门内大乱不说,还会——折损咱们门内的人,难不成,就应验在我师父头上了?”

说着眼圈都红了,像是恨不得把我撕成碎片:“可我师父这一阵子闭关修行,连门都没出,别人造孽,凭什么会应到了我师父头上,都是他……”

接着,五根手指一屈,带起了一阵破风声:“我现在就给我师父报仇!”

别说……三足鼎断腿……正是折损中流砥柱的意思。

可还没等我抵抗,一道刚猛行气在我面前一炸,公孙统就挡在了我面前,厉声说道:“咱们摆渡讲究平心静气,无为而治,事儿还没查清楚,就喊打喊杀,都是你师父教给你的?”

小肿脸瞬间被掀翻出去老远,但是反应过来,爬起来就骂:“谁跟你“咱们”?我也知道,那小子是你徒弟,我看,你们师徒俩一丘之貉,就是想来摆渡门报仇的,可惜我师父……”

不是,我真不是他徒弟。

说到了这里,哪怕男儿有泪不轻弹,小肿脸的嗓子也哽咽了,但眼神一厉:“只要我们司马一门的有口气,就一定给师父报这个血海深仇!”

不光小肿脸,好几个人也从摆渡门人里站了出来,没说话,却稳稳当当的跟小肿脸站在了一起。

他们也看见公孙统的能耐了,但是,没人害怕。

公孙统又把手给抬起来,露出个威胁的表情,其实我倒是能看出来,他眼神倒是有些欣赏。

像是在说,这几个小子骨头挺硬。

这会儿,皇甫球跳出来吼道:“没弄清楚,瞎嚷嚷什么,都给我把嘴闭上!”

而这个时候,两道凌厉的行气穿行了过去——应该是以速度见长,“不见其人”的慕容双生兄妹。

不长时间,那股子疾风又回来了,那个雄壮的男声说道:“人——没了。”

这话一出口,好几个司马一门的徒弟禁不住,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,小肿脸一愣,还想冲到了那个冒烟的“金玉堂”,结果不知道被哪个长老的刚猛行气给推回来了:“没了,上去还管什么用?”

没了……

身后“轰”的一声,我就猜出来了,果然,回头一看,赫连长老那庞大的身躯,也站不住,坐在了地上——那土壤湿润松软,给他坐出来了一个深坑。

我立马过去,问道:“那个让你去偷四相盒的,就是司马长老吧?”

赫连长老抬头看着我,呼吸剧烈了起来:“你……”

我怎么知道?

就冲着,司马长老跟江辰江景互相勾结,也猜出来了。

赫连长老不过是被推到了前面偷东西的马前卒,真凶,往往是在幕后的。

小肿脸几个一听,全愣住了:“你说什么……”

公孙统看向了赫连长老,一巴掌推在了他油光锃亮的大脑门上:“你不早说?”

赫连长老歪过头,不吭声了。

那就更简单了——我答道:“赫连长老,你肯定有什么把柄,落在了司马长老手里了吧?”

赫连长老浑身肥肉一颤,低下头,已经不敢去看我的眼睛了。

我接着说道:“因为,火鼠裘?”

赫连长老不吭声,我接着说道:“当时,火鼠裘,就是司马长老指点你找到的吧?”

公孙统吸了口气,声音是难得的疲倦:“你扛着,也没用了。说吧。”

赫连长老这才缓缓说道:“没错……是司马跟我说——让我去抓海蛟的时候,留心海蛟的肚腹,会有意外之物,后来……。”